易县和涿县(今涿州)位于山东省中间的两大县里,1937年9月,这两座城池依次沦陷掉入日寇的铁马金戈下。本小组照片呈现出来的便是两个地方失陷后影象, 摄影者为侵华战争日军的记者。

中国,日本,兵团,第1张

易县县里

易县因烟波而出名,是战国七雄之一燕国的帝都,那时候称燕下都。从图看出,那时候易县的古城墙储存得相当详细。

中国,日本,兵团,第2张

易县古城墙

牢固的古城墙并没阻拦住日军的铁马金戈。1937年9月19日,这一天是传统中秋佳节,易县的群众并没心思逢年过节,因为那时候大量日军靠近县里,到了第二天,易县便告失陷。

中国,日本,兵团,第3张

易县城外面

从易县古城墙的转角处往北远眺,城里的花草树木十分繁茂。远方古城墙上耸立的建筑是北门城门靖远门。

中国,日本,兵团,第4张

城外面民宅

易县古城墙的一角,墙壁赫然写着“能打下”字样,是日伪宣传语的一部分。在宽大的古城墙下,是两栋含有院墙的民居。

中国,日本,兵团,第5张

远眺城里

从西城区墙壁看易县西郊的步行街,民居星罗棋布, 塔山庵的宝塔面板高高耸立。在图形的原注中,称这座塔为喇嘛塔,其实跟藏教从未有过关系。

中国,日本,兵团,第6张

易县步行街

大门前路面,泥路,地势低洼,但地面十分平整。由于日寇的占有,大街上路人非常少,一名男子站在马路边的屋檐,悄悄地向摄像师方向凝望。

中国,日本,兵团,第7张

城外面原野

在另一面古城墙以外,是刚耕种完毕的田地,原先的环城河早已变枯,河道位置又被种上田地。

城外面的罂粟花田。日自己侵吞易县后,能够更快速地掠夺老百姓财产的, 激励农民栽种罂粟花,以价格垄断。

中国,日本,兵团,第9张

东海林工作

已经罂粟花地里辛勤劳动的农民。那时候伪易县公署为了能罂粟种植,向各乡镇街道布置任务, 并专业建立了伪清署监管罂粟种植状况。

中国,日本,兵团,第10张

田间地头走私车

城外面的田野中,一匹毛驴已经带动走私车从地底汲水灌溉田地,深水井周边由于水资源充足而破旧不堪。

中国,日本,兵团,第11张

灌溉田地

田野中的两名农民,一个手里拿着铁锨已经开渠加水,灌溉田地。另一个人坐在地面上歇息,眼前摆着一只老式的茶壶。田野中一堆一堆的东西是提前准备上肥使用的化肥。

中国,日本,兵团,第12张

拒马河

紫荆关附近拒马河。这一条江河起源于涞源县太行山东麓,是河北地区一条有名的江河,长期奔腾不息。

中国,日本,兵团,第13张

乡村风光

紫荆关关城市建设在倚山傍水,二山僵持的巨大山间盆地内,四周山峰构成了绿色长城。图为紫荆关附近乡村景色。

中国,日本,兵团,第14张

紫荆关的长城

紫荆关周边的长城蜿蜒曲折宛如一条巨龙,横贯在山脉以上。紫荆关是中国九大名关之一,与居庸关、倒马关统称“内三关”,早就在春秋战国时代便已逐渐修建,初期称之为上谷关,从元朝逐渐开始,因周边山里多紫荆树而改叫紫荆关。

中国,日本,兵团,第15张

拒马河边

紫荆关是河北平原进到太行山区的交通要道,易守难攻,历年来为战略要地。图在紫荆关拒马河边结集的日军,远方是搭建在拒马河里的紫荆关立交桥。

中国,日本,兵团,第16张

根据立交桥

大量的日军步兵团、骑兵队已经根据紫荆关立交桥。在日自己队伍之中,能够清晰地识别出被日军强征来做马车夫的中国百姓。

中国,日本,兵团,第17张

涿州市古城墙

涿州市坐落于保定市北边,1937年8月1日, 有名的涿北狙击战暴发,通过一个多月的作战后于9月18日失陷。图为失陷后涿州市城,从城门向远方远眺,由此可见瓮城的古城墙,一架日军飞机场已经空中回旋。

中国,日本,兵团,第18张

日本鬼子的军事基地

涿州市城外面的一座日本鬼子四方军事基地,不远的地方能够看见涿州市的古城墙。在军事基地下放置着一辆小汽车和一辆卡车,为了能防晒隔离,日自己还在车辆床边坐上湿抹布。车辆边上的小棚子下,坐着好多个日本战士。在抗日战争时期的旧照片中,这类立即体现日本控制下军事基地的图片实属罕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