话说在1953年,这一天,有一位看上去十分普通的妇女来到了中南海,她竟然向门卫提出,想要见一见周总理。


好家伙,一国总理,那是随便什么人想见都能见的吗?这位妇女紧接着说:“我知道总理工作忙,一分钟!我只要一分钟!和总理见上一面我就满足了……”


她到底是谁?她有什么事要见周总理呢?


总理陷险境 紧急转移养身体


话说在1927年10月的一天下午,在香港油麻地的一间高级公寓里,有一位阔太太正在悉心调整房间里的摆设。只见这家里的家具摆设都十分贵气,一看就知道是个有钱人家。


正在忙碌的阔太太也十分年轻,看起来只有二十出头,她整理了一下摆设,又吩咐人请来一名厨师,为今天的晚餐做准备。


这个场景看起来似乎就是个大户人家的晚间日常,不过这位女主人却十分紧张,因为今天是她第一次来到这个家,也是第一次体验“阔太太”的生活,她要在这里迎接她的“丈夫”,但实际上,她从没见过“丈夫”的面,甚至连自己的“丈夫”是谁都不知道。


到了傍晚的时候,外面传来了汽车的声音,“阔太太”出门迎接,看到车上下来一个人,紧跟着又背出了另一个穿长衫、戴礼帽,还戴着一副墨镜的男人,那人明显出于昏迷状态,看起来瘦骨嶙峋的,似乎病得很重,后面还跟着一个挎着急救箱的医生。


阔太太知道,被背着的这个男人应该就是自己这几天里需要照顾的“丈夫”了,她赶忙开门把一行人迎进来,指引着把昏迷的男人放到床上,让医生检查。


在经过仔细的检查之后,医生向“阔太太”嘱咐道,一定要让病人按时服药,还要每隔一个小时量一次体温,并且详细记录下来。嘱咐完之后,大夫就和另一个男人出门拿药去了。直到这时,“阔太太”终于有机会仔细看一看病床上躺着的“丈夫”了。


她坐在床边细细端详,虽然这个男人闭目不醒,面容也十分憔悴,但她还是一眼就认了出来,这个人居然是大名鼎鼎的周恩来


周恩来,第1张

周恩来


看到这,相信您肯定是一脸问号,周恩来为什么会昏迷着出现在香港?这个年轻的阔太太又是谁?他俩怎么就成夫妻了?别急,听我慢慢和您说。


咱们先把时间拉回到两个月之前,也就是1927年的8月1日,这一天,周恩来等人在江西举行了武装起义,就是历史上著名的“南昌起义”。


南昌起义之后,汪精卫紧急命令大批军队向南昌进攻。由于敌人力量强大,起义军按照原定计划分批撤出南昌。周恩来也带领着一支起义部队向潮汕地区转移,他们的计划是,先占领一个出海口,方便获得共产国际的援助,再积蓄力量进行第二次北伐。


到了九月下旬,起义部队已经在潮汕工农武装的配合之下建立起了红色政权,并以这里为立足点,准备进一步拿下广州,让广州重新成为革命的大本营。


周恩来,第2张

南昌起义


七天之后,由于国民党重兵进攻,再加上帝国主义从中作梗,起义部队不得不从汕头撤离,转移到海陆丰地区。然而他们刚从汕头撤离没多久,队伍就被国民党打散了,更不巧的是,这个时候的周恩来已经染上了疟疾,一连几天高烧不退,只能用担架抬着转移。


在半路上,周恩来一行人遇到了潮汕地区的负责人杨石魂,他带来一个坏消息:部队转移的道路已经被敌人截断,前有埋伏,后有追兵,可以说是举步维艰。


在经过商议之后,大家一致决定,先将周恩来转移到国民党势力范围之外的香港,先把病养好才是要紧。


无人照顾?她正合适!


在杨石魂的安排下,他们联系到了迁往香港的中共广东省委,费尽周折才把周恩来辗转送到香港。


为了躲避国民党对共产党人的追杀,周恩来必须隐藏身份,所以这次在香港治病休养,组织也给周恩来安排了好了伪装身份——他是上海来的富商,李家的大少爷,杨石魂则作为二少爷跟在周恩来身边。


周恩来,第3张

杨石魂


那既然是富商,到了香港的一切花销就不能太差,于是他们在香港油麻地租了一间豪华的房子,以此来“佐证”自己的身份。


住所的问题是解决了,可摆在杨石魂面前的还有一个难题:周恩来病重,身边必须有人照顾,派谁来照顾呢?


广东省委秘书处的秘书长想了半天,对杨石魂提议说,我认识一个人,叫做范桂霞,让她来照顾一定没问题。那这范桂霞又是什么人?她能做好照顾周恩来和伪装身份的工作吗?


如果您看过电影《建军大业》,影片中周冬雨扮演的角色就是范桂霞。


这个姑娘出生在广东的一个医生家庭,但由于常年战乱,家里的日子过得十分艰难,范桂霞也不得不很早就做了女工,挣钱补贴家用。虽然早早就出来打工,她也没有放弃学习的机会,白天打工,晚上就到夜校里念书,又在广东大学附属师范学校上过学。


周恩来,第4张

电影《建军大业》中周冬雨饰演范桂霞


在师范学校求学期间,范桂霞还接触到了马克思主义,在经过深入学习之后,她成为了一个坚定的马克思主义信仰者。之后的日子里,范桂霞先后加入了广东妇女解放协会和共青团,开始四处宣传妇女解放,还参加过“五卅”运动声援活动、“六二三”沙基惨案大游行、香港大罢工等一系列革命运动,并且在不久之后成为了一名正式的共产党员,之后又参加了战士救护班,可以说是一位出色的革命者。


国民党右派发动政变之后,活跃在革命一线的范桂霞当然就成了他们的眼中钉,想尽办法都要除掉她。


有一天夜里,范桂霞正和父亲、妹妹一起吃晚饭,突然有军警破门而入,父亲当然知道这些人就是来抓自己女儿的,于是低声对她说:你赶紧到阳台躲一躲,这些人我来应付。范桂霞立刻从自己的阳台上翻了出去,躲在了邻居家的烟囱后面。


而那些穷凶极恶的军警在家里没找到范桂霞,就开始向父亲逼问范桂霞的下落,甚至开始殴打老人,父亲当然不肯说出女儿的下落,没过多久就被打得只剩一口气了。这些军警见从范桂霞父亲嘴里问不出什么,只能离开,但又强行带走了范桂霞尚且年幼的妹妹当做人质。


军警离开之后范桂霞赶忙回到房间,发现了奄奄一息的父亲,心里十分悲痛,父亲临死前让女儿快跑,范桂霞也知道,这些军警恐怕用不了多久就会卷土重来,为了活命,她强忍着悲痛,甚至来不及给父亲料理后事,就匆匆地开始逃亡。


周恩来,第5张

范桂霞


她跑到了自己之前在纺织厂做女工时一个工友家里,后来又经这个工友的帮助,让她一路逃到了香港,联络到了广东省委秘书处。在之后的日子里,范桂霞就留在了秘书处,从事文件抄写和交通情报沟通等工作。


由于工作出色,党内很多首脑人物都和范桂霞联络过,在这之前,范桂霞已经接待过李立三、瞿秋白、董必武等人。所以,当这次周恩来身边需要有人照顾的时候,广东省委秘书处也第一个就想到了范桂霞。这才有了开头的那一幕。


细致入微 生活工作两不误


对于能不能扮演好阔太太,范桂霞自己心里也没底,那么,她能不能顺利完成任务?


周恩来昏迷了三天三夜,范桂霞就严格按照医生的嘱托,每隔一个小时就给周恩来量一次体温,认真记录下来,自己也没日没夜地守在周恩来身边,给他喂药,观察他的情况。一直到三天之后,周恩来终于醒了过来。


范桂霞自然十分开心,为了让周恩来尽快养好身体,她炖了一碗鸡汤端给周恩来。周恩来斜靠在床边,拿着碗慢慢地喝着,突然发现碗里还有几块鸡肉,心里清楚这肯定不是用便宜的骨头熬的汤,而是专门给他买了鸡,立刻皱起眉毛说:“现在反动派大屠杀,给我党造成了重大的损失,现在经济这么困难,你们还给我炖鸡汤吃,这我怎么吃得下?!”


范桂霞听闻,柔和的安抚道:“你是重病号,是党决定要你补充营养的,这样才能尽快恢复健康啊!我就是党派来的特别护士,在这里,你得听我安排!”


就这样,在范桂霞细致入微的照顾之下,周恩来的身体逐渐恢复了健康。


周恩来,第6张

电影《建军大业》中的范桂霞和周恩来


在周恩来休养的这段时间,范桂霞每天还要给他带报纸和文件回去,两人也时常闲聊。有一次,周恩来还问起范桂霞有没有谈恋爱,范桂霞本来对这个问题很羞涩,但看到周恩来关切的眼神之后,也放下了包袱:“我……本来来有一个男朋友……但在国民党发动反革命政变之后,我就和他断了联系……”


听了这句话,周恩来也知道范桂霞内心的苦闷,就安慰她说:不要担心,只要他还爱你,总是会回来找你的。


除了开导范桂霞,周恩来还成了她的生活老师——毕竟病好之后他们要经常出去活动,为了避免露出破绽,范桂霞必须要演得像一位正儿八经的阔太太。而阔太太的日常——也就是抽烟、跳舞、喝酒打麻将这些“技术活儿”,都是周恩来教给范桂霞的。


说实话,对于从小家教甚严的小姑娘来说,干这些事简直是她过去想都不敢想的,但周恩来告诉她,这些都是做一个富商的太太必须会的。于是,范桂霞从零开始,努力学习,很快就完全学会了。


周恩来又严肃地对范桂霞指出:作为一名共产党员,是决不应该沾染这些不好的习惯和嗜好的,但是,革命斗争的形势迫使我们转入地下,我们就必须多长个心眼,让自己的言行符合自己的“身份”。这是新形势下的斗争手段,而不是为了消遣和享受。


周恩来在香港休养了半个月之后,我党决定在香港召开会议,商量关于广州起义的事情。为了会议安全,开会地点选在了香港岛半山的坚道,距离周恩来和范桂霞居住的地方比较远。


这么重要的会议,周恩来当然需要到场,组织就打算派一辆专车接送。可周恩来却觉得,现在党内经费这么紧张,就不要再花这些钱了,他现在身体也好多了,可以自己走过去。


周恩来,第7张


不过既然伪装的身份是一个上海来的富商,一个人出门走这么远的路明显不太合适,这时候,范桂霞的作用就显现出来了。


到了开会那天,周恩来换上了一身大马褂,范桂霞则穿金戴银,打扮成一个阔太太的样子,两人看起来就像是出门游玩的夫妻。走到一半的时候,范桂霞担心周恩来大病初愈,走得太远会撑不住,就劝说周恩来还是叫一辆车去开会。不过周恩来却说:没事,我还能坚持,咱们休息一下接着走。


就这样,周恩来在范桂霞的陪同下一步一步走到了会议地址,一路上丝毫没有引起敌人的怀疑,并且顺利地参与了广州起义的会议。


时间过去一个多月,周恩来的身体已经完全好了,这时他又接到了上海发来的、邀请他参加党组织会议的通知,这也就意味着他要离开香港了。


在码头上,范桂霞和杨石魂都十分舍不得周恩来的离开,周恩来临走的时候还对范桂霞说:“这些天辛苦你了,你是一个好同志,我走了以后你们要万分小心,坚持与敌人斗争,革命的胜利最终一定会到来的!”


回到上海后,周恩来见到了久别的妻子邓颖超。说起自己在香港养病的那段经历时,周恩来特地提到了范桂霞。邓颖超一听这个名字,立马有了印象,原来,她俩也是老相识了,当初,范桂霞在广州妇女协会工作的时候,就已经认识了邓颖超,并在一起并肩战斗过一段时间。


如今听到丈夫说这次生病,多亏了范桂霞的照顾才能够痊愈,邓颖超自然十分感激,对丈夫说之后见到面一定要好好感谢她。


周恩来,第8张

周恩来和邓颖超


可谁能料到,邓大姐期盼中的再次相见,竟然一下子迟到了26年。


跨越万水千山 迎来重逢


范桂霞在与周恩来一行人分别之后,继续投身革命事业,还参加了广州起义。而且,她和周恩来提到过的男友与她再次重逢。


然而可惜的是:广州起义最后以失败告终,范桂霞和当地很多革命战士都被迫转入了地下斗争,在之后的一段时间里,南方的革命形势一直不是很好,范桂霞也渐渐地和党组织失去了联系。无奈之下,她只能选择回到丈夫的家乡,在县城里做了一名老师。


周恩来,第9张

范桂霞(前排左一)与家人合影


1949年,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了,范桂霞知道周恩来已经成为了总理,她回忆着多年前周恩来对她的教导,一个念头在她心里萌生:找个机会,再去见一见周总理吧!


不过您想想,在那个时代交通可远没有现在这个发达,想从广州来到北京,这一路可太不容易了。


范桂霞也一直没能找到去北京的好机会,这一拖就又是四年过去了。一直到1953年,范桂霞需要到北京去探望儿子儿媳,当她跨越了大半个中国,千里奔波终于来到北京之后,她就下定了决心:一定要趁着这次机会去见一见周总理。于是她大着胆子找到了中南海,向门卫提出了申请。


周总理知道范桂霞要见他之后,立刻以邓颖超的口吻写了一封信,邀请范桂霞到中南海的家中做客。接到周总理的邀请之后,范桂霞又惊又喜,尽管已经26年没见,但周恩来和范桂霞却并不觉得彼此很陌生,周恩来对她嘘寒问暖,还开玩笑地说:“日子过得真快呀,想不到你这个小女娃,现在都做祖母了!”


周恩来,第10张

范桂霞老年时


周恩来和邓颖超热情地留范桂霞在家里吃饭,虽然菜色简单,但饭桌上的氛围却十分温馨。宾主尽欢之后,范桂霞依依不舍地和周总理夫妇告别,踏上了归乡的旅途。


后来周总理去世,范桂霞听闻这个消息,回想起自己当初与周总理相处的点点滴滴和他对自己的帮助,她悲痛欲绝,甚至哭昏了过去。她还带着全家人在家里为周总理默哀,之后又特意嘱咐女婿,到邮局给邓颖超拍去了一首吊唁诗。


到了1984年,范桂霞已经年近八旬了,她有一次辗转从广州来到了北京,这一次,她想要和邓颖超再见一面。当时的邓颖超已经是全国人大的副委员长,可以说是日理万机,但当她听说范桂霞不远千里专门赶过来看她的时候,立刻安排了时间,在中南海热情地和她见面。


周恩来,第11张

邓颖超(左)与范桂霞在北京中南海合影


邓颖超还特意准备了许多北京特产,让她带回广州,还专门准备了一个手提袋。范桂霞对于邓颖超的这些礼物格外珍视,尤其是那个手提袋,据说在她人生的最后那些年,她常常要把那个手提袋放在身边,时不时抚摸一下。


1994年的3月6日,范桂霞在广州病逝,享年89岁。经过组织研究决定,她被安葬于广州银河革命公墓。


(来源:1039听天下微信公众号

编辑:亚特

素材来源:网络

本文图片来源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稿酬支付需求,请与1039听天下微信公众号后台联系。)


注:本文及其音频版权归属北京广播电视台,未经授权不得挪作他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