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安帝刘祜(94年-125年),汉章帝刘炟之孙,清河县孝王刘学的儿子。建光年间(121年),邓太后过世,安帝继位,并把儿时的乳妈王圣册立为“野王君”。汉安帝的乳妈王圣为了能与邓氏家族争名夺利,她向安帝说邓太后的闲话,说:“邓后在的时候,暗地里与邓悝等串通,欲暗害皇上,立平原区王刘德为君。臣等欲告皇上,奈其贵宠,禁不敢言。愿陛下盛明详察。”安帝听完勃然大怒,传旨收捕邓悝等,以离经叛道之罪,撤官为民,并迫令自尽,亲属放逐去远方。然后邓后哥哥车骑将军邓骘又被罢黜,钱财田宅宫所有没收。邓骘的从弟河南尹邓豹、舞阳侯邓遵、邓畅三人迫不得已自尽,邓氏子女迫不得已自杀的有七人。

汉安帝乳妈王圣的女儿伯荣也进出宫掖,与太监李闰、樊丰和其母王圣等无所顾忌。伯荣骄淫更为常见,先与故朝阳区侯的从兄刘瑰通奸,以后嫁与刘瑰。王圣也使汉安帝刘祜封刘瑰为朝阳区侯,加官侍中。延光二年(123年),安帝不管不顾国库空虚,生灵涂炭,又下诏遣使臣给王圣修建奢华府第。樊丰等竟伪作谕旨,调发财政粮草物资供应,争相给自己修建家舍、园池和楼观,放纵钱财难以计数。

当年的太尉杨震,是有名的廉吏。出生名人,为政之道廉洁,知人善任。他嫉恶如仇 刚正不阿,看到这般乱相,他多次奏疏,揭开奸人,指陈时弊,坦言进谏安帝应先其乳妈快速送出去宫外孕抚养,及与她的女儿断绝关系,(“宜速出阿母,令居外舍,断决伯荣,莫使来往……”(《后汉书·杨震列传》),针对安帝随意封王一事,杨震极其恼怒,他再次上疏说刘瑰于国无功功率,却因为与皇上乳妈的女儿结婚,也是封王,也是加官晋爵,俗不可耐!(“今瑰无它功行,而以配阿母女俩,一时之间,既位侍中,又至封王,不稽旧制,不符合经义……”),安帝不但不遵从杨震的谏议,也将它的上疏立即交到王圣等核稿,导致王圣等对杨震痛恨之极。但惮于杨震身居高位,在朝中左右声望非常高,她们一时之间害怕出手。延光三年(124年)春,汉安帝刘祜封禅泰山山东泰山。樊丰等奸臣借机竞修府第,使用财政,而且拟伪诏,聚敛财产。杨震派兵核实,看到了樊丰等拟伪诏,因此写完奏折,提前准备等汉安帝刘祜封禅泰山归朝后奏闻,从而处理樊丰等奸臣。樊丰等知道信息,确定先下手,借太史令说“星变逆向行驶”,有异常情况,向汉安帝刘祜谗害杨震,说:“自打赵腾(沧州市普通,向安帝奏疏指陈朝廷之失)被皇上处决后,杨震满怀怨怒。杨震是邓骘的故吏,所以一直对皇上深怀憎恨。”汉安帝刘祜听信了馋言,东巡查京暂居洛阳市太学,待吉日进宫时,即当晚外派大臣收回杨震的县尉阳刃,免去了她的县尉职位。樊丰等并不罢休,教唆将军耿宝奏章汉安帝刘祜,说杨震罢黜后一肚子憎恨,心怀不服气,应当进一步处理。汉安帝刘祜即下诏,将杨震遣归弘农郡家乡。杨震率亲人及从一品,离去洛阳市,踏入回乡行程安排。行到东都洛阳西的落日亭时,悲痛无比,他对于好多个儿子和诸门下说:“死是人而难免的。我受皇恩,官居高位,厌恶佞臣奸诈而无法诛,厌烦嬖女倾乱而无法禁,有何面目复见日月!身死之日,以柞木为棺,布单棉被遮住人体就可以了,不必归葬坟墓,不必设祭祠。”说毕,饮鸩酒而亡。

一年以后,汉少帝刘懿继位,惩治了汉安帝刘祜时这些奸人嬖幸。樊丰等下狱死,耿宝自尽,王圣贬谪徙雁门。永建年间(126年)十一月,汉顺帝刘保继位,施行谕旨,为杨震沉冤昭雪,封杨震的两个孩子为郎,并赐钱以礼迁葬杨震于华阴潼亭(今潼关县秦东镇四知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