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次去韶山,你一定要抽空去看看罗舅舅。”

1950年的一天,毛主席正在北京中南海的寓所内同自己的儿子毛岸英说着“悄悄话”。原来,毛岸英即将启程前往老家韶山,在此之前毛主席专门将他叫到身边叮嘱他要去看望一些“老朋友”

中国,毛泽,毛泽东,第1张

在毛主席年轻时,他的父母曾给他包办了一门婚事。对方名叫罗一秀,是一个非常大方伶俐的女孩儿。但不幸的是,罗一秀在嫁入毛家三年之后便因病离世了。

此后的几十年里,毛主席虽然对于“封建包办婚姻”的形式深恶痛绝,也一度拒绝承认他和罗一秀的夫妻关系,但对于罗一秀本人,他却始终怀着不一样的情感。

而此次毛岸英要回韶山,毛主席还特意要叮嘱他去看看罗舅舅,并且此后还破例为这位“老罗同志”提供了帮助。

那么,毛主席与罗家有着怎样的动人故事呢?毛主席又是怎样看在罗一秀的面子上为她的家人破例的呢?

一 神秘的“原配夫人”

中国,毛泽,毛泽东,第2张

斯诺与毛泽东在一起

关于毛主席的原配夫人,现在能够找到的史料是极其有限的。在1936年美国人埃德加·斯诺到陕北地区采访毛泽东时,毛泽东本人对于这位“夫人”有过一些简单的回忆:

“我14岁的时候,我的父母给我娶了一个二十岁的女子。但我从来没跟她在一起生活过。我一直到现在也没怎么想到过她,也不认为她是我的妻子。”面对斯诺的提问,毛主席只是微微沉思,而后非常认真地回答道。

作为中国历史上最著名的革命领袖,毛主席将封建包办婚姻看成是男权社会对于女性的一种压迫和剥削。因此自己这个“革命者”最好还是要和过去的封建婚姻制度彻底决裂。

但罗一秀确实在毛家生活了三年,还得到了毛家人的认可与肯定。那么关于罗一秀,我们还知道些什么呢?

根据韶山毛泽东纪念馆的研究人员推测,罗一秀生于光绪十五年(即公元1889年)。她的家居住在韶山杨林。当时毛泽东的父亲毛贻昌做主将19岁的罗一秀娶回家许配给了毛泽东,此时的毛泽东只有14岁,对于父母的话几乎没有能力反抗。

其实,像毛贻昌这样早早地让自己的儿子结婚成亲在韶山地区算不上什么“怪事”。因为当时农村地区的人们普遍觉得家里的儿子应该早点结婚,娶一个比自己大所谓老婆,这样才好为家里“传宗接代”

中国,毛泽,毛泽东,第3张

根据当地的宗族关系谱显示,毛泽东的祖父与罗一秀的祖母是亲兄妹。而且罗一秀也是韶山一带出了名的“精明女子”。因此当时毛贻昌认为毛泽东与罗一秀的这桩婚事是一件“亲上加亲”的好事。

而事实上,罗一秀进入毛家以后也没有让公公婆婆失望。此时的毛泽东还处在读书学习的阶段。因此大多数时候,毛泽东都不会和罗一秀生活在一起,即便两人有所接触,也是罗一秀在照顾毛泽东。而此时的罗一秀对于毛泽东而言不像是他的妻子,倒更像是他身边的一个大姐姐。

平时毛泽东的父母在家里开垦务农,罗一秀就在一旁为他们洗衣做饭,闲下来的时候顺便练习练习女红。可以说,罗一秀符合那个时代封建家长们心中所有关于“好儿媳妇”的标准,但毛泽东始终不愿意接受这个“强加给他”的妻子。

中国,毛泽,毛泽东,第4张

“这也太荒唐了,我是不会娶这个媳妇的!”毛泽东不止一次因为父母包办婚姻的事情与家里的长辈翻脸。

但毛贻昌却坚持认为毛泽东的年龄还小,他哪里知道结婚意味着什么呢?所以为了毛家以后的兴旺发达,他必须服从父母的安排。

再加上农村地区的思想很保守,当时很多人家因为粮食不够吃就将家里的女儿先许配给别人家,而后在“婆家”吃住,等年龄到了再举行大礼成婚,罗一秀便是这样进入毛家的。

“反正我们还没有正式办过婚礼,没有正式办过婚礼就不算成亲!”毛泽东也不甘示弱,为了表示自己不与罗一秀结婚的决心,他甚至选择了主动辍学。

中国,毛泽,毛泽东,第5张

毛泽东的父亲毛贻昌

“再过一年你就是十七岁的人了,我跟你妈这个时候都已经成亲了。你们年轻人怎么就不可以呢?”毛贻昌也表明了自己的态度,他不管毛泽东的心里怎么想,他和妻子都只会承认罗一秀这个儿媳妇。

随着事态的发展与升级,毛泽东与家人的争吵与斗争也慢慢变得“白热化”。但这场斗争中,最难受也是受伤最多的人无疑便是罗一秀了,她的命运又会如何发展呢?

中国,毛泽,毛泽东,第6张

毛泽东与父叔的合影

二 抱憾离世的“苦命人”

1909年的冬天,毛贻昌准备给儿子毛泽东举办婚礼,让他和罗一秀正式成亲。在他的思想当中,他只希望自己的这个长子日后能够继承家业安安稳稳地过好一生,并不曾料到他会去做“大事业”。

“一秀啊,过了今天你就正式变成我们毛家的儿媳妇了。不管怎么样,我们两口子都只认你!”在婚礼举办的前夕,毛贻昌和文七妹还不断出言安慰罗一秀,试图让她安下心来。

可就在万事俱备的时候,一个晴天霹雳一样的消息突然传了过来:毛泽东为了逃避婚礼选择了离家出走。

中国,毛泽,毛泽东,第7张

得到消息之后的毛贻昌心急如焚,他万万想不到平时活泼顽皮的毛泽东居然能够做出这样“叛逆”的事情。于是,他只能一边安抚罗一秀,一边派人到外面去寻找毛泽东的踪迹。

最终,大家在东茅塘(毛泽东的祖居地)找到了毛泽东。但是他说什么也不肯跟着家人回去成亲。原来,在东茅塘一带毛泽东遇到了自己的一位堂伯毛麓钟,他在当地是一个颇有文化的“读书人”,思想也比较开明,因此对于毛泽东这种敢于反抗封建礼教的“逃婚”行为十分欣赏,为了给毛泽东解围,便以“读书学习”的名义把毛泽东留了下来。

“我在这里跟着伯父念书有什么不妥,你们非要绑着我回去成亲!”毛泽东用凌厉的眼神看着前来寻找他的家人们,而后大声责问道。

中国,毛泽,毛泽东,第8张

东茅塘

“对呀,这孩子现在已经辍学很久了,我看他是一个读书的材料,就想着将他留下来。没准将来还真是个人才呢。”堂伯毛麓钟也在一边帮着毛泽东说话,弄得那些前来寻找的人很是尴尬。

最后,见毛泽东如此执拗,毛贻昌也只好暂时顺从儿子让他继续在毛麓钟那里跟着读书。等到日后他回来的时候再为他举行婚礼。可是,毛泽东离家出走一事相传到了罗一秀的耳朵里,这对于她来说是一个极大的羞辱和打击,从此罗一秀便一病不起了。

其实早在这次“闹剧”发生以前,罗一秀的身子骨就经常出现问题,时不时还要回到自己的娘家小住上一段时间。对于这一点毛贻昌跟妻子也并没有什么意见。但是毛泽东如此决绝的态度还是如同一记重锤彻底击垮了罗一秀。

中国,毛泽,毛泽东,第9张

罗一秀在毛家苦等了毛泽东三年,却依旧没有结果。思来想去之下,她的身体一日不如一日。最终,她在宣统二年(1910年)的大年里因为感染了细菌性痢疾骤然离世,时年只有21岁。

接到罗一秀的死讯以后,毛泽东的心里也非常悲痛。为此,他在之后的许多年里对罗一秀和罗家的人都心怀愧疚。但是,他始终认为罗一秀的死是封建婚姻制度依旧愚昧思想的责任。

中国,毛泽,毛泽东,第10张

三 革命路上的“纠结”

后来,毛泽东谈及封建婚姻的时候曾经说过一段非常深刻的话语:中国父母代办子女的婚姻,并不是毫不选择。他们为子女选择婚姻,倒是很费了苦心。八字若是合得来,即便是鬼也可以跟他扯到一块去。”

在罗一秀去世之后,毛泽东外出求学,认识了自己老师的女儿杨开慧,并与之结成了革命的眷侣。因为接受了新式教育和先进的革命思想,毛泽东认为两个人在一起的最终结果应该综合兴趣、性格、志向等多方面因素决定的。

与杨开慧结婚以后,毛泽东还是时常会想起自己那个有名无实的妻子。对于罗一秀,毛泽东的心里还是怀有不少的愧疚。在毛泽东后来到湖南组织农民运动时,他主动询问起了罗一秀家庭的情况。

中国,毛泽,毛泽东,第11张

毛家三兄弟与母亲在一起

原来,在罗一秀死后,她的父亲罗鹤楼痛不欲生,一度患上了重病。而他们家里也只剩下了一个弟弟,整个家庭的情况可谓是糟糕到了极点。当时毛泽东深入湖南各地的农村了解情况,时不时就会去到罗一秀的老家韶山杨林地区。

毛泽东在得知情况以后主动给他们家送去了必要的生活物资,让罗家人的生活不至于太艰难,但随后席卷而来的革命浪潮还是让罗家受到了牵连。

在参加革命后,毛泽东始终放心不下罗家人,这也一直成了他的一块心病。新中国成立以后,毛泽东又想起了当年的罗一秀。于是,他委托湖南地方政府中的同志在工作方便的时候替自己去探查一下罗家人的现状。

中国,毛泽,毛泽东,第12张

按照老一辈人的规矩,罗一秀虽然还没有和毛泽东正式成亲。但是她已经获得了毛家父母的承认,也在毛泽东的家里居住了很长一段时间。所以在后来大家修订《毛氏族谱》的时候,罗一秀还是被以“毛罗氏”的名义写了进去。

因此,当地政府的工作人员只能以“寻找毛罗氏”的名义在当地打听罗家人的下落,但是几经周折之下,还是很难确认罗家人的具体情况。无奈之下,毛泽东写下了一封信,请当地的同志们在找到罗鹤楼老先生后将之交给他。

在信中,毛泽东对罗鹤楼的称呼一直都很尊敬。他询问罗鹤楼老先生的身体是否康健,并主动邀请他在方便的时候来北京游玩参观。自己这个“女婿”也会当面向他表达问候。

中国,毛泽,毛泽东,第13张

可惜根据后来的调查结果显示:罗一秀的父亲罗鹤楼在1943年就因病离世了。当时罗家家徒四壁,罗家的小儿子返回家乡后只能够将父亲匆匆掩埋。由于罗家与毛泽东曾经有过“亲戚关系”,在整个革命时期,他们一家人都吃了不少苦头。但即便是这样,他们也不愿意沦为敌人的鹰犬。

既然罗鹤楼老先生已经不在了,毛主席只好将关爱的目光放在了罗家的其他亲戚和后人们的身上:“我记得罗鹤楼老先生还有一个儿子,你们可以帮我打听打听,看他的这个儿子现在去哪里了。”

原来,罗鹤楼唯一的儿子罗石泉也过得不好。“大革命”失败以后,国民党到处搜捕共产党以及跟共产党有关系的人。为了躲避风头,父亲让罗石泉去外地自己谋生,不要管家里的事情。因此罗石泉被迫去了洞庭湖,在当地种起了“湖田”。

中国,毛泽,毛泽东,第14张

洞庭湖

后来,由于当地政府和反动军阀、地主们的联合压迫。罗石泉被罗织的罪名罚了重款。被罚款以后,罗石泉还被投入了大牢当中,幸亏后来有人为他交了“保释金”,他才得以出狱。

走出监狱后,罗石泉又开始四处谋生。他先后辗转于岳阳、华容等地。得益于自己曾经学过一些诗书,最后才在华容找到了一份“教书先生”的工作勉强糊口谋生。后来父亲去世,罗石泉回到老家奔丧,在埋葬了父亲以后,他索性就在村子里的小学当起了老师。

四 迟来的“弥补”

1950年,毛岸英准备回韶山老家,临走之前毛泽东将他叫到身边,特意叮嘱他要去看一看“罗舅舅”,而这个人便是罗石泉。作为罗一秀的胞弟,罗石泉自己倒没有仗着跟毛泽东之间的特殊关系向上级政府索要特别的帮助。但由于他的家境本来就很贫困,当地还是给他的生活提供了不少保障。

毛岸英回乡以后,主动向当地的干部们询问起了罗石泉的情况。于是,大家立刻去罗石泉家里将他找来与毛岸英见面。

中国,毛泽,毛泽东,第15张

毛岸英

毛岸英在毛氏公祠见到了罗石泉。此时,罗石泉的脸上布满了岁月的痕迹。整个人看上去十分的苍老。毛岸英看了看周围的众人,又看了看罗石泉,激动地伸出了双手。

“舅舅,你好啊!我父亲委托我回来看你们了。”毛岸英开口叫了罗石泉一声舅舅,这让现场几乎凝固的气氛有了些许活跃的样子。

“好。好。你爸爸还好吗?”罗石泉的声音有些颤抖,他激动地老泪纵横,没想到这么多年毛泽东居然还能记得自己这门“亲戚”。

中国,毛泽,毛泽东,第16张

说着,毛岸英拿出了一个鼓鼓囊囊的信封交给了罗石泉道:“我父亲工作太忙,走不开啊!听说舅舅生活很困难,这是我父亲自己的稿费。改天他一定亲自来看您。”

罗石泉颤抖着双手连忙将装着钱的信封推了回去。但毛岸英执意要给,他也拧不过。最后只能够腼腆地收下了毛泽东父子的资助。接着,毛岸英又问罗石泉还有什么困难。罗石泉却连连摇头。

“我的生活已经很好了,不想给国家添什么麻烦了。”罗石泉深知共产党人能够取得革命的胜利考得全是一股“大公无私”的气魄。因此,对于毛岸英想要继续提供帮助的想法,他必须予以拒绝。

中国,毛泽,毛泽东,第17张

回到北京以后,毛岸英将罗石泉的生活情况一一告知了父亲。毛泽东听后沉默了半晌。为了帮助罗石泉一家改善生活,他特意“破例”了一次指示道:如果罗家确有重大困难情况的话,罗石泉可以来北京找一份工作。

这份“来北京工作”的待遇即便是毛主席自己的亲戚朋友也是几乎没有的。当年毛泽东的九叔来北京看望他,问他要一个“官职”。毛主席只是义正词严地回复道:“这个江山是人民的江山,它不姓毛。我们毛家人不能享受这样的特权!”

但对于罗石泉这个名义上的“小舅子”,毛主席却破例让他来北京工作。这里面既有对于罗一秀去世的无奈与愧疚,也有毛主席对于罗石泉一家的格外关爱。

中国,毛泽,毛泽东,第18张

但消息传回韶山以后,罗石泉拒绝了毛泽东的好意。他称自己的年纪已经大了,不能接受旅途奔波。况且国家当中那些重要的岗位应该留给更有能力的人,自己这个老头子没有能力,就不要去北京给国家“添乱”了。

也有人劝罗石泉去北京工作。因为这个机会实在太难得了。哪怕就是去北京看个大门,做一份普通的工作,将来他也是城市户口”,不必为了生活而犯难了。

可是罗石泉的心里早就已经拿定了主意,任凭大家怎么劝说就是不肯放弃原则。最后,他的回信也被送到了毛泽东的书桌上。

中国,毛泽,毛泽东,第19张

毛主席接到了罗石泉的回复,也对他的行为大为赞赏。于是,他又从自己的稿费里拿出一部分特意吩咐秘书,将它寄给罗石泉。以后罗石泉生活上有困难,也可以从自己的稿费里为他支出。

几年后,毛泽民的结发妻子王淑兰从北京返回韶山。在她临行之前,毛主席又再次叮嘱她:“你可以多带一些钱和粮食回去,一定要去看看罗石泉。”

回到老家以后,王淑兰果然没有忘记大哥的嘱托。她曾多次与九弟毛泽连一起去到罗石泉家陪他聊天,帮他干活,还给罗家送去了当时稀缺的大米和黄豆。

中国,毛泽,毛泽东,第20张

毛泽民

1959年,毛主席还主动做媒让自己的连襟娶了罗一秀的堂妹罗五秀。自此以后,毛家与罗家之间的亲密关系也得到了延续。这也算得上是毛泽东对于罗一秀一家人最好的报答了。

多年以后,毛泽东的后代回到韶山,依旧与罗家的后代们保持了亲密的关系。毛泽东与罗家虽然不是真正的“亲戚”,但毛家人用自己的行动使得他们感受到了温暖和诚意。

其实,从始至终,毛主席反对和反感的并不是罗一秀和罗家人。他所反对的是那一套吃人的“封建体制”,以及其背后所隐藏的一切肮脏和龌龊的东西。

中国,毛泽,毛泽东,第21张

早在延安时期,毛主席就牵头制定了符合现代价值观的婚姻法。从此以后,妇女解放、一夫一妻、婚姻自由这些以往大家避之唯恐不及的话题通通都变成了现实。人民终于迎来了光辉的未来。

封建礼教像一个吃人的“黑洞”,几千年以来它贪婪地稀释这一切,将无数敢于反抗的人们吞噬了进去。但近代以来,因为无数革命烈士的英勇奋斗,这套愚昧落后的体制被砸得粉碎,人民终于获得了真正意义上的自由。

无论从哪个纬度来看,我们现在都处于中国历史上发展最为充分、生活最为幸福的时代。人们可以无忧无虑地享受美好的生活,各行各业的工作者可以在自己的岗位上积极奉献。但我们要知道,这一切都来之不易,更不是理所应当。只有敢于奋斗、敢于牺牲,才能够拥有更加富强的社会和更加美好的明天!

参考文献:

《毛泽东的第一次婚姻》韶馆

《几多挚爱几多忧——毛泽东和他的四任妻子》巴志鹏

《毛泽东与罗氏:毛泽东基于早年经历形成的婚姻观》龙剑宇

《对毛泽东婚姻家庭的几点认识——毛泽民夫人朱旦华访谈录》马杜香

《影响毛泽东一生的六位女性》吕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