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3月25日,在距离四川成都不远的大邑县安仁古镇,本来并没有多少人的古镇,却因为清明节的到来变得热闹起来,尤其是有着当地第一家族之称的刘氏家族,发起了一次大型祭祖活动,吸引了来自海内外的刘氏族人赶回小镇。

这些刘氏族人,最年长的已经有95岁,最小的只有1岁,相隔七代,能够齐聚一堂实在是一件不容易的事情,这场祭祖活动的发起者原来计划准备75桌宴席,供650人就餐,可是没有想到的是,因为来的人太多,光是参加宴席的就有上千人之多,尽管加了很多凳子,还是有很多人找不到位子,有的站着看别人吃,有的干脆回了家。

中国,皇帝,四川,第1张

这次刘氏祭祖活动一出,立刻引起舆论哗然,倒不是刘氏家族的人丁兴旺让人惊叹,而是这次祭祖活动的人发起人就是恶霸地主刘文彩的孙子刘小飞。

因此,有媒体将这次刘氏祭祖,称作“千余子孙共祭刘文彩”,从而引起各方关注。

这件事之所以引起轩然大波,主要还是因为刘文彩的特殊身份,不夸张地说,“刘文彩”这三个字实际上充当了旧地主的代名词。

其实刘文彩家族本来就是普通的农民,在历史上也没有出现什么有名的人物,以致刘文彩也没有读过几天书,后来还是陪着弟弟刘文辉到学堂读书,认识了几个字。

父亲后来就让他走街串巷卖烧酒,由于机敏 ,不久与人合资开办烧酒作坊,除此之外,还与刘湘父亲刘文刚一块经营水碾一座。

当然,提及刘文彩,必提他的弟弟刘文辉,没有这个弟弟,也许刘文彩一辈子也只是一个小商贩。

刘文辉是一个十分善于读书的人,从小考入成都陆军小学,后保送到西安陆军中学,继而进入保定陆军军官学校读书,在那个时代能够考入保定军校读书的差不多都是人中龙凤,这为刘文彩此后踏入四川军界增添了不少助力。

中国,皇帝,四川,第2张

1917年,刘文辉从保定军校毕业时,正是四川军阀混战最厉害的时候,当时刘氏家族的刘湘已经开始崭露头角,升任川军第一师第一旅旅长,刘湘于是将刘文辉引荐到川军中任职。

由于是名校毕业,又有刘湘作为后盾,刘文辉到川军起步就是营长,非常受上司的赏识,毕业不到三年就当了团长,这在整个川军中都是罕见的,升迁之快,令人咋舌。

1920年,刘湘任命刘文辉为川军第一混成旅旅长,刘文辉从此掌握了自己的兵权,正式走上军阀的道路。

在刘文辉野心勃勃想要在四川干出一番事业的时候,他制定了三条规划,第一条就是广开门路结交各路朋友,第二条是养贤纳士储备人才,第三条则是购买军火扩大队伍。

其实刘文辉的三条规划归根结底还是搞钱,交朋友要钱,储备人才要钱,购买军火更是要钱,如何才能快速搞钱成为摆在刘文辉眼前的第一个难题。

正在刘文辉伤脑筋的时候,他想到了自己的哥哥刘文彩,因为用外人帮他敛财,他不放心,刘文彩是他的亲五哥,自然是打断骨头连着筋,除此之外,刘文彩经商多年,交游甚广,还有一些袍哥背景,非常适合帮自己敛财。

1922年冬,刘文辉把刘文彩拉到四川宜宾,担任叙府船捐局局长,1925年,升任叙府百货统捐局局长,兼四川第四十二区烟酒专卖局局长。

后来刘文辉收编了杨森残部,实力大增,在川军中地位仅次于军阀刘湘,1925年底,刘文辉开入成都,而刘文彩则继续坐镇宜宾一带,让刘文辉能够没有后顾之忧,与其他“军头”斗智斗勇。

中国,皇帝,四川,第3张

刘文辉对刘文彩的工作十分满意,因而不断委以重任,很快刘文彩就担任川南水路护商总处长,直到川南税捐总局总办,可以说,刘文辉的部队打到哪里,刘文彩的敛财区域就发展到哪里,为刘文辉争霸四川提供了很大的助力。

在东北改旗易帜后,国民党完成形式上的统一,蒋介石便试图铲除地方军阀,以真正实现一统天下,1929年召开全国编遣会议,正式开启“削藩”大业。

当时的地方军阀见状,要么就自动解除武装,要么就成为“讨逆”的目标,而刘文辉是最让蒋介石头疼的地方军阀,主要原因还是刘文辉的部队有一个特点,就是完全不依赖中央财政。

1920年,刘文辉还只有一个旅的兵力,驻防一个县,但是不到10年的时间,刘文辉的部队就发展到20多个旅,防地多达81县,几乎占据四川大半,完全不惧刘湘,在刘文彩的经营下,刘文辉从不操心财源。

在1930年中原大战时,刘文辉为反蒋而拥汪,刘文彩就拿出20万大洋赠给汪精卫,为笼络张学良,又拿出10万向东北军购买枪械,可见刘文彩这个钱袋子从没有让刘文辉失望过。

那么,刘文辉究竟是怎么敛财的呢?

我们前面说到刘文彩是走街串巷的小贩出身,要是光靠这个营生,估计刘文辉一辈子也等不来几个钱,刘文彩走马上任后的第一件事就是开办银号,早期以存款、放款和汇兑为主要业务,兼营一些贸易生意。

中国,皇帝,四川,第4张

刘文彩

随着刘文辉权势增大,刘文彩的经营策略也开始转变,干脆依靠枪杆子实施不正当竞争,以此牟取暴利,成为一个地地道道的投机商。

他涉足的产业,第一宗就是垄断盐巴,四川是内陆省份,不比沿海地区有大量的海盐,所以更容易形成垄断;第二宗就是药材、山货,四川是药材、山货大省,刘文彩必然要涉足其中;第三宗是棉纱,这也是战略物;第四宗就是放高利贷谋取暴利。

别人做生意都要和别人竞争,而刘文彩做生意直接让竞争的对手倒闭,比如刘文彩涉足药材行业的时候,当地十余家老字号药房顷刻垮台,当他涉足航运生意时,其他的轮船公司就不得不关门大吉。

据统计,刘文彩在行情最好的年份,一年就获取暴利达1060万元,可见敛财手段之高明。

当然,依靠枪杆子进行投机倒把的商业行为虽然为人不耻,好歹还算是门生意,作为企业家,刘文彩赚得钱固然不少,但是与税捐大员刘文彩搜刮的民脂民膏相比,却是小巫见大巫。

刘文彩上位后,立刻开始统税杂捐,到处设置关卡,比如水路从乐山到叙府不过200里地,却被刘文彩设了30多处关卡,收的厘金基本与货物价值相当了。

除此之外,刘文彩还设置了户口派款,临时派款等名目繁多的搜刮手段,其中有一项叫“国防捐”的临时派款,一年派款总数就多达一百万元,有人统计刘文彩一年搜刮的钱财就将近一千万元。

更让人咋舌的是,刘文彩做生意所得的钱财和搜刮的民脂民膏远不及他经营鸦片一项牟取的暴利。

中国,皇帝,四川,第5张

民国时期的军阀大多打鸦片的主意,在那个时期罂粟几乎种遍全国,刘文彩是刘文辉防区的最高禁政首长“川南禁烟查缉总处总办”,看似是禁烟的职务,实际是垄断鸦片的,一方面他严厉禁止“私土”,一方面极力推销“公土”,这样就能够垄断鸦片经营,使得鸦片贸易利润最大化。

在刘文彩上台前,四川头号鸦片之城是刘湘控制下的重庆,是当时国内最大的鸦片集散地,除此之外,便是刘文辉控制的成都。

刘文彩上台后,经过几年的发展,叙府就成了四川著名的烟城,与重庆、成都这样的大城市相比,刘文彩控制的叙府城区不大,人口不过万户,开设的大小烟馆却多达一百多家,这还不包括小一点的烟馆,刘文彩的原则是,只要照章纳税就可以开张,这个税被称为“红灯捐”,每年可坐收数十万元。

除了这些钱外,还有更大的收入就是要烟馆定期认购县府配售的“公土”,“公土”价格偏高,一般烟客根本抽不起,但是烟馆老板也得极力售卖,甚至赔本售卖,不然就会遭到刘文彩的针对。

当时全世界最主要的鸦片产地是云南,而云南每年只能消化两成,剩下的八成都要对外输出,据称刘文彩直接包销了云南输出鸦片的三分之一,也就是每年采购上万担以上的鸦片。

为了掌握更多的鸦片,刘文彩还强迫辖区内的一些山地种植鸦片,然后再收取大量税费,据《大邑刘文彩地主庄园》文章称:“刘文彩在叙府一地,从鸦片上面掠夺的捐税,每年约有800万元。”

中国,皇帝,四川,第6张

在刘文彩兄弟治下的四川,到处都是民不聊生,1931年夏,羽翼丰满的刘文辉与刘湘争夺四川的统治权双方大打出手,据说刘文彩还派人去重庆暗杀刘湘,被刘湘记恨在心,刘文辉兵败后退踞西康,刘文彩见状不了也携带大量钱财回到老家大邑县安仁镇,在这里当起了土皇帝

回到老家后,刘文彩也不安生,而是继续大量兼并农民的土地(据统计,到解放时刘文彩拥有的土地多达1.2万亩),修建起多座豪华的庄园,其中最堪称道的就是安仁镇刘文彩老公馆,这个庄园占地28亩,房间100多间,光是大门就有7道,规模十分宏大,里面也存放了大量的金银珠宝。

关于刘文彩到底搜刮了多少钱财,没有具体的数目,但是我们可以通过以下几个现象推测一二。

在解放后,光是印着“星廷监制”的景德镇瓷碗,整个安仁乡的人,每个人都分到了一个。

都知道景德镇的瓷器造价高,运输艰难,而且数量特别庞大,就这一处就能看出刘文彩家的奢靡程度。

话说,刘文彩为啥要整这么多的瓷器放在家里呢?原来刘文彩爱热闹,每次吃饭都要搞几桌,不是他吃得多,单纯的就是喜欢坐席这种感觉。

他的一个小妾爱穿漂亮衣服,刘文彩就给置办几十口大箱子的漂亮衣服……

有网友会问,刘文辉都吃了败仗,为什么跑回老家的刘文彩还能这么嚣张?

中国,皇帝,四川,第7张

说起来,本来刘文辉与刘湘已经撕破了脸皮,刘湘本可以置刘文辉于死地,但是由于各方面复杂的原因,刘湘还是决定放他一马,而刘文辉也急忙通电认错,拥护刘湘统一四川。

刘湘见刘文辉服软,就将西康交给刘文辉治理,1935年春,国民政府发布命令组建“西康建省委员会”,由刘文辉担任委员长,1939年西康省政府宣告成立,刘文辉家族集团又可以东山再起。

久作困兽的刘文彩立刻破门而出,大闹江湖,开始联合川西袍哥和土匪进行发展。

袍哥一般称为哥老会,四川因为军阀连年征战,民不聊生,一些社会底层的民众为求互助,在社会动荡时揭竿而起。

刘文彩早年走街串巷时就接触过袍哥,在发迹后更是与袍哥打成一片,叙府民团基本上是袍哥队伍。

在全面抗战爆发后,国民党中央迁到重庆,蒋介石也开始争取袍哥,但是收效甚微,反而成为地方实力派抵挡蒋介石统治的工具,蒋介石于是下令禁止袍哥运动。

刘文彩在此时却聚合十万会众,成为袍哥的领袖,刘文彩则以“地下首脑”的身份自居,对国民党政府派来的官员颐指气使,就是大邑县和附近县的新县长上任都必须先到安仁镇找刘文彩报道,每逢刘氏家族有重大庆典,这些官员还要去送礼祝贺。

中国,皇帝,四川,第8张

可以说,在国民政府治下的川西农村,还有刘文彩家族集团的“国中之国”,老百姓是苦不堪言。

正是因为有袍哥的把持,才让刘文彩在当地无法无天,有一次,他的一个亲戚酒后对其发了几句牢骚,没有想到刘文彩当即让打手把这个醉酒的亲戚打死。

刘文彩在大邑县的地主统治,遭到了当地群众的极度不满,1947年春,大邑进步青年组成了当地第一支武装工作队进山活动,却遭到刘文彩土匪武装的袭击,12名武工队员牺牲,剩下的不得不分散转移。

此后,川西地下党与刘文彩展开了多次激烈的对抗,由于刘文彩控制了大量的地主武装又勾结袍哥土匪,对川西地下党造成不小的破坏。

1949年4月,中国人民解放军胜利渡过长江,蒋介石集团能够控制的地方只有南方地区及西南地区,为配合解放军进军西南,川西地下党组织发动人民群众,配合解放军牵制和阻击敌军。

经过一段时间的发展,在大邑县有上万农民参加了减租运动,矛头直指以刘文彩为首的地主阶级,为了对付农民的减租运动,刘文彩的侄子刘世荣带着十多个全副武装的家丁强迫农民交租,这时武工队带着农民武装赶来,刘世荣被包围起来并被缴了械,这才不得不同意减租。

在农民武装的优势面前,刘文彩的武装不得不接受农民的条件,只好保证减租,当时刘文彩还在成都治病,得到消息后,直接气得口吐鲜血,连声叫嚷着要回到安仁。

中国,皇帝,四川,第9张

刘文彩这一气,直接奄奄一息了,原本一米八几的个子,瘦成了皮包骨,被大家小心翼翼地抬进小轿车,车子启动后,刘文彩靠在佣人的身体上,脸色蜡黄,双目无神,尽管车子开得很慢,但是离开成都20里后,突然发作,昏厥过去,大家害怕他死在半路上,又掉头开回成都,刚到成都的公馆下车折腾一下就断气了。

地主恶霸刘文彩去世后,这对一直生活在四川省大邑县安仁镇的老百姓来说,不得不说是一件大喜事,而四川解放后,老百姓再也不用过被地主恶霸欺压的日子了。

作为旧社会地主恶霸的典型代表,刘文彩还算是比较幸运,因为死得早一点,逃过了人民群众的审判,但是他的名字,必将牢牢钉在历史的耻辱柱上,让后人铭记地主恶霸的罪行。

由于刘文彩生前欺男霸女,横行乡里,在他死后,他的子女没有一个过上好的生活,只好低调过日子。

然而在改革开放以后,刘氏家族成员就试图给刘文彩正名,比如在1995年3月,适逢原来以刘文彩命名的原文彩中学、现大邑安仁中学建校50周年,便修葺了当年为刘文彩歌功颂德的纪念碑,还展出了颂扬刘文彩的校歌,并要求恢复文彩中学的原名。

不久,原刘文彩的庄园“大邑地主庄园陈列馆”易名为“刘氏庄园博物馆”,有人抓住原陈列馆中个别失实之处,大作翻案文章,称呼“地主庄园的帽子已经摘了”,并在报纸上公开发表意见,要求对刘文彩地主恶霸的定性加以修改。

中国,皇帝,四川,第10张

在1998年底,又有一名作者在广州一家报纸发表《刘文彩暮年办学及其是是非非》的长文,极力宣扬刘文彩捐资创办文彩中学的善举,一年后,该作者更是出版了一本长达25万字的专著《刘文彩真相》,虽然承认刘文彩有搜刮民脂民膏的行为,但是却极力称赞刘文彩是做过一些好事的,并非“传说中的面目狰狞的恶霸地主”。

对于刘文彩疯狂镇压地下党领导的武装斗争、屠杀共产党员等罪行,则一字不提,还将刘文辉后来“反蒋拥共”的事情按到刘文彩的身上,将一个地主恶霸描绘成不可多得的开明地主。

在2010年的这次高调祭祖后,媒体又重新关注起刘文彩的后人,经过调查梳理后,发现刘家后人能够经商的人很少,大多从事文教、艺术等领域,还有从事媒体等职业的,而这次祭祖活动的发起人,刘文彩的孙子就是一名学者,在退休后一直为爷爷正名而四处奔走,这次高调的祭祖便是为刘文彩洗白的一次营销活动。

在这次祭祖活动后,刘氏族人开始在不同场合公开为刘文彩发生,并且找出一些刘文彩做过的好事来说明刘文彩是个好人。

刘文彩有没有干过好事,有人证明确实干过,比如刘文彩有两个佃农没有牛耕地,刘文彩就买了头牛送了去,除此之外,还有很多,但是这些好事能够证明刘文彩就是一个好人吗?答案自然是否定的,难道对于刘文彩来说,不掠夺别人,不把人压迫死就是好人?

就拿刘文彩的庄园来说,是霸占了27户农民的土地建成的,有一个叫刘益山的农民家与刘文彩的庄园相邻,刘文彩为了霸占这块地方,直接将刘益山关进乡公所,强迫他把房子卖给刘文彩。

中国,皇帝,四川,第11张

除此之外,农民杨建民、杨义和、杨大发等人因为拒绝出让房屋,先后被刘文彩杀害,就这样一个人恶魔,拿出一些小恩小惠来笼络人心,就能将其美化?

让人欣慰的是,大多数的网友都是明辨是非的,对于刘文彩后人的这种丑陋行为予以否定,纷纷表示“不是子孙后代多就能够颠倒黑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