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灵甫魂断孟良崮后,介石处理好国民政府内部结构一大批名将,李天霞由于没及时援救张灵甫的撤编第74师,其本人被免去了一切职位,并遭到介石的拘押。

李天霞以前为自己辩解讲到:“华东野战军的两大方面军玩命阻击我自己的第83师,我并不是并没有出兵援助,是确实走不过去啊!”

所以关于张灵甫的撤编第74师灭亡的原因很多,李天霞的确没及时前往援救,但是这绝不是主要因素,他但是变成最后的责任肩负着,可以理解这也是李天霞的运气差,谁让他与王耀武一样,全是何应钦的心腹呢?

中国,毛泽,司令员,第1张

范汉杰


国民政府内部结构流派的战争特别厉害,其中还有“小人大委员长”美誉的陈诚和何应钦间的斗争最猛烈。

可是薛岳和陈诚在山东陆续失败之后,介石充分认识他已经逐渐放弃了在山东战场的主导权,他精心安排的所谓“重点进攻”计划也许也需要付之东流了。

介石在用工上有两种标准,不是自己的心腹肯定无需,以前抵制过他的也绝对无需,换掉汤恩伯后,最后的结果便是他比薛岳和陈诚更为软弱无能,陈毅和栗裕的大军独往独来,击溃了汤恩伯手下十几万人不用说,也将山东省战场上的主导权紧紧控制住了。

这时介石把目光望向他极其信赖的另一个心腹,这人就是黄埔一期的高材生范汉杰。

范汉杰和汤恩伯、陈诚等很不一样,他掺合一丁点的派系斗争,不贪财,不好色,不赌钱,的身上没有不良习惯,并且这人还有一个巨大的优势,性情慎重,用兵之道从来不探险。

当年的范汉杰出任着国民政府陆军作战副总司令的岗位,可谓身居高位,打开范汉杰以往竞技场贡献不难发现,这人在军事指挥上的确找不出其他问题。

范汉杰跟其他黄埔一期的学生们也不太一样,她在进到黄埔军官学校学习培训的时候就已经是团团长级别军人,由于瞧不起旧军阀的作风,才舍弃军职进到黄浦学习培训。

打过孟良崮战役后,华东野战军主力军临时进到修整情况,经历过此次恶斗,军队上下的斗志获得了前所未有的提高,下一个目标应当打哪儿,陈毅和栗裕为这事商议了好久,最后栗裕明确提出:“山东省竞技场依然是全国解放战争的主战场,华野应该和中原野战军互相接应,在所有中原地区竞技场再次实现突破!”

陈毅很认可栗裕对于整个局势的解读,就在这个发展战略刚明确下来的时候,一名通信兵手里拿着一封电文离开了进去。

陈毅看了电文后眉头紧锁,栗裕赶忙询问道:“陈老总!怎么啦?”

“汤恩伯离开了!如今又来了个范汉杰!这仗越打越热闹了!”

栗裕对这名字应该十分熟悉,虽说先前他并没有和范汉杰相关交锋,可是栗裕很清晰地还记得当初国共合作时期,这一范汉杰的竞技场主要表现是极为出色的。栗裕低声讲到:“便是当初朱总司令司令员赞扬是‘没有起色天然屏障’的范汉杰?”

陈毅默默地点了点头,栗裕接着说:“来看短暂宁静接近尾声!对决又要开始了!”

范汉杰团场真的来了,它的手下足有九个整编师的军力,1947年6月,范汉杰团场迅速向南麻推动,行军速度如此之快让人目瞪口呆。

栗裕神经被范汉杰行动给激发出来了,当时张灵甫的撤编74师亦是如此加速推进,难道说这一范汉杰也想要搞什么中单提升吗?

直到栗裕摸清楚范汉杰团场的阵容后,栗裕咬紧牙说了一句:“这人真的是深谋远虑!”

范汉杰绝不是泛泛之辈,这人将以前陈诚弄得的那一套并驾齐驱的战术所有打倒,他弄出一套所谓“滚桶战略”,范汉杰使自己的精锐部队交叉式前行,九个整编师相互之间交叉式,各军队我中有你,你中有我,关系密切,迅速往前贴进,全部阵容从样子上来说就像一个滚桶。

中国,毛泽,司令员,第2张

栗裕


敌人这一手远远超过了栗裕的意料,栗裕几回想率部迂回穿插,却难以找不着机遇,只有一声令下华野主力军一路后退,等候战斗机。

这时华野的主力军基本上结集在沂水周边,如果就那么一味倒退,就需要退回背后的大海里去了,从局势上来说,状况确实非常紧急。

几日出来陈毅早已急得团团转,左等右等,中国军队依然没有来适宜的战斗机,这一段时间陈毅基本上没有离开过栗裕身边,他非常期待栗裕能快点儿想到克敌之策。

从沂水再度撤离后,栗裕总算有了好的念头,他向陈毅提议讲到:“范汉杰比张灵甫要沉稳的多,大家反守为攻的战术一定是不起作用了!现如今要想寻找战斗机,仅有分兵这一条方法,大家分离出来三分之一的军力进攻山东齐鲁,驱使范汉杰的军队回援,如此一来其布署必然发生系统漏洞,咱们就用游击战歼灭!”

陈毅哀愁的布满的面容渐渐有了一丝微笑,栗裕这个方法可以这么说深得兵书的真谛,就在华野提前准备执行这一的策略情况下,栗裕收到毛泽主席的电文,全文如下所示:

刘邓提前准备南渡黄河,其发展战略是招引对手20个旅左右军力,为中原地区竞技场开启新的态势,现必须华野主力军全力配合刘邓过河,规定大家分兵山东齐鲁、鲁中,阻拦对手对刘邓的追捕,假如此方法实行起来没有艰难,望大家快速回复中间。


栗裕对毛泽东主席的战略思维钦佩万分,自身刚想起分兵的思路,毛泽东主席却想得更加深入,更长远。陈毅也是喜鹊登梅,这样一来他与栗裕制订的分兵山东齐鲁的发展战略就可以获得中央支持了。

陈毅马上回复了毛泽东主席的电文,就简单一句话:“坚决贯彻毛泽东主席的指令!”

栗裕马上一声令下激发2个方面军赶至山东齐鲁战斗,又分离出来一个纵队前去鲁中战斗,这一转变相当于持续给范汉杰施压。

鲁中地区地理位置至关重要,欢迎来到出入江苏省、安徽省的重要安全通道,假如中国军队在鲁中确实加上好多个胜战,范汉杰的后路便会被中国军队彻底堵住。

栗裕原本料得,中国军队的两大方面军对山东齐鲁启动攻击后,范汉杰一定会从鲁中后退援助山东齐鲁,可是范汉杰竟然没有后退,反过来他就一声令下提高速度不断向南麻推动。

栗裕迫不得已对范汉杰另眼相看,迄今为止,栗裕觉得范汉杰就是他遇到过的最难处理的敌人。南麻分量非常重,此处是中国军队在沂蒙山革命老区的乌鲁木齐,南麻操控着中国军队出入沂蒙山的重要安全通道,是鲁中地区第一军事要塞。

范汉杰认真恶毒,这一招可谓是会对中国军队快速拓展,但现在栗裕要想撤兵守好南麻也是完全不可能的事情了,所以从这个时间与空间上面缺乏有益的标准。

对手终于还是对南麻下手了,并且范汉杰动用了手下战斗能力最强悍撤编第十一师,这一师的老师恰好是之后变成栗裕一生之敌的胡琏。

毛泽东主席以前对胡琏此人有点评,毛泽东主席说胡琏奸诈得象小狐狸一样,用兵之道极为灵便。胡琏确实是一个虎将,抗日战争时期,胡琏带领那支军队参与过淞沪抗战里的罗店战争,这一场决战胡琏率部死死的抵住日军一百二十次攻击,称得上全部淞沪抗战中唯一闪光点。

后来石牌保卫战,胡琏第18军(整编第十一师前身)驻扎石料,以一己之力扛得住日军2个团场的猛击,确保石料交通要塞无失,这场战役让胡琏名震天下。

中国,毛泽,司令员,第3张

胡琏


胡琏率部进攻南麻,使用了只是一天的时间就占领了南麻,入驻南麻后胡琏一声令下军队结构加固南麻的防御工事,构筑起了周密的防御阵地。

换句话说胡琏的撤编第11师忽然不走了,还摆成了一副固守南麻的样子。就在那这时,对局整个的局势又出现了改变,范汉杰团场的每个军队本来密切联系,如今一个个都分散开来,间距南麻的撤编第11师较远。

这一猝不及防的转变让陈毅和栗裕有点儿一头雾水,但是既然胡琏的撤编第11师被孤立了,那样栗裕绝不会放了这一战斗机。分兵之后,栗裕手里可以使用的主力军也有4个方面军和一个独特方面军,使用这种军力足够对胡琏产生优点军力。

既然这样,栗裕马上进行行为,他马上进行了详细布署,确定使用手里的10万余人进攻南麻,击溃胡琏第11师,实际布署如下所示:

  1. 许世友的9纵、王必成的6纵、韦国清的2纵从物品北三个角度对南麻产生包围着,先铲除对手在南麻外场的聚集点,随后三路人一起攻击南麻。
  2. 第七方面军迅速行驶到东里店方位,在这里阻击敌人有可能会前去支援第25师和第64师,保护精锐部队攻城略地。
  3. 渤海湾方面军的三个团进到沂蒙山北部,密切注意胡琏的趋势,一旦胡琏率部后退,规定三个团死死的狙击住敌人后路。

一切准备就绪后,华野的每个军队马上进到指定位置,伴随着栗裕的一声令下,对决总算打响了。

第一天中国军队的战绩十分可喜,许世友的第九纵队和王必成的第六纵队马上就歼灭1000多的人,铲除了南麻外场的大多数对手聚集点。可是国民政府忽然派出了几十架飞机场对中国军队阵营狂轰乱炸,中国军队的死伤也非常大。

就在那栗裕提前准备扩大战果时,一个突发情况到来了,天空冒了暴雨,南麻周边爆发山体滑坡,许多关键通道被山体滑坡装修隔断,路面也变的泥泞,如此一来中国军队的攻击比较严重遇阻,备好重型武器也难以往前推动,这种自然原因为对决蒙上了一层黑影。

胡琏绝对不是方外之人,他打攻防战积累的经验极其丰富,为了能够阻拦栗裕的猛击,他弄出一套立体的防御体系,她在南麻外场建立了好多个关键防御力地区,并派遣一队人吸引住中国军队前去攻击,只需中国军队的先头部队到达后,对手就立刻退回关键防御力地区,中国军队的攻击因而得到了比较严重阻拦。

并且胡琏还有一个杀手锏手中,便是他的发明用于防守的子母堡。什么是子母堡呢?胡琏命人在南麻外场修建了1500好几个类似碉堡一样的圆顶形防御力工程建筑,这种工程建筑所有密封性,只能在四周留有好多个能够枪击的窄小洞边。

每一个大碉堡叫法为父堡,周边交叉式配备了十几个小碉堡,那些小碉堡称之为子堡,互相间密切联系,产生交叉火力,杀伤力十分强大。

栗裕之后追忆这一场战争讲到:“南麻战役中,真真正正给中国军队构成威胁是指敌人字母堡,火力点强劲,无法工程爆破!”

敌人字母堡的确给中国军队导致了非常大的烦恼,此役中国军队许多战士职业都倒在敌人字母堡眼前,归根结底,中国军队的重型武器由于山体滑坡没法推动往前,没法对敌人字母堡进行合理空袭。

此时逐渐,全部对局进入日趋激烈的时期,中国军队的攻城略地主力军和胡琏的防守战主力军产生僵持,来去自如,彼此之间的死伤都很大。

中国,毛泽,司令员,第4张

栗裕


1947年7月20日,栗裕下达了主攻的指令,他也知道面前的这方面硬骨头特别难啃,可是对局弄成那样,肯定不要轻易放弃,这一次即使死伤再大,也要把胡琏的撤编第十一师所有击溃,终究敌人那支军队都是位居“国民政府五大主力之一”。

华野的战况一份份传到了中间,毛泽东主席细看了栗裕指引的全流程,毛泽东主席觉得栗裕在部署和指引上没有什么问题,可是毛泽东主席老觉得哪里不对劲,到底是哪里不对劲呢?

毛泽东主席想了很久之后将栗裕发来战况所有铺在桌子上,朱总司令也与毛泽东主席一起看起战况,忽然毛泽东主席的神情一变,他把手里的烟草剪断,随后很忧虑的说道:“这场战役从一开始对手的行为就怪异,范汉杰为什么突然撒离了对手撤编第十一师周围的军队呢?如此一来并不是相当于将胡琏完全独立了么?以范汉杰的指导实力,她不应当出现这种出错啊!”

朱总司令点了点头表明认可,毛泽东主席询问道:“邱清泉的第五军到哪里了?”

朱总司令回应讲到:“从对决一开始也就失去了信息!”

毛泽东主席听到这话更加坚定了自己的观点了,用很厚重的口气讲到:“快给栗裕打电报!使他率军队撤离,此役是范汉杰布下的圈套!赶紧发电报,一刻也不能等待了!”朱总司令也面色变化很大,马上下手向栗裕传递毛泽东主席的重要指示。

毛泽东主席的视角非常准,此次战争从一开始就是范汉杰设立圈套,他有意将接应胡琏撤编第11师的军队撒离,是为了吸引住栗裕来攻,范汉杰事前掩盖了邱清泉第五军的足迹,其实就是为了在栗裕的大军被胡琏拉住时,让邱清泉的第五军包围着栗裕的人,与此同时他就调遣了黄百韬第25师已经赶过来道路上。

这时邱清泉的第五军早已离南麻很近了,范汉杰的胆子很大,他也知道栗裕一直想制造机会击溃胡琏的撤编第11师,因而他便为此的幌子,要想让栗裕上当受骗,但他的诡计早已被毛泽东主席看穿了。

栗裕在收到毛泽东主席的电文后也是很惊讶,他马上派遣一千多人四处侦察敌情,只是两个小时后,在离南麻不够120公里地区看到了邱清泉第五军的足迹,局势和毛泽东主席说的一模一样。

栗裕毫不相让,他马上给各个军队下达了撤离的指令,栗裕对胡琏的为人正直很懂,为了避免胡琏在中国军队撤离的时候突然反攻,他一声令下留有一支部队故作攻城略地,直到别的主力军撤出到安全区域后,那支军队再撤出。

直到胡琏转过味来,中国军队主力军基本上已经撒离,范汉杰计划从此倒闭,这一次的战争可谓千钧一发,要是再迟上半天的时间也,栗裕的主力军就会陷入敌人包围着。

此役完成后,栗裕细心总结了对局的全过程,他最后讲到:“毛泽东主席高超啊!要不是毛泽东主席为虎傅翼,中国军队此时已深陷奋战的地步!”

中国,毛泽,司令员,第5张

陈毅


过后栗裕主动向毛泽东主席做反省,毛泽东主席在传真中讲到:“此役你没有错,分兵是中央的决策,这就导致你了用于阻敌支援的军力不足,再加上无法预知的大雨和山体滑坡,此役能击溃9000多对手早已实属不易!”

从电文内容看来,毛泽东主席对栗裕是极为信赖的,而栗裕也盛赞毛泽东主席高超,对毛泽东主席都是钦佩万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