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84年,中央的一个联合调查组来到了王震将军家中,向他求证一桩解放前的谜案。

看到调查组的到来,时年已经76岁高龄的王震将军瞬间打起了精神,

面对着他们的提问知无不言,将自己所知道的一切都告诉了调查组。

司令员,第1张

(王震将军)

言至激动的时候,这位经历过长征、抗战、解放战争的开国上将甚至潸然落泪。

原来,为了能让真相大白于天下,王震将军已经苦苦等待了三十八年。

而当王震将军缓缓讲述出当年的情况后,所有笼罩在谜案上的乌云散开,一个残酷而又令人愤怒的真相慢慢地呈现在所有人的眼前。

而就在调查组的所有人员都对王震将军发出由衷地感谢并决定不再打扰王震将军的休息,准备离开时,王震将军最后又向他们提出了一个要求:

司令员,第2张

要把真相调查清楚!要给毛主席毛泽覃烈士一个交代……”

那么这桩令王震关心,甚至牵扯毛主席的迷案究竟是怎么回事呢?

一、三十八年前的谜案

1945年8月,抗日战争结束。可对于中国人民来说,和平还远没有到来,因为一场内战正在酝酿着。

尤其是对以蒋介石为首的国民党集团来说,他们已经迫不及待地想要发动一场内战消灭共产党,独吞胜利果实。

为了赢得内战,蒋介石多次向党中央发出和谈请求,表面释放和平诚意,暗地里却在积蓄力量,为内战做准备。

司令员,第3张

蒋介石

果不其然,1946年6月时,蒋介石单方面撕毁停战协定和《汉口协议》,调集30万军队将我军驻扎在中原军区的5万余人包围至湖北宣化店,妄图以此消灭我军有生力量。

好在国民党的狼子野心早就已经被中原军区司令员与政委看穿,二人于26日率部突出重围,并成功于7月下旬分别进入陕南和鄂西北地区,组成鄂豫陕、鄂西北军区。

而这其中,由王震将军所率领的三五九旅和干部旅便是最先到达陕南的部队。

司令员,第4张

在中原部队突围后,国民党方面便失去了对我军围剿的机会,为了能够继续牵制我军,蒋介石延续了此前的假和平政策,再次向刚刚突围的王震将军发出了和谈的请求

在当时的环境下,国民党虽然已经对我军发动了攻击,但在大局上两党还暂且处于和谈阶段,所以面对蒋介石的和谈请求,我军无法拒绝

因此,王震将军为了表达我军的诚意,接下了对方的和谈申请,并电告中央。

在收到中央的回复后,王震便派出以张文津、吴祖贻、毛楚雄三人组成的中原部队代表团,前往西安与国民党谈判

其中,张文津和吴祖贻分别是当时中原部队干部旅的旅长和政治部主任,而毛楚雄则是一个19岁的年轻人,却也是代表团中最特殊的一个人

司令员,第5张

(毛楚雄)

二、主席侄子,烈士之子

毛楚雄,湖南湘潭人,毛主席的亲侄子。他的父亲毛泽覃和母亲周文楠都是英勇的共产主义战士。

出生在这样的家庭里,可以说共产主义和革命思想是刻在毛楚雄骨子里的东西,因此他很小的时候他便立志要成为一名共产党员,为打倒反对派,打倒帝国主义,实现共产主义的理想而奋斗。

而这愿望,在他的父亲毛泽覃牺牲后就变得更加强烈。可等到毛楚雄18岁的时候,抗日战争已经接近尾声。本以为盼来了久违的和平,但是国民党的蓄意挑衅使他明白和平依旧遥遥无期!虽然他有满腔的爱国热情,可是却报效无门!

1945年8月,王震受中央军委命令从广东返回陕北,途经湘潭时,他意外见到了这位毛泽东的侄子,革命烈士毛泽覃的遗孤

司令员,第6张

(毛泽覃与岳母和妻子)

而刚刚相见,毛楚雄的第一句话就令王震大为震惊:

“王司令,我是毛泽覃的儿子,我想跟您的部队去延安我伯伯那儿!”

听着毛楚雄的要求,王震不知道该如何回答,倒不是他顾虑毛楚雄的年纪太小,

主要是毛楚雄特殊的身份,他的父亲是烈士,母亲是战士,姥姥也是革命者。虽然一家都参加革命很光荣,但革命毕竟是残酷的,也得考虑为今后的革命留下火种!再加上当时的战场凶险,如果这个孩子有什么意外,如何对得起毛主席呢?

司令员,第7张

但看到毛楚雄意志坚定,有想为父报仇的愿望,再加上毛主席也嘱咐王震将之带到延安,最终王震同意了毛楚雄的请求,将他吸纳进了自己的队伍中

虽为烈士之子,但毛楚雄却没有任何的特权思想。刚刚加入到队伍里,毛楚雄便表现出了超出一般人的意志和觉悟,有活永远抢着干,遇到事情永远冲在最前面。

看到他的表现,王震十分的欣慰,认为他天生就是干革命的料。

由于当时抗战已经结束,中国恢复到了短暂的和平,队伍一时也没有什么仗要打,所以王震便对毛楚雄放下心来,相继让他做了宣传员、电报员,而毛楚雄都能做得有模有样。

司令员,第8张

可随着时间的推移,国民党逐渐地露出了爪牙,战事又起让王震开始放心不下毛楚雄的安全,尤其是在中原突围之后,王震认为有必要将他送到延安,送到毛主席和党中央身边,以免发生意外!

于是,当部队抵达陕南时,王震决定将毛楚雄安排到和谈代表团中,以警卫员的身份借机将他送回延安。

司令员,第9张

当时王震心里想着,无论怎么讲,国民党应该不会对和谈代表团下手

可是令他没想到的是,当由张文津、吴祖贻、毛楚雄组成的代表团出发后,便彻底没有了音讯。

而当我军向国民党问起三人下落时,国民党方面则坚持宣称没有见到过和谈代表团,并且还向外界散播谣言,说这是我军妄图想要在谈判桌上争取筹码的借口。

就这样,和谈代表团生不见人死不见尸,竟成为了解放前的一桩悬案。

但所有人都清楚,他们三人绝对是被国民党扣押或是杀害了。

王震将军曾向中央请求过,要对三人进行援救,周恩来,叶剑英以及李先念司令员都出面向国民党发出强烈的谴责,要求他们对三人的失踪作出回应

司令员,第10张

可最终却依旧没有结果。毛主席与毛楚雄的母亲周文楠在听说此事后悲痛欲绝,而王震将军也因此陷入了无尽的自责之中。

三、中央调查

新中国成立后,为了找到他们三人的下落,党中央曾多次组织调查,但一直没有进展。就在毛主席去世前一段时间,他还在惦念着自己侄子的下落,可这却成了他老人家一生的遗憾!

1979年,吴祖贻的遗孀蒲芸湘向中央发出报告,要求党中央对吴祖贻的牺牲给出结论。

司令员,第11张

李先念和胡耀邦在得知消息后,决定重启这桩解放前的疑案调查,无论最后的结果如何,总要给出一个交代。

在他们二人的批示下,湖北省委副书记王全国作出批示,要求鄂豫边区革命史编辑部对此事派专人进行调查,以了此历史悬案,给烈士家属、王震将军以及毛主席一个交代

但由于案件此时已经过去将近40年,当年的情况也是十分不明朗,所以在调查初期,迟迟未能有所进展。

无奈之下,从1979-1984年的五年间,调查组从浩如烟海的历史档案中开始查找当年案件的蛛丝马迹。随后又到当地走访群众,几乎走遍了整个湖北省。

司令员,第12张

俗话说天无绝人之路,调查组五年的艰辛最终换来了一条至关重要的线索:

吴先元烈士之子吴生敏,在原某个国民党军校任职期间,曾发现学校的国民党军官中有一个胡宗南所部的团长曾经受胡宗南命令,参与杀害三名共产党和谈代表,其中为首之人姓张。

看到这条线索,调查组成员激动不已,急忙去查找和这位团长有关的线索。

但可惜的是,这位国民党团长早在1951年的镇反运动中便被处决了

司令员,第13张

(镇反运动)

而其部下、家属、上司都消失得无影无踪,案件又一次陷入僵局。1984年9月,听说案件有所进展的蒲芸湘决定亲自参与调查,帮助调查组查明真相

为了找到这个国民党团长,他们甚至找当地要来了当年该国民党团长所在军校的花名册挨个查找。

当时花名册上足有4000余人,其中属于胡宗南部的便有600多人,而每个人的资料都记载了从出生到死亡的详细信息,但即便如此,调查组依旧未能获得有用的信息。

司令员,第14张

(胡宗南·中)

就在调查组一筹莫展之际,线索中的“镇反运动”引起了调查组专员潘子君的注意。

他认为,既然该团长死在了镇反运动中,那么当年负责审理镇反运动的当地法院或相关部门说不定会有资料留存。

听到这个提议,调查组茅塞顿开,立即来到了存放着大量当年镇反运动审理相关资料的成都军区军事法院。

在获知调查组的来意后,

军事法院积极配合,将档案室中所有1951年镇反运动的资料都搬了出来。

司令员,第15张

一时间,数量众多的资料堆成了一座小山,但专案组众人却急不可待地开始查找相关的资料。

终于,功夫不负有心人,在10月22日的上午,身心俱疲的潘子君在档案中找到了一名名叫韩清雅的国民党军官资料。

而在他的判决书上,清清楚楚地写着:

该犯1946年在伪六十一师一八一团少校团指导员任内,在陕西省宁陕县参与秘密杀害李先念将军派往西安参加军调小组的和谈代表张文津旅长等3人。(原西南军区军法处【法字0202号】判决书)

司令员,第16张

答案找到后大家终于松了一口气,可是身为烈士遗孀的蒲芸湘情绪顿时崩溃。对于他而言,这样的答案还是太过于残酷了!

四、烈士遗骸

在找到了凶手以及案件的资料后,调查组的脚步仍未停下,因为烈士的遗骸尚未找到,只有让他们三人入土为安,此事才算得上真正的完结。

于是,带着从成都军区法院找到的资料,调查组先是连夜将案件的真相整理成报告发给了党中央,随后便又踏上了找寻烈士遗骸的道路。

不过,在正式寻找遗骸之前,调查组还特意去拜访了王震将军,这才有了文章开头那一幕。

司令员,第17张

随后,在得到王震将军的确认后,调查组根据资料来到了当年的案发地点,宁陕县东江口。

在这里,调查组与当地部门联合开展了一场座谈会,召集当年曾在国民党部任职的老居民,逐一调查取证。

在座谈会上,曾在当地任国民党县政委员的邓耀俊的发言引起了调查组的注意。

司令员,第18张

(现在的江口)

他声称,自己曾与当年参与杀害和谈代表团三人凶手之一的唐进玉有过交流。

在那次交流中,唐进玉说他曾受韩清雅的命令与当地乡长石星一将几位共军的和谈代表活埋了,地点就在当地城隍庙后面的河滩处!

听着邓耀俊的发言,调查组的情绪又一次激动起来,因为他的发言与资料中的大部分情况基本符合。

于是,调查组众人在当地部门的带领下,马不停蹄地前往了邓耀俊口中所说的城隍庙。

司令员,第19张

(江口城隍庙)

但到了地方后,调查组却傻眼了,原先城隍庙后的河滩早已被几间民房取而代之。

对此工作人员解释道,这里当年确实是一片河滩,因为改建拓宽公路,1976这里便新盖起了3间平房。

随后,为了进一步寻找到烈士的遗骸,调查组还找来了当年专门负责修建民房的工人孟伟。

在了解调查组的来意后,孟伟回忆道:他在修建这三座民房时,确实从地下挖出了一堆人骨。

但在过去的几十年里,中国大地频繁发生战争,死伤者不计其数,出几副人骨根本不算稀奇,所以他也就没多想,便将骨头放在土筐中,交给了当地的生产队队长丁祥禄一起掩埋了。

司令员,第20张

听闻此事,调查组急忙找来了丁祥禄,要求他找到当年掩埋的尸骨。

在他的带领下,调查组来到镇外一处名叫白家嘴的地方。当时,丁祥禄指着道路旁的三棵核桃树说道:这里便是当年掩埋烈士遗骸的地方。

至此,时隔38年,这场令毛主席遗憾,王震将军愧疚的悬案终于有了结果。那么案件的真相到底是怎么样的呢?

五、残酷的真相

原来,1946年8月7日,三人代表团从部队出发前往西安参与谈判。

在途经国民党胡宗南部六十一师一八一团时,被当地的驻军所截,而截留他的人正是前文提到的韩清雅。

司令员,第21张

在得知三人是我党和谈代表后,韩清雅立即将情况上报!于是时任一八一团团长的岑运应便在当地的酒楼大摆宴席,声称迎接共军代表团,欺骗当地的群众以及新闻媒体。暗地里,他却偷偷地将三人抓进了监狱,严刑拷打,刑讯逼供。

面对着国民党的审讯,代表团三人严格遵守党的章程,没向国民党透露一丝一毫的有用信息。

可随着时间的推移,延安方面也察觉到了不对劲。由于迟迟没有我方代表团的消息,延安认为三人可能被国民党扣押,于是要求国民党胡宗南部交出三人。

但胡宗南

不仅没有放人,甚至还遵守蒋介石的命令,命令岑运应将三人秘密杀害。

司令员,第22张

胡宗南

而岑运应在接到命令后,就让自己团部四连的连长带领几名当地群众,偷偷地将三人杀害。

于是张文津、吴祖贻、毛楚雄等三位年轻的共产主义战士,就这样被活埋在了当地城隍庙后的河滩中,直到将近40年后,他们的尸骸才重见天日。

六、尾声

在收到调查组的调查报告与结论后,李先念主席感慨万分,

挥笔写下“鄂豫陕革命根据地的烈士永垂不朽”的题词。

司令员,第23张

(李先念)

而王震将军在听闻案件终于水落石出后,也热泪盈眶的为三位烈士做出了极高的评价。

1986年,宁陕县在陕西省民政厅的支持下

,为三位代表建造了宁陕县江口烈士陵园,让三位烈士得以接受人民群众的祭拜。

司令员,第24张

(陕县江口烈士陵园)

现如今,该陵园已经被列为陕西省青少年爱国教育基地。每天都有青少亲前来烈士陵园瞻仰,学习烈士们大无畏的精神!

参考资料:

吴仕良 中原突围后中原解放军和谈代表遇害悬案始末.党史纵览.2019·5

吴大为 鲜血洒在东江口,忠骨安葬秦岭山——关于毛楚雄牺牲的情况

黄禹康 毛楚雄遇难尘封 40 年谜案.党史纵横.2011 年第 2 期

廖春梅 毛楚雄:被胡宗南密令杀害的中共和谈代表.人物春秋.2015年第1期

瘳春梅 毛泽东的侄子毛楚雄:被活埋的中共和谈代表.兰台内外.2015.1

曾 豹 三五九旅的南下北返和中原突围.纪念中原突围胜利70周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