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言

1969年,中共九大正式召开。会上,毛泽东在讲话中询问:“谭启龙那个放牛娃来了没有?”

谭启龙是谁,他和毛主席之间有着什么特殊的往事呢?

中国,日本,毛泽,第1张

毛主席和谭启龙的初次相见

谭启龙深深地记着,他第一次和毛主席见面,是在1933年刚刚被调到中央苏区没多久。

此时,他谭启龙被任命为中华苏维埃少年先锋队中央总部巡视员,并被派往中央苏区马列学院高级班学习。

学习期间,正值时任中华苏维埃临时政府主席毛泽东在江西瑞金召开八县平民团代表会议。由于谭启龙是永新县人,便作为永新县贫农团的代表参加了这次会议。

这次会议召开期间,毛泽东为了及时纠正查田运动中出现的“左”倾向,正确划分农村阶级,作了《怎样分析农村阶级》报告。

这也是谭启龙第一次有幸见到毛主席,他怀着无比崇敬的心情,全神贯注听取了毛主席的讲话。

只见毛主席穿着早已经褪色的灰布制服,脸庞清瘦,目光炯炯有神,讲话时还伴随着有力的手势。

中国,日本,毛泽,第2张

进行报告时,毛泽东分析精辟,说理透彻,生动具体,还不时会使用各地方言和群众语言,大大拉近和群众的距离。

谭启龙被毛泽东的讲话深深吸引了,仿佛阴暗的窗口射进一缕缕明亮的阳光,瞬间豁然开朗,当初心中的许多疑问也有了答案。

会议召开期间,毛主席为了掌握各县的更多情况,专门又召集一些代表召开了小型座谈会,谭启龙也是受邀人之一。

这天,他早早来到座谈会召开地点,即一座普通的农家小院当中。当他进入小院中,毛泽东早已经坐在一个凳子上一边等人,一边看材料。

毛泽东见有人来了,赶紧放下手中的材料,招呼谭启龙坐下。毛主席似乎看出了他的紧张,便主动询问:“你是哪个县的啊?”

谭启龙回答说:“我是永新县人。”毛泽东一听,便哈哈大笑:“我们算是半个老乡啊。”谭启龙起初一愣,随后恍然大悟。

中国,日本,毛泽,第3张

谭启龙

毛主席当时的爱人贺子珍是江西永新县人,是自己老乡,所以说“半个老乡”来说也是合理的。见毛主席如此和蔼、幽默,谭启龙心中的紧张也消散了许多。

毛主席对谭启龙说:“我在井冈山时,有很长一段时间在永新。你是永新哪里人,在家干的是什么?”

经毛主席这么一问,谭启龙心中顿时泛起了一股苦水,双眼也有些泛光,他想起了自己凄苦的身世。

1914年1月3日,谭启龙出生在象形乡黄塘村一个贫苦农民家庭中。由于家里上无片瓦,下无寸土,父亲谭二朵靠给人家做长工、打短工养家糊口。

就在谭启龙6岁那年,父亲因多年劳累,积劳成疾,又无钱医治,丢下孤儿寡母与世长辞。母亲咬紧牙关,苦力支撑,艰难度日。

谭启龙在六七岁时就帮着母亲拔猪草,做家务。可就在他10岁时,祸从天降,再次改变了一家人的命运。

中国,日本,毛泽,第4张

那是一个寒风凛冽的下雪天,他母亲去圩上卖些花生、米果换零用钱,不料碰上豪绅家的团丁拿了东西不给钱,谭母不服,上前理论,反被团丁重重踢了一脚,吐血不止,被人抬回家后,便含恨离开了人世。

从此,谭启龙成了一个无依无靠的孤儿。为了活命,他只好去给地主家放牛,忍饥挨饿,伴着泪水在苦海中度过了四个春秋。

1927年,毛泽东点燃了井冈山工农武装割据的星星之火,永新县很快地燃起了苏维埃运动的熊熊烈火。

1928年,14岁的谭启龙怀着对地主豪绅的深仇大恨,丢下牛鞭,参加革命,当上了当地儿童团团长,并加入了共青团。

他革命坚决、斗争性强,16岁时担任了永新县少先队队长。他勤奋工作,在工作之余努力学习文化知识,很快从一字不识到能看一些书报、文件。

1931年10月,中共湘赣省委成立,谭启龙任少共湘赣省委副书记、湘赣省少先队总队长。他领导少先队员在保卫和发展湘赣革命根据地斗争中发挥了积极作用,少先队的工作开展得有声有色,成绩显著,多次受到省委表彰。

中国,日本,毛泽,第5张

谭启龙夫妇

在这期间,谭启龙在王首道、王震等人的指导和帮助下,加上自己刻苦努力,不久,他的文化和政治理论水平有了很大提高。

1932年12月下旬,谭启龙奉命赴中央苏区,谭启龙被任命为中华苏维埃少年先锋队中央总部巡视员,1933年转人中国共产党。

毛主席鼓励谭启龙,他逐渐成长起来

说起自己的革命经历,毛泽东一边聆听着,另一边手中的笔也没有停下。等谭启龙说完,毛泽东的神色变得凝重起来并说:“放牛娃属于雇农,雇农属于农村的无产阶级。你这个放牛娃丢下牛鞭参加革命,要得!”

接着,毛主席语重心长地勉励谭启龙除了努力做好工作之外,还要学好文化,做一个有文化的革命者,挑起更加沉重的革命担子!

毛主席的关心和勉励,一股暖流流遍谭启龙全身,让他感到无比温暖。谭启龙便激动表示:“我一定牢记毛主席的教导,刻苦学习文化,积极工作,努力奋斗!”

之后,毛主席和谭启龙在江西瑞金还见过几次面。每次见面,毛泽东都称他为“放牛娃”。

中国,日本,毛泽,第6张

毛主席与贺子珍

同年10月,谭启龙被调到湘鄂赣苏区工作,曾任湘鄂赣省少先队总队长、青年团湘鄂赣省委书记、省军区政治部主任、湘鄂省委常委等职务。

1934年5月,谭启龙奉命从中央苏区离开,来到湘鄂赣苏区工作,一直没有和毛泽东见面。

同年10月,中央红军长征后,湘鄂赣根据地被敌占领,谭启龙与湘鄂赣省委领导傅秋涛、涂正坤、邓洪等在湘鄂赣边区坚持了艰苦卓绝的三年游击战争。

1937年7月,抗日战争爆发后,湘鄂赣苏区游击队下山整编。这时谭启龙受中共东南分局派遣,担任中共赣东北特委书记。他领导特委积极恢复建立党的组织,发展、壮大党的队伍和开展抗日救亡运动。

1939年5月,中共东南局派谭启龙到新四军第二支队活动的苏皖边工作,组建中共苏皖特委。

他到苏皖边区后,立即与粟裕、陈立平、彭冲等人研究成立苏皖特委的有关事宜。经过两个多月的紧张工作,中共苏皖特委于7月成立,谭启龙任特委书记。

中国,日本,毛泽,第7张

谭启龙与粟裕

特委在谭启龙领导下,建立和发展党组织,发展、壮大抗日武装,开辟敌后抗日根据地。经过一段时间的努力工作,特委所属各县都建立和健全了党的组织,各县武装从无到有,从小到大。

这些武装经常袭扰和打击日本侵略者,特委还加强对各群众团体的领导,通过群团组织在群众中广泛宣传抗日,进行抗日救亡工作,使苏皖边区的抗日运动开展得如火如荼。

同年12月,谭启龙调任中共苏皖区党委书记。苏皖区党委共领导3个特委、19个县委、40多个区委,所辖地区主要在苏南。

这个地区素称“鱼米之乡”,江河密布,物产丰富,人口稠密,工商业发达,战略地位十分重要,敌我斗争也十分复杂和激烈。

谭启龙根据中央和中共东南局的指示,领导苏皖区党委建立和健全党组织,壮大主力部队和地方武装,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进步力量,扩大抗日民族统一战线,对国民党顽固派采取有理、有利、有节的斗争。

在各项工作的开展上,都卓有成效,使苏皖区成为了一块巩固得十分活跃的敌后抗日根据地。

中国,日本,毛泽,第8张

皖南事变后,根据斗争的新形势,谭启龙接受了赴浙东开辟浙东敌后根据地的新任务。他到浙东后,组建了浙东工作委员会,深入到各县了解情况,分析发展浙东敌后游击战争建立抗日根据地的基础和条件,最后制定了发展浙东敌后工作的基本方针及各项具体政策。

此后,他和工委领导浙东各县党组织在恢复、建立、扩大党组织,壮大抗日武装力量,积极开展统战工作,团结各党派、各阶层广泛进行抗日救亡运动等方面,克服种种困难,艰难工作,取得了很大成绩。

随着党组织的壮大,中共浙东区委于1942年7月8日正式成立,谭启龙任书记。新四军浙东纵队随后建立,他兼任纵队政委。

谭启龙在浙东抗日根据地工作的3年多时间里,为根据地的建立、巩固和发展倾注了大量的心血和精力,他领导根据地人民在艰苦和复杂的斗争条件下,进行根据地的经济、文化教育建设,开展减租减息运动。

特别是与敌顽进行了不屈不挠的武装斗争,并在斗争中不断壮大自己。到 1945 年夏,浙东抗日根据地面积得到空前扩大,拥有四百多万人口,一万多人的抗日武装,成为华中八大战略区之一和抗战胜利后我党公布的十九块解放区之一。

也是因此,谭启龙多次受到中共东南局和浙江省委的表彰。

中国,日本,毛泽,第9张

图中为谭启龙

抗战胜利后,国民党挑起了新的内战。中国共产党领导中国人民又开始了“打倒蒋介石,解放全中国”的解放战争。

在解放战争中,谭启龙历任华东野战军第一纵队副政委、政委,第三野战军第七兵团政委,率部南征北战,相继参加了宿北、鲁南、莱芜、孟良崮、淮海等重大战役,为解放全中国立下了赫赫战功。

时隔20年再见,毛主席感慨不已

1949年2月,渡江战役即将开始,江南各省解放在即。根据党中央决定,中共浙东省委筹备委员会在安徽成立,谭震林任书记、谭启龙任副书记。

谭震林因担任三野副政委要部署指挥部队进行渡江战役,便委托谭启龙全盘负责筹备接管浙江省的组织实施和布置各项具体准备工作。

在这期间,他仔细思考、研究新区的接管工作,考虑会出现的各种问题,拟定解决问题的方法。

他认为要做好新区的接管工作,首先要有一批得力的干部。后经华东局同意,成立了省、地、市、县委成套领导班子,举办了接管新区工作南下干部训练班,组织干部学习党的文件和接收城市的有关政策,阅读有关介绍浙江省情况的资料。

中国,日本,毛泽,第10张

由于对接管工作进行了周密的部署和安排,各项准备工作做得细致。1949年5月,浙江省解放,接管干部即分赴全省10个地区,近70个县接管工作顺利进行。

到6月底,这项工作全面完成,浙江省的接管工作受到中共华东局和党中央的通报和表彰。

同年10月,谭启龙任中共浙江省委第一书记。建国之初百废待兴,他全身心地领导全省人民进行剿匪、反霸、土改和恢复生产,取得了很大的成就。

1952年3月,江南正值春暖花开、莺飞草长之际。这一年,毛泽东来到浙江进行调查。距离两人上次见面,已经将近20年了。

毛泽东看到谭启龙笑着说:“放牛娃,我们从前在瑞金见过面。当时的你还是个毛头小子,红小鬼。现在不简单了,已经是省委书记了!”

对于毛主席惊人的记忆力,谭启龙极为惊讶,心中也有些兴奋和不安,他随即和毛主席问好,并表示:“当初您在瑞金和我说的话,我一直记在心里,努力将其做好,才会取得如今的进步。”

接着,谭启龙简要向毛主席介绍了自己从中央苏区离开后斗争的经历和在浙江工作的具体情况。毛主席这次浙江视察之行,谭启龙全程陪同。

中国,日本,毛泽,第11张

当他们来到绍兴参观鲁迅故居时,毛主席询问谭启龙:“你之前有没有来过这里?”谭启龙回答:“抗战时期来过,在这里打过游击。”

毛主席随即说:“鲁迅曾经有一这么一句诗‘横眉冷对千夫指,俯首甘为孺子牛’,你记得吗?我们对外敌人就要‘横眉冷对’,对待人民就要做‘孺子牛’,勤勤恳恳一辈子。”谭启龙听后连连点头。

之后,谭启龙牢牢记住毛主席的嘱咐,还在上海购买了鲁迅手书对联影印件,一直将其挂在卧室里,并将这首诗当成自己的座右铭。

毛主席来到绍兴东湖农场参观制剂。和随性的陈伯达、罗瑞卿谈起《红楼梦》,并问谭启龙:“小谭啊,你有没有读过这本书?”

谭启龙回答:“主席,我读过一遍。”毛泽东说:“读一遍没有资格参加讨论,最少读五遍才有资格。这本书不仅是一部文学名著,更是一部生动形象的阶级斗争史。没有读过《红楼梦》,就不能真正了解中国的封建社会。”

谭启龙牢牢记住毛主席话,此后多次阅读《红楼梦》,每次读完都能有新的收获。

中国,日本,毛泽,第12张

图丨谭启龙和毛主席

当然,毛主席在视察期间,谈得最多的还是工作,他表示:“要做好一个省的工作实属不易。一定要主动研究调查这个武器。分析问题,解剖麻雀,制订政策,为解决建设和革命中的重大问题提供科学依据。”

毛主席还说:“你想要搞好工作,就要了解实情。不仅要听取各级领导和同志们的汇报,更要深入听取群众的呼声,牢牢掌握群众的脉搏。”

此外,毛主席还板着手告诉他,自己是从几个渠道了解下面的情况:一是敢于结交说真话和知心话的朋友;二是从群众来信中了解情况;三是亲自来基层进行调查;四是派身边的工作人员专门下去做调查。

谭启龙认真聆听了毛主席的教诲,并且受益匪浅。

在毛主席的关怀下,为谭启龙安排工作

1954 年4月,谭启龙调任中共山东省委第一书记。这时的谭启龙经过长期的革命斗争实践,马列主义理论水平与文化水平都较高,具有把握全局、全盘处理问题的能力。已经成为我党一位成熟的政治家、革命家。

但他在工作中始终谦虚谨慎,深入实际,坚持实事求是。尤其是遵照毛主席的指示,注重调查研究,并善于在调查研究中发现典型,推动全面。

中国,日本,毛泽,第13张

毛主席与谭启龙在山东视察

1957年,谭启龙在农村工作调研中,发现山东省莒南县厉家寨依靠集体的力量,以愚公移山的精神展开大规模的农田水利基本建设,战胜了穷山恶水,改善了生产条件,农业连年获得丰收。

他认为这是个好的典型,组织人员总结厉家寨的经验和事迹,并向全省推广。毛泽东听后表示很高兴。在看完厉家寨的材料后,他当即亲笔批示:“愚公移山,改造中国,厉家寨是一个好例!”

后来,国务院还授予厉家寨乡“英雄战胜了穷山恶水”特等锦旗奖,从而为全省、全国农业战线树立了一面旗帜,推动了全国农业生产的发展。

在这之后,毛泽东多次来到山东进行调查,每次都是谭启龙全程陪同,多次聆听毛泽东对工作的指示。谭启龙也会多次来到北京开会,聆听毛主席的教诲。

1958年11月2日,谭启龙当选为山东省省长。1961年2月,他担任中共中央华东局书记处书记。同年4月,他有担任山东省委第一书记兼省长、省政协主席、济南军区第一政委。

1966年8月,在中央召开的工作会议上,谭启龙在发言中提出了“要抓革命、促生产、促工作、促战备”的意见。

中国,日本,毛泽,第14张

谭启龙视察工作

这个意见,得到了毛主席的充分肯定。后来,毛主席又在全体会议上明确提出了这个意见,并特别说明:“这是小谭和江渭清的意见,这个意见很好。”

1969年3月下旬,中共九大召开,毛主席在会上询问:“谭启龙来了没有?”就在毛主席说了这句话的当日,谭启龙便乘坐飞机来到北京参加九大。在这次会议上,他还被选为中央候补委员。

就在此时,谭启龙心中不由得心潮澎湃。因为他深知自己之所以被选为候补委员,是因为毛主席对自己这个“放牛娃”的关心。

九届一中全会召开后,谭启龙来到北京新华印刷厂蹲点,一边劳动一边从事调查研究。

1971年月,中央举行了工作会议。身为在京的中央候补委员,谭启龙也有幸参加了这次会议。午间休息时,毛主席特地嘱咐周恩来让谭启龙进来。

中国,日本,毛泽,第15张

谭启龙视察工作

得知毛主席召见自己,谭启龙的心情有些激动。坐在沙发的毛泽东见谭启龙进来,朝着他点点头,并笑着询问:“放牛娃子,你最近还好吗?”

谭启龙连忙说:“感谢主席对我的关怀,我很好。”毛泽东又问:“你安排工作了吗?”谭启龙如实回答:“还没有。”

毛泽东随即转过头对右边的周恩来说:“我清楚他的情况,你帮他安排个工作吧!”在毛主席和周恩来的首肯下,秘书将这一‘最高指示’记下。

不久,周恩来约谭启龙去谈分配工作的问题。周恩来首先询问了谭启龙在工厂的情况。接着,周恩来又问起他的家庭情况。

谭启龙告诉周恩来:“在您和邓颖超大姐的直接关怀下,我爱人已来到北京,住在中直招待所。我每天坐公共汽车上下班,来往于工厂和招待所之间,认路、买票已不成问题。”

接着,周恩来说:“主席要我分配你的工作。现在有四个地方要你去。一个是山东的杨得志、袁升平要你回去,一个是河南的刘建勋要你去,一个是福建的韩先楚要你去,另外山西也欢迎你去。请示过主席,主席说不回山东了,换一个地方革命也好。”

中国,日本,毛泽,第16张

1958年,谭启龙和舒同、师哲、夏征农在济南合影

周恩来接着说:“我们考虑,提出最早的是韩先楚,要求也很迫切,他说他主要是搞军事工作,要你去抓地方工作。我们同意他的意见,主席也同意,所以决定派你到福建去。看你还有什么意见没有。”

谭启龙说:“服从中央的分配。”

毛主席去世后,谭启龙怎样了?

其实在4月份,毛泽东到山东视察工作时,就对谭启龙的工作安排发表了意见。据谭启龙秘书在山东省委机关听传达报告时的记录回忆。

4月26日中午,毛泽东在济南火车站接见了济南军区司令员杨得志和济南军区政委袁升平。当他们谈到毛泽东对谭启龙的问题,有过多次指示。毛泽东说:“我看谭启龙这个人是老老实实的,准备让他到山西去工作。”

杨得志、袁升平当即表示:“我们欢迎谭启龙同志回山东工作。”毛泽东说:“换个地方也好。”

周恩来特别叮嘱谭启龙,要把福建的农业生产搞上去。最后,周恩来说:“走以前,给你三个任务,任务一、看看文件;二、检查身体;三、与工人开个座谈会。”

周恩来具体说到:“你在新华印刷厂蹲点的几次汇报,写得很好,工人同志对你的反映很好,你走以前可以跟工人同志开个座谈会,总结一下。”

中国,日本,毛泽,第17张

谭启龙

谭启龙按照周恩来的指示,回新华印刷厂开了一个座谈会。座谈会开得很融洽,许多工人师傅给了谭启龙很高的评价,他们都恋恋不舍,不愿意让谭启龙走,许多工人师傅流下了眼泪。

军宣队、厂党委把这次座谈会的情况向中央写了报告。周恩来看了很高兴,说:“评价不错。”后来,中央批转了这个报告。

谭启龙离开北京之前,邓颖超亲自到中直招待所看望他并赠言:“谦虚、谨慎、戒骄、戒躁,坚持党的三大作风。”并说:“坚持就是胜利。”

1972年,谭启龙在毛主席的关心和过问下,先后担任中共福建省委书记、中共浙江省委第一书记。

1976年9月9日,当毛主席的去世的噩耗传来,谭启龙不由得愣住了。一时间,那些令人难忘的往事一幕幕浮现在他眼前,毛主席的音容笑貌就像电影在脑海中一幕幕播放......谭启龙再也不能自已,泪水从他眼中止不住夺眶而出......

毛主席去世后,谭启龙又先后担任中共福建省委书记、青海省委第一书记、四川省委第一书记等职务,为社会主义“四化”积极工作。

中国,日本,毛泽,第18张

谭启龙与邓小平

1982年9月,此时的谭启龙担任中共四川省委第一书记,虽然在高级领导干部中,年纪并不算大,凭他充沛的精力和工作能力,再在省委书记的岗位上干上几年是没有问题的。

但他从党的利益大局出发,毅然向党中央写出报告,主动要求退居二线,得到了党中央的充分肯定和高度评价。

1983年夏,党中央批准他退居二线,担任中共四川省顾问委员会主任。此外,他还先后担任第八、九届候补中央委员和第十至十二届中央委员、十三和十四届中顾委委员。

1985年10月,他又主动卸任,再次表现了一个共产党员时刻服从党的利益,从党的大局出发的高风亮节。

中国,日本,毛泽,第19张

谭启龙追悼会

1986年5月13日,邓小平亲笔为他书写横幅“人间重晚晴。书赠谭启龙同志”。

2003年1月22日,为国家奉献一生的谭启龙因病去世于济南,享年90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