序言

司令员,团场,第1张

图|冯钦哉

1949年,北平和平解放后,毛泽东主席和中共中央一声令下为促使和平解放的国军将领分配合适的工作,这主要包括傅作义、邓宝珊及其冯钦哉等。

但是,应对毛泽东主席和中共中央的科学安排,冯钦哉却婉拒道:“我不能真的对不起介石......”

那样,冯钦哉为什么会说出这样的话,结果又如何呢?

驰骋沙场

1889年,冯钦哉生于山西万泉县(今万荣县)一户贫困农家院,从小时开始冯钦哉便参与田间劳动,养成勤朴歪风。

1906年,冯钦哉考上运城市宏道院校,校园内中,冯钦哉是一名杰出人物,他常与回国留日学生们触碰,披览新小说,讨论时事政治,在跌宕的社会里涡旋中,冯钦哉逐渐接受资产阶级革命民主革命思想。

冯钦哉观念激进派,怀着一腔爱国主义精神,1909年,经朋友详细介绍,冯钦哉加入中国同盟会,1911年10月29日太原市造反时,他就参与学生们队在街上值岗。

1913年夏,冯钦哉参军入伍,同一年冬出任山西省陆军作战暂编师隶属骑兵师第二营军械长,之后,因见阎锡山与黎元洪串通,冯钦哉便摆脱晋军抵达绥远特别区方案讨袁,在随后的几回举兵讨袁中,都暂哭天喊地。

1917年上海市区,冯钦哉以山西省讨袁军代表名义谒拜孙中山先生,孙中山先生获知冯钦哉的作为后,对冯钦哉慰勉备至,对其西边地区的革命健身运动进行了标示,自此的一年里,冯钦哉奔波于深圳、北京市、天津市、济南市部分地区,联系改革。

1918年,陕西省全国各地靖国军统一编写成六路,冯钦哉任第三路第4大队榜样不断长,此外,冯钦哉与曾任第三路第1分队总司令的杨虎城认识,没多久,杨虎城邀约冯钦哉到1大队任第3营连长,此后,冯钦哉便一直在杨虎城部法律效力。

冯钦哉战斗英勇,仍以缺点之兵胜优点之敌,在还击北洋政府8省部队的战争中,他参与了乾县、马嵬等猛烈战争,并大获全胜,因此,杨虎城倚谓之主力军。

1927年春,杨虎城部队改编,冯钦哉因立过许多军功被晋升为国民党第2团场第1师师长。

司令员,团场,第2张

图|杨虎城将军

1929年冬,蒋、冯战争爆发,唐生智在洛阳市往西击退冯军主力军后,忽然以“护党护国军司令员”为名插电,反戈反蒋,沿平汉路往南,攻击武汉市,这令介石十分惶恐不安,他直接亲身前去武汉市组织国防。

此外,介石马上电令杨虎城部侧击唐生智部,但介石下这一道指令时,其实对于杨虎城部并没抱特别大的期待。

杨虎城视死后,立即命冯钦哉部为主力军,并率师东进,那时候大雪纷飞,雪深没过膝盖,冯钦哉见此情况,马上对杨虎城说:“给咱冲锋在前,你们在后面打策应就行了。”

就是这样,冯钦哉率部强行军200华里,运用天黑了袭击唐军司令部所属的驻马店市,没多久便彻底攻占驻马店市,但唐军但也跑了很多人的,冯钦哉乘胜狙击,唐军彻底被解决。

当介石获知是杨虎城部冯钦哉立过的军功后,马上颁令给冯钦哉升职一级,以奖勋劳,没多久,介石还亲身前去驻马店市接见了冯钦哉,当众人面,介石不但奖励了冯钦哉两万块,还夸赞道:“你团队打得好,你也是一员虎将啊!”

司令员,团场,第3张

图|冯钦哉(左一)和介石(左二)

1931年,介石南京举办军事将领大会时,还特地向大伙讲了冯钦哉:

“这便是打驻马店的旅长冯钦哉,老同盟会员,目前是四十二师师长。”

凭着取得成功击败唐军,冯钦哉导致了介石的高度重视,为了能够笼络冯钦哉,介石还曾经委任自已的理事长杨永泰来见冯钦哉,并给出使他出任省主席,豫、皖、鄂任他选择,但是对于介石所提出的诱惑规定,冯钦哉因担心遗失兵权最终选择了婉言拒绝,之后,陈立夫想拉冯钦哉入CC机构,却也遭到冯钦哉的回绝。

照理说冯钦哉在日后抗日战事和解放战争中,都应深受介石的器重,可让人万万没想到的是介石很快就对冯钦哉形成了不满的心态......

抵御日寇

“九一八”事情后,冯钦哉认为抵御日本入侵,因此,他就建立了“永久性对日经济发展交流会”,那时候社会各界参与者就有六七千人。

没多久,孙蔚如领命率师入甘,勘界吴佩孚以“对日国防”幌子合纵联盟的武装叛乱,对于此事,冯钦哉并不以为意,在他看来出省战斗,就应该将抢口往北打日本。

1931年冬,冯钦哉到南京市参加国民政府大会,会议结束后,介石提名要见冯钦哉,同时向他询问进攻平甘的现象。

“打下来都是丢脸!”冯钦哉高声讲到。

针对冯钦哉此话,介石十分疑惑,还不一介石传出疑惑,冯钦哉又十分直爽的说出了别的名将害怕在介石眼前讲的话:“日自己早已攻占了我们东北地区,你没开兵打日自己,反倒打甘肃省的老百姓。”

听到此话,介石的眉梢不自觉的紧蹙起来了,尽管话很吱吱声,但介石也依然没有发病。

1933年,日军侵吞绥远,南攻万里长城,冯钦哉知道后,马上请战北进,抵御日寇。4月,冯钦哉领命率全师赶赴北平市往北地域抗日,并受何应钦指引。

司令员,团场,第4张

图|冯钦哉(左三)

5月初,冯玉祥部与傅作义部联系,与日军接火,7月,冯玉祥领导的群众抗日同盟军获得了察哈尔抗日战争的大胜利。

应对冯玉祥部取得胜利,何应钦十分不满意,他立即调冯钦哉、庞炳勋、萧之楚等军队群众抗日同盟军开展攻击,一时间,抗日同盟军处于日、伪、蒋的南北方夹攻中,迅速,冯玉祥通电全国,号召多方主持公道。

可应对何应钦下达的攻击冯玉祥部指令,冯钦哉回绝了,迅速,他便向何应钦说明了自己的态度:

“冯玉祥司令员是抗日的,我不能打他;我又是它的旧部,也无法打他;他姓冯,我就姓冯,虽然不是本家,他抗日,我也觉得荣耀,可不能打他!”

9月,冯钦哉在介石以“扰外务必安内”的方针处理好热、察抗日战争以后,领命转业撤销。

1935年1月,杨虎城奉令“堵剿”入陕的徐海东红25军,杨虎城视死后,委任冯钦哉代他指引战斗,冯钦哉视死后,立即率部在秦岭山断开中央红军,但中央红军战略战术的冲击下,冯钦哉很快就以失结束,这也是他参军至今前所未有的大失败。

1936年,红军主力东渡黄河,介石借机抓紧对革命根据地开展反动围歼,冯钦哉部出任大道北攻击每日任务,可是在作战刚拉响不久,“双十二事变”就发生了。

12月12日,冯钦哉收到杨虎城急电:“双十二事变,兵谏于蒋,联共抗日,希共商这一举动。”并指令冯钦哉入驻陕西潼关,避免司令员进关。

但是对于杨虎城的指令,冯钦哉却回绝了:“张副司令员(张学良)的指令我不听。你有什么好办法,我们再商议。”

听不进调派,冯钦哉的心态超出杨虎城的预料,他立刻又派兵劝导冯钦哉,应以国家、民族顾全大局。

可无论谁前去劝说,冯钦哉仅有一句:“扣蒋这么大的事,杨负责人怎么不事前通知我,这也是不相信我冯钦哉!事已如此,无法弥补。”

此外,冯钦哉也向国民党政府做出“一未作中国共产党,二不拥戴张学良,三不和司令员战斗”的承诺。接着,冯钦哉与南京市等方面的刘峙等通电全国,抵制张、杨。

没多久,南京市层面任职冯钦哉为讨逆军渭北总司令,其军队沿黄河南岸西进,对西安市层面推行警示,而求拯救介石。

就是这样,张学良、杨虎城二位大将和一共层面在和南京政府意味着商谈时,失去国防里的强有力适用。

“双十二事变”和平谈判后,冯钦哉部摆脱杨虎城部,介石把其部扩军为27陆军,然后让冯钦哉任总指挥长。

司令员,团场,第5张

图|介石

1937年春,冯钦哉去上海拜见介石时,规定把第二十七路军丰富下去,介石很高兴地说:“你也是同盟会的老同事,这一次很负荷率,关联重要,岁寒松柏会有几个人。”

说完后,介石立即批了十几万,奖赏冯钦哉部整体战士。

“七七事变”爆发后,冯钦哉带领打电话卢沟桥抗日名将,力挺抗日,并又一次请战抗日获得准许,在这段时间,冯钦哉部改写为第十四团场,及与友方八路军紧密配合,数次击败日军攻击。

在和八路军并肩战斗的前提下,冯钦哉与八路军总司令朱总司令、彭德怀相处也十分紧密,彼此军队都各有两位意味着长驻另一方驻扎地,相互依存,有时候彼此士兵也会在一起联欢会,冯钦哉还曾经请彭德怀前去开座谈会,向官兵们叙述抗日局势和战略战术,不难看出,彼此关联至深。

冯钦哉与朱总司令、彭德怀共处时间越长,感叹越重,他曾经不止一次地向身旁的属下说:“大家都说我生活简朴,你们看看朱总司令和彭副总司令,她们才是朴素,共产党员不容易啊!”

司令员,团场,第6张

图|朱德元帅和彭德怀元帅

但是,在前线忙碌于遏制日寇的冯钦哉却导致了介石的不屑,缘故也正是因为冯钦哉与一共关联过度紧密。

为了避免冯钦哉有二心,介石就开始明升暗降,1939年冬,介石转任冯钦哉为第一战区副司令首长,此外,他就让冯钦哉把师长之职交给战士敏继任,此后,冯钦哉被剥夺了兵权,也结束他手握重兵驰骋沙场的之路。

促使和平谈判

冯钦哉对晋升而却遗失军权心有不甘,1940年2月,冯钦哉赴重庆市拜见介石,在交谈情况下,冯钦哉向蒋经国明确提出一要求:“我想领兵打到山西省抗日战地。”

听到此话,介石开怀大笑道:“让你5个军,打到山西省。”

话虽如此,但介石对冯钦哉早就没有信任了,冯钦哉并且在准备中盼望着介石拨5个军给他,当她每一次督促时,介石也常常用“研究一下”来推辞他,等待了一年,冯钦哉依然是过河卒子。

1941年,介石任职冯钦哉为察哈尔省现任主席,那时候察哈尔省属敌占区,冯钦哉便只有长驻西安家里“办公室”。

从那以后,冯钦哉在国民政府军事旗盘上基本上被人遗忘,他已经不再是进出生死狙击的骁将了。

解放战争爆发后,因为国名党在战场上大势已去,再加上国统区老百姓热爱祖国民主运动的上涨,促使冯钦哉认清现实,他自知介石政党势必会不成功,因而,他对于介石和国民政府完全失去了自信。

司令员,团场,第7张

图|冯钦哉

1948年底中国人民解放军战略决战已经获胜开展,北平市被中国人民解放军四面包围着时,傅作义与党中央已经畅谈人生和平解放北平事项,此外,介石正率国民党将军南进,因此,好多人寻找冯钦哉,劝追随介石一同南进。

针对众人劝导,冯钦哉自始至终仅有一句:“留下一下吧,总之中国共产党不杀俘虏。”

最后,冯钦哉不但没有追随介石离去,还全力支持北平和平解放,以保障历史名城。

在友谊商谈的关键时刻,傅作义觉得应当找一位地位高、资历老并且与中国共产党密切相关得人做自己的授权代表解决这事。

迅速,有些人便向傅作义分享了邓宝珊,因冯钦哉与邓宝珊私人关系非常好,傅作义立即寻找冯钦哉,使他代自身邀约邓宝珊来北平市,冯钦哉慨然视死前去陕西省,并且于1949年1月把邓宝珊收到北平市。

就是这样,在冯钦哉的促使下,邓宝珊做为傅作义的授权代表与中国共产党进行谈判,并成功达成“和平协议”,可以这样说,北平和平解放,免不了冯钦哉功劳

自北平和平解放后,党中央和毛泽东主席等领导人员充分考虑冯钦哉是将领,要给其分配合适的工作,因此,毛泽东主席曾一度一声令下为冯钦哉安排工作,并派兵向冯钦哉征询建议。

司令员,团场,第8张

图|毛泽东主席

可每次有些人上门服务征询建议时,冯钦哉一直回绝,他并且还暴露出“降将事二主即无人格特质”的旧思想,他说道:“我不能真的对不起介石,即使枪决都不当官,我要学傅青主,再讲政府部门给我发了释放证,群众证,我就是唯心而已,志令人满意足......”

(傅青主:即傅山,清初人,字画都有盛誉,明亡后,家居住土穴,不予出官,乃至以死拒之,借以明志)

应对冯钦哉的发言,大伙都万般无奈,就是这样,冯钦哉闲赋在家,全神贯注地养起了鸡。

直至1956年,在党的教育下,冯钦哉才结束“傅青主”式的生活状态。

1956年,冯钦哉加入民革,按年冬季,他就被任命为北京第一届人大代表,并回应共产党的号召,积极参与政治理论学习,探讨国家新政策,参与社会主义改造,并且以娇弱身躯视查工厂、乡村。

1963年1月22日,冯钦哉病逝于西安市家里,寿终74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