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司令,郑将军,这么多年来,我一直想谢谢你们。当年我一时糊涂,做了错事,多谢你们既往不咎!

1949年5月下旬的一天,新上任的湖北军区司令员兼湖北省委书记李先念将军,在应城县的招待所里请客,客人是一个十分显老的粗壮汉子。这场看似普通的酒局一开始,这个汉子满满的斟了一杯酒,恭恭敬敬的向李先念敬酒。

李先念,郭仁泰,新四军,第1张

李先念将军此时神态自若,拿起酒杯来,说道:“郭先生以前为抗日做出过贡献,即使有罪过,也已经将功折罪了。日后武汉的安宁,还需要咱们共同努力!不过……”他的眼睛突然看向旁边的民政部长郑绍文。郑绍文则接着他的话说道:“郭先生,你家里的6支驳壳枪,是不是应该上缴了?

对面的汉子一听这话,立刻脸色煞白,汗如雨下!过了半晌,他才说到:“李司令,郑将军,我这就把枪交出来。另外,我还有情况要举报……

那么,这个汉子是谁?当初到底做了什么事,会让他今天说出“感谢既往不咎”之类的话?他和李先念将军又是如何认识的呢?最后,他又要举报什么呢?

这个男子,名叫郭仁泰,湖北沔阳人。他本姓杨,也是个苦出身。在很小的时候,他的父母就饿死了,他只能和叔叔一起生活。但是叔叔也不富裕,后来把他卖给湖北应城县一户姓郭的人家当养子,从此他就改姓了郭。成年后,郭家不养闲人,便把郭仁泰送到盐矿当矿工。

李先念,郭仁泰,新四军,第2张

矿工是非常苦的,不仅收入低微,而且工作环境也十分危险。郭仁泰受不了这份苦,后来就加入了名为“汉流”的江湖帮会。他在这个帮会里混了十多年,终于混出了名堂,成了大哥!

1937年,抗日战争爆发。湖北地区的国民政府,也开始取缔各地的帮会。这实际上,就是一个拼关系、拼贿赂的过程,有关系有钱的人,就能在这个过程中坐收渔利。但是郭仁泰别看是帮会老大,但是既没关系也没钱,所以就成了被打击的对象,很快就进了监狱。后来他的情况,被正在搞统战的共产党员陶铸听说。陶铸认为,帮会组织自有其影响,团结过来应该是有利于全民抗日的,于是他就让开明士绅李范一出面,把郭仁泰保释了出来。

郭仁泰出狱后,听说是陶铸救的自己,于是便按照江湖规矩“拜码头”,同时拉起了一支队伍。后来武汉沦陷,当地国军相继溃散,郭仁泰带着手下收集他们丢下的武器,还真弄了不少好东西。此时,郭仁泰的队伍已经有了二百多人,他立刻将队伍带到陶铸面前,表示愿意接受改编。于是陶铸就给了这支队伍一个“应城抗日游击队第三大队”的称号,由郭仁泰任队长。

李先念,郭仁泰,新四军,第3张

在1938到1939的两年间,日军还把战争的重点放在正面战场上。所以郭仁泰和其他游击队一起,在敌后打了不少胜仗,力量不断壮大。但是随着对峙状态的形成,日军将主要的军事打击力度放在了自己的占领区之内。他们开始派出大量的部队进行扫荡,同时对抗日根据地进行了封锁!

敌人的这一套战术,连作风顽强的共产党游击队都难以应付,更何况是郭仁泰一个帮会头目!很快,他的队伍就难以为继了。此时,伪鄂西保安司令杨谦山派人和他接触,想让他接受日军改编,成为伪军!郭仁泰心中没什么民族大义,于是很快就答应了。他当上了鄂西保安副司令,手下的人数发展到了上千人,而且武器装备也有了极大地提升,不仅有了24挺机枪,还有1门迫击炮!

不过,郭仁泰还是有些江湖义气的。他感念新四军的旧情,很少去袭扰新四军游击队。此时,陶铸再次出马,去见了郭仁泰,晓以民族大义。郭仁泰对民族大义搞不明白,但是却对眼前的救命恩人感恩戴德。一番考虑后,他决定带着队伍弃暗投明,加入新四军!

李先念,郭仁泰,新四军,第4张

1940年1月,新四军鄂豫游击支队被改编为纵队,下辖四个团。而郭仁泰的部队,则被改编为第6团,郭仁泰继续担任团长。这支队伍虽然名义上已经成了新四军,但是部队内部仍然是旧的帮会结构。长官和士兵,还是“大哥”“兄弟”地叫着,而且作风懒散,战斗力低下。陶铸为了改变这种习气,曾经派谢威、杨子仿到第6团担任政治工作,可惜收效不大。所以他和纵队长李先念商议,派政治部主任郑绍文去第6团工作。

郑绍文是一位政治工作经验丰富的老革命了,但是听说要去第6团工作也有些怵头。而李先念也不放心,毕竟郭仁泰有过一次投敌经历,让郑绍文去保不齐会有危险。所以在临走时,他嘱咐郑绍文,不要把家属也带过去,免得出事。同时,他还考虑让郑绍文带一个警卫班过去。

而郑绍文则显得很轻松,他说道:“真要是出事,一个班也不顶用。想要镇住这些江湖人,至少要带一个连。但是要是带的人多了,那就不是改编,而是打架了。我只带警卫员、勤务员和饲养员各一个就足够。

李先念,郭仁泰,新四军,第5张

李先念很佩服郑绍文的胆识,握着他的手说道:“郑主任,可一次可就委屈你了。到了那里,你要多加小心。我给你六个月的时间,不安排任何战斗任务,专门改造这支队伍。”郑绍文点点头,然后又提出了一个问题:“万一他们叛变,我该怎么办?”李先念想了想,说到:“我觉得全团叛变的可能性不大,但是小规模的叛变、逃亡可能无法避免!没关系,咱们的原则是来去自由。如果六个月后,你能留住800人,那就算改造成功!

有了这个原则,郑绍文的心里便有了底。一天后,他就真的带着三个战士走马上任了。他的职务,是第6团的政委。而早就在那里的谢威和杨子仿两人,则分别担任了参谋长和政治处主任。这一下,三个政治能力过硬的干部,开始联起手来,改编这支“江湖队伍”。

郑绍文上任后,很快就和郭仁泰商量,将部队带到八字门附近的水漾泉整训。郭仁泰不懂军事,只觉得队伍既然成了新四军,接受一下整训也是好的,于是便同意了。殊不知,这一招是郑绍文的一步妙棋。在水漾泉附近的丁家冲,是新四军的老部队第5团。如果郭仁泰想要带着队伍重新投敌,就必须要经过丁家冲。有第5团在这里坐镇,就堵住了第6团和日伪军接触的路线。所以到了水漾泉,郭仁泰就是想要妄动也不可能了!

李先念,郭仁泰,新四军,第6张

这之后,郑绍文就开始强调军纪。他首先从部队里的称呼入手,规定以后大家都要同志相称,不能再叫“大哥”“兄弟”了。之后,就是狠抓训练和思想教育。渐渐地,第6团摆脱了帮会武装的习气,有了一些正规军的样子。

郑绍文的整顿,让第6团的底层战士非常欢迎,却让郭仁泰和几个高级亲信很不适应。他们以前都是在帮会里有身份的,如今却都成了“同志”,而且吃喝训练还得和普通战士一样,他们觉得这简直是扇了自己的脸!郭仁泰个人还好,他对陶铸的救命之恩始终感念,所以还没做出什么事来。但是其他的几个人,渐渐地就全都待不住了。他们纷纷上交假条,说是想要探家。殊不知,郑绍文等的就是这一点。他对所有的假条一律批准,二这些请假的人在离开队伍后,也都不再回来。在这些人假期超期之后,郑绍文顺理成章的提拔了一些表现较好的基层战士顶上来!所以不久之后,第6团就形成了一支真正以党组织为核心的指挥团队!

李先念,郭仁泰,新四军,第7张

同时,郑绍文对那些比较跋扈的嚣张分子,也从来不做过重的处罚,通常都是“记过”处理。他的原则是:受得了纪律的就留下,受不了的随时可以走。走了之后,只要不去当汉奸,不做伤害队伍的事儿,那就还是新四军的朋友,以后随时能回来。如果不想走,那就留下了好好干!结果他这种比较宽松的政治环境,软化了不少死硬的帮会分子,大家对郑绍文越来越服气!

当然,也不是没有发生过悲剧。有一次,有人当了逃兵。如果是他一个人逃走,原本走就走了。可是偏偏这个人有些影响力,带着十几个人一起逃跑!这就有些触及底线了,所以郑绍文派出人手,把他们抓了回来,都关进了临时监狱。而这个人在监狱里还不老实,天天叫嚣着要带着人搞暴动,一起冲出去,并且还嚣张地表示“有本事你就枪毙我!”郑绍文看他的影响实在太坏,为了严肃军纪,便枪毙了这个人。至于其他的逃兵,则是在教育之后,被送回了原部队!

时间很快就到1940年8月!当郑绍文把面貌一新的第6团带回纵队部的时候,李先念深感欣慰,高兴地说到:“我就知道老郑有办法!”而时任纵队政委的任志斌,也在纵队内部会议上表扬了郑绍文,说道:“第6团的成功改造,是与郑绍文的名字分不开的。”由于改造队伍有功,郑绍文很快调任鄂豫边区保安司令,去负责根据地周边的治安和统战工作去了。

李先念,郭仁泰,新四军,第8张

然而,李先念等领导还是有些过于乐观了。实际上,在郑绍文改造第6团的时候,和郭仁泰的矛盾也在不断累积。郭仁泰眼看着亲信一个个离去,觉得这是新四军在抢夺军权,心里早就憋了一肚子火儿。之所以还没走,是因为被第5团看住,他走不了。如今郑绍文既然调任了,第6团也调防了,那他就可以行动了。

于是在一个月黑风高之夜,郭仁泰带着几个亲信,还有一些仍然受他控制的部队,悄悄地逃走了。临走时,他还按照江湖规矩,给新四军的几位首长留了一封告别信,里边净是些“江湖路远,后会有期”之类的话。不过,由于第6团改造成功,大部分的战士选择留下了,继续抗日。

第二天,消息传到了纵队部。郑绍文很吃惊,而李先念则有一种“早知道会如此”的轻松。手下有人提议组成锄奸队,干掉郭仁泰,结果被李先念否决。当警卫员将郭仁泰的信拿给李先念的时候,他摆了一下手,说道:“不必看了。我觉得,这个郭仁泰日后还会要求回来的。

李先念,郭仁泰,新四军,第9张

果不其然,就在一年后,郭仁泰就又派人给李先念送信,想要回归新四军。原来,伪军的内部也是相互倾轧。郭仁泰虽然人回去了,但是队伍没回去,所以没有实力。那么日本人和其他的伪军,自然不会再看得上他。很快,郭仁泰就享受到了“束之高阁”的待遇。郁闷之下,他就又想到了新四军的好,于是便又想回来了。

但是,革命队伍不是菜市场,岂能容一个人说来就来说走就走!得到消息后,李先念找来郑绍文,问他对郭仁泰什么意见。郑绍文表示,这个郭仁泰反复无常,毫无气节,这次要回归,估计是在日伪军那里没混好。这样的人,坚决不能再让他回到新四军的队伍里!李先念点点头,表示同意郑绍文的观点。他认为,可以给郭仁泰一些钱,让他在日伪军那里当一个内线,提供一些情报。但是想要回到新四军中,那坚决不行!

最终,事情就这样决定了。新四军派出的代表告诉郭仁泰,说希望让他充当卧底,并可以提供活动经费。至于回归新四军的事儿,看日后的表现再说。郭仁泰知道自己的历史不干净,所以也就不敢再提什么要求了,而是安心的当起了卧底。在后来的抗战过程中,他确实提供了一些情报,也算是有一些贡献。但是总体来说,他的存在意义并不大。后来在抗战胜利之后,郭仁泰渐渐的又回到了江湖之中。

李先念,郭仁泰,新四军,第10张

1949年武汉解放后,李先念将军担任了湖北军区司令员,而郑绍文也从江汉军区调到武汉搞支前工作。二人在工作中,途经应城县,便又想起郭仁泰这批人。后来两位将军在应城县书记樊作楷的陪同下,请还在这里的郭仁泰吃饭。郭仁泰没想到,如今解放军得了天下,当初自己的两位上级还能来看自己。他受宠若惊,在饭桌上频频敬酒,表现得非常谦卑。

然而这个郭仁泰,其实在背地里还在干一些不好的勾当。他和以前的帮会分子还有联系,在他的家里,也还藏有枪支。他之所以这么干,除了想给自己留下一点家当之外,还有可能是想着日后蒋军能打回来,自己还能用手里的军火立点功劳,递个投名状!

郭仁泰的这点儿小心思,其实李先念早已洞悉。今天自己过来,就是要敲打一下这个帮会老大!当郑绍文提起6支驳壳枪的时候,郭仁泰明白,自己的那些小动作瞒不住了。于是,他决定也不再管什么江湖义气了,表示自己要举报!这就是本文开始的那一幕!

李先念,郭仁泰,新四军,第11张

原来,郭仁泰有一个亲信,名叫李春山。这个李春山,当初曾经当过第6团第一大队的大队长。在郑绍文改造第6团的时候,曾设立了一个留守处,专门供那些受不了纪律的老江湖们“喘气”用。而这个留守处的处长,也正是这个李春山。后来日本人垮台了,李春山也跟着郭仁泰重回江湖。解放前后,李春山觉得共产党肯定饶不过自己,于是便带着一部分人去山里躲藏,成了土匪。他曾经多次写信给郭仁泰,劝他一起“落草”。但郭仁泰还算聪明,知道当土匪没前途,所以一直没去。后来李春山越来越猖狂,竟然想要搞一次暴动!郭仁泰知道消息后,被吓得心惊胆战。而今天,自己的老底又被郑绍文揭穿,于是他决定不再管什么“义气”,直接举报了李春山!

有了精准的情报,解放军立刻行动起来,没几天就把李春山一伙剿灭。对郭仁泰来讲,这也算是一次将功补过。后来,有人重提6支驳壳枪的事儿,请示李先念是否抓捕郭仁泰。李先念说道:“这家伙鼠首两端,就是个投机分子。他私藏枪支,肯定是准备以后蒋军反攻时用的。不过,考虑到抗战期间,他帮助过新四军,而且最近还举报李春山,也算是有功劳的。我看就不必逮捕他了,免得人家说我们无情无义。

李先念,郭仁泰,新四军,第12张

在以后的日子里,郭仁泰的境况十分凄凉。他几十年混迹江湖,早就不会种地了!想要进工厂做工,他也是既没力气也没技术,根本无法养活自己。后来,他通过渠道请求李先念将军的帮助。李先念指示民政部门,按月为郭仁泰发放养老金,让他能够生存。养老金一直发放到1973年,郭仁泰去世为止。有人评价李先念将军对郭仁泰的照顾,那简直就是仁至义尽!

中国成立后,我党我军对那些曾经的历史罪人,是非常宽容的。我们总是尽可能的找理由去善待他们,而不是有仇报仇,赶尽杀绝。有人说这是胜利者的宽容,确实可以这样理解。我们对待他们的政策,是改造而不是肉体消灭。如果能通过改造,让他们认识到自己的错误,从此不再为祸人间,那岂不是更好。我们要消灭的,是他们心中的恶,而不是一一条人命!只有明白了这一点,我们才能明白,那些先辈的宽容到底是为了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