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头条中国史#韩非子在《说难》中感叹:“夫龙谓之虫也,柔(收服后)可狎(玩游戏,玩乐)而骑也;然其喉底下逆麟(倒长出的鱼鳞)径尺,若人有婴(撄,打动)议者则必行凶。人主也有逆麟,说者能无婴人主之逆麟,则几矣(那就够了)。”

人主之逆麟不可逾越,但总有人为了表现自己而走捋虎须,在汉末三国,一些狂放不羁者常常向奸雄们发起挑战,三国曹操、刘皇叔、曹操这三巨头也已经有了出糗的一刻。

被别人冷言冷语或当众硬怼,一般人都承受不住,何况是拥有鹰枭之气得三巨头,她们出糗以后表现的,仔细想起来也是也能让人胆战心惊:三国曹操口蜜腹剑,矮一辈又年青二十岁的曹操并没有曹操刘备那般稳重——他直接拔出来了小刀,刘皇叔解决出糗场面的方法,也能让我们想到“谦谦君子报仇十年不晚,奸险小人复仇一天到晚。”

我们今天要说的这七位三国名流,看上去就像没事儿找抽型。在曹军势力,换句话说壮汉朝中中的三个杰出代表,都和一句话相关:“大儿子孔文举,小孩杨德祖。余子碌碌,莫足数也。”

三国,第1张

说这一句狂话是指祢衡祢正平,孔文举便是源于“世修降表”家族孔融,杨德祖就是这个破译三国曹操“可有可无登陆密码”的杨修。

这三个人都曾经令三国曹操公然出糗,三国曹操那时候也没有发病,表现的极为宽容大度,但是心里却恨得牙根痒痒,最终的结局,阅读者诸位自然都懂:孔融被族诛,杨修被枭首(击杀之后将头颅挂在高处游街),祢衡又被三国曹操借刀杀掉了。

杨修如何令三国曹操当众出丑,我们上中学的时候都会教过《杨修之死》那一篇课文(如今不知道有没有被删掉),这里也不再赘述了:在大庭广众之下耍嘴皮子,看起来比“诗文三曹”还博闻强识,这令壮心不已的三国曹操情以何堪?

杨修之死让三国曹操面色娇羞,孔融和祢衡则可以把三国曹操气炸肺。

祢衡击鼓骂曹,在史书和寅义里都有,他更让三国曹操尴尬的,并不是抵毁曹营历史名将,反而是当众脱衣——那是一种极其的侮蔑,汉高祖当初箕踞而坐露出不应该露的物品(当时有的裤子仅有两根裤脚),差点被姑爷张敖的下属灭掉。

被揭了兵败老底,又看到了辣眼的画面(赤体三十而立,全身尽露,作客皆掩脸),三国曹操这一糗各种大小了,可是“思贤若渴”的三国曹操却只能假装开心自我解嘲:“本欲辱衡,衡反辱孤。”

三国,第2张

这里需要交叉一句:古时候,为臣者称孤道寡并不是越矩,不仅三国曹操、刘皇叔、曹操要这样自称为,关云长和三国诸葛亮也可以的,只要是有官爵,就能自称为孤身一人(春秋初期仅有王、公、侯能够,之后伯、子、男也这样自称为了)。

曹操是个阎王爷性子,闲聊之时杀人如麻,却不知为什么总会有人去捅它的逆麟。

孔融在北海、青州市被袁谭打的无从存身(如果被袁术揍了还说得过去,连袁谭也打但是,这便太丢人了),是三国曹操把她招来朝中,使他当上将作大匠(二千石,皇家建筑公司总裁,掌修作太庙、路寝、宫室、公墓木土之效,并树桐梓这类列于道侧)、少府(中二千石,掌上服御诸物,衣服裤子宝货珍膳之属)、太中大夫(卫青曾任此职)。

在朝堂前福享厚禄的孔融并躁动不安,常常把三国曹操耍得质疑自己没有学问:“操子丕私纳袁熙妻甄氏。融乃与操书,称‘武王伐,以妲已赐周公旦’。操不悟,后问出何经典。对曰:‘以今度之,主观臆断耳。’”

三国曹操被孔融烤鸭大窝脖,憋得脸都青了,当时也是害怕发病,可是君子报仇,三个月也算不上晚,最终世修降表家族引领者,被三国曹操以不孝顺的名号杀掉了。孔融被害时,他的孩子竟然神色自若地一边下象棋一边等死,也不知这种家教老师是对是错——父死子没哭,来看不孝顺真是它的家风家训,孔融那一段“至理名言”,也值三千六百个大嘴:“父之于子,当有什么亲?论其原意,实则爱欲发耳。子对于母,亦复奚为?例如寄物缶中,出则离矣。”

三国,第3张

三国曹操从来就不自诩为谦谦君子,他眦睚必报,因此让三国曹操公然出糗基本上就等同于寻短见,不如跟曹操玩心机、说狠话——曹操还是有点公子哥儿性子,尽管2次气急败坏拔刀,但是却一个人也没杀,相比口蜜腹剑的刘皇叔好服侍得多。

曹操2次拔刀,一次是对张昭张子布,一次是对虞翻虞仲翔。

虞翻可不像《三国演义》所说的那样是一个白面书生,被三国诸葛亮舌战群儒时训得无言以对,史书里的虞翻抽打于禁(被曹操拦住),叱骂降将糜芳,像一个平头哥蜜獾一样逮谁怼谁,一般人真就打不赢他:跟陆逊征伐山越时,虞翻表现的是“灵活运用矛,能徒步,日可二百里,自征伐至今,吏卒无及翻者。"

虞翻不仅敢对降将糜芳于禁动粗,对曹操也毫不迟疑,喝了一点酒也是谁也不惯着:“翻性疏直,数有酒失。权与张昭述论仙人,翻指昭曰:‘彼皆死尸,而语仙人,世岂有神仙邪!’”

虞翻的酒类,还常常偷奸耍滑。有一次曹操犒赏三军臣子并亲身站起来敬酒,到虞翻这,虞翻躺在地上表现的已经大醉得不行了。曹操刚跑过去,虞翻就没事人一样坐起抓耳挠腮扮鬼脸,急得曹操当时就拔出来刀来要砍他。

三国,第4张

曹操年迈以前还很听劝,大司农刘基怀着曹操的手臂一劝,他便把枪放下。

曹操跟虞翻动刀子是被气急眼了,张昭也不让曹操好受,几回在大庭广众之下跟曹操叫嚣,把曹操怼得“漠然,有惭色”,最过度的一次,张昭都把曹操比成纣王

数次出糗无法忍受的曹操总算不愿再忍,拔出来刀来要和张昭玩儿命,张昭也瞪着眼睛痛哭。老头一哭,曹操也控制不住自己,扔下小刀,跟张昭在朝堂前哭成一团。

曹操2次出糗拔刀,并没有击杀一人,却也展开了报仇——虞翻被流放到交州如同“罪放”,张昭都没成为蜀国宰相,曹操还拿赤壁大战前张昭主和这件事情开玩笑的:“我当年如果听完张老头得话,可能己经讨饭了!”

三国,第5张

三国曹操强盛时期的三位名流,敢让三国曹操公然出糗,当然会被三国曹操直接和间接整死,惹恼曹操的这俩名流最终的结局只能说是不好也不坏:曹操想杀他们没杀成,但最后也是也没捞着是多少益处,这便是惹恼奸雄、全民公主的结局。

三国曹操口蜜腹剑,曹操一怒拔刀,一向以忠厚著称的刘皇叔,碰到讽刺、冷嘲热讽时,也表现出宽容大度,不过最后如何报复,那就只有他心照不宣了。

史书里的刘皇叔并不是“壮汉王爷”,它的辈份比刘协低些,在那个年代也无法获得每一个人的重视,例如建安十六年的益州从业张裕,就曾经当众取笑刘皇叔为“露涿君”。

古时候,男人胡子少和没胡子,都是一件很丢人的事情:“先主哈哈大笑。先主不必,故裕云及之先主不必……先主常衔其恃才傲物。”

刘皇叔一向“少语言表达,处变不惊”,它的哈哈大笑,绝对不是开心,而很可能是恼怒到了极点。

张裕之后被刘皇叔找茬儿杀掉了,三国诸葛亮说情也不好使,为了能杀张裕,刘皇叔还说了后人广为人知的一句话:“芳兰生门,迫不得已锄。”

三国,第6张

在蜀国集团公司,诸葛亮是从不跟刘皇叔对着干的,而和三国诸葛亮并且为军师中郎将的庞统庞士元,好像就并没有刘皇叔那样慎重,她在帮助刘皇叔奋发进取西川时,就曾经让刘皇叔公然出糗。

三国刘备采取了庞统从上到下三计的施计,击杀了刘璋的大将杨怀、高沛以后,“也向成都市,所过辄克”,在涪城大好宴会,庞统那时候一定是喝高了:"伐人王国而认为欢,非智者之兵也。"

刘皇叔当时已经半醉,被庞统戳穿了忠义的面具,仅存的两根胡须也吹了下去:"武王伐,前歌后舞,非智者邪?卿言不合理,宜速起出!"

这也难怪刘皇叔发火:本来取川方案便是你制订的,如今又来装什么善人?帮我圆滑地走了!

阅读者诸位一定要注意,在“重归于好”以前,刘皇叔又像被张裕讽刺时那样“哈哈大笑”了。

刘皇叔哈哈大笑情况下,就派庞统打雒城,结论出了事故:“进围雒县,统率众攻城略地,为流矢所中,卒,时岁三十六。先主惋惜,言则流鼻涕。”

三国,第7张

刘皇叔提到庞统就哭,自然就是十分后悔莫及:庞统并不像徐庶那般有勇有谋,也不像三国诸葛亮那般擅于仰天长啸,我派他来身先士卒,难道不是倒打一耙?

大家不好说刘皇叔派军师中郎将庞统攻城略地是笑里藏刀,可是捉弄全民公主得人基本上也没好结果,这却是不争的事实。我们文中汇总的那七个三国名流,都曾经让全民公主公然出糗,这七个人被三国曹操弄死了三个,曹操想杀2个却一个都没杀成,对于刘皇叔祛除了好几个,它的反应当如何看待,那得有劳阅读者诸位发布想法了。

在半壶老酒来看,这七位三国名流有点儿“古时候带路党”的香味,估且不说他的揶揄是否有大道理,至少“圣贤非所与熙(嬉)也”这话,他们还是并没有深刻理解:防患于未然言多必失,多言贾祸,少说为宜,这都真不是所有人都能能做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