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58年11月,湘军第一悍将李续宾、曾国藩弟弟曾国华,在三河镇被太平军围攻,杀身成仁,湘军精锐一共丧失8000余人。

战报传来,在家丁忧的胡林翼当场呕血晕倒,曾国藩号啕大哭,茶饭不思,更不要说夫妻生活了,就连大清咸丰皇帝也是痛哭流涕。

为何湘江战死8000人就搞得像世界末日一样,要知道前期大清和太平军作战,动则就被太平军上万规模的歼灭都未引起任何涟漪?

这是因为三河镇战死的8000人是湘军精锐中的精锐,这支湘军前期和太平军交战的战损比是1比7,这一战几乎是把湘军连根拔起,让湘军不得不推倒重建。

这支精锐之师也是悍将李续宾疯狂的底气,明知将要陷入10万太平军的包围,李续宾在有机会退守的情况下,不仅没选择撤退,还主动出击,确实杀得太平军人仰马翻。

只可惜,1858年11月15日清晨,一场突如其来的大雾席卷了安徽中部,扰乱战局。立冬前后的皖北地区,早上起雾,本来颇为常见,可是这场大雾一米距离都是咫尺莫辨,雌雄难分。

这种情况下,陷入野战的湘军和太平军都无法组织有效阵型和集团冲锋,双方打成乱战和消耗战,湘军人少的劣势迅速体现,最终太平军用近30000人的伤亡活活耗死了这8000湘军。

皇帝,清朝,毛泽,第1张

此战造成的后果是安徽境内太平军如入无人之地,全线反攻,大清在安徽的防线全线告急。

如此危急关头,大清和湘军最终渡过难关,转危为安,全靠当时尚在丁忧的胡林翼火线复出,力挽狂澜。胡林翼与曾国藩、左宗棠、彭玉麟被史学家并称为“中兴四名臣”。

三人中胡林翼名气相对世人而言要小一些,但这主要是胡林翼这人过于低调。蒋介石特别欣赏胡林翼的军事才能,把胡林翼的治军用兵之道编成《曾胡兵法》,作为黄埔军校学生的必读教材。

毛泽东同样也十分钦佩胡林翼的文韬武略和做人为官之道,特意把自己的字也改为“润之”致敬,因为胡林翼就号“润之”。

胡林翼能得到国共两党最高领袖的赞誉,可见此人确实是大将之才,国之栋梁。

那么面对如此糟糕的战局,胡林翼是如何盘活战局,让湘军蹦跶起来的呢?这要从胡林翼的生平说起。

年轻时的胡林翼是妥妥的问题青年,但不知是骨骼奇佳还是运气爆棚,年纪轻轻就被两江总督加太子少保的陶澍看中,将自己五岁的女儿许配给他,要知道那个时候的胡林翼也就才8岁。

这让人难以相信陶澍不精通玄学,不是靠掐指一算,发现胡林翼命理不凡的。

年轻的胡林翼属于标准的“官二代”,有父亲当官养家,他虽然熟读四书五经,但绝对的“浪子”,每每吃喝玩乐,独上青楼。

19岁时胡林翼按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在桃花江陶氏别墅与陶澍之女琇姿结婚。

新婚之夜,胡林翼还抽空跑出去开单身party,和一群所谓的风流才子在青楼喝得烂醉如泥,被找到时正左搂右抱地搂着花姑娘。

皇帝,清朝,毛泽,第2张

胡林翼的洞房花烛夜是被人抬进去,往床上一丢渡过的,他吐得稀里哗啦,翻江倒海,新娘气得搬去书房。

这事儿引来丈母娘与新娘的极大愤慨,还好老丈人陶澍也曾经是性情中人,对两母女说:“人不风流枉少年,等到他将来忙事业时,想玩都没时间了。”

俗话说成家立业,胡林翼是成家前耍疯耍够,19岁成家后,就开始立业,先在益阳赈灾中出谋划策,力助陶澍稳定灾情和民心,让丈母娘和妻子眼前一亮。

随后又在道光十六年中进士,被选为庶吉士进京任职,也就是在这里他遇到了后来一生的拍档曾国藩。

当时胡林翼和曾国藩完全是两路人,胡林翼家庭富裕,曾国藩家境贫寒,加上性格木讷,曾国藩在胡林翼眼中就是个不解风花雪月,也没有生活情趣的“土豹子”,甚至认为曾国藩又断袖之弊,根本不屑于来往。

一战成名,湘军第一

不过冯唐易老,李广难封。胡林翼即便中了进士由于地方上无空缺,只能高高挂起,无法一展才华,还好清朝的官场允许捐官。

有钱不是万能的,这句话其实是毒鸡汤,因为99%的事情都可以靠钱解决,贫贱夫妻才会百事哀。

胡林翼自视甚高,不愿意用这种不光彩的方式,但他家有钱,岳父家更有钱,干脆没有事前通知,直接砸钱帮他捐官。

胡林翼得了好处,但觉得脸上无光,很是自责,憋了一肚子怒火,于是没有选择去富裕之地做官,跑去了偏僻的贵州,一方面是打土匪,出恶气;二是到穷地方当官好出成绩。

胡林翼在贵州练勇剿匪,采用明代戚继光之法,这种方式和后来曾国藩练湘军如出一辙,都是招募农民朴实壮健者,这种人听话又悍勇,将领则启用儒生,有文化的,脑袋好使。最终练得1000精兵。

皇帝,清朝,毛泽,第3张

剿匪难剿,那是因为民匪合一,这些人平时在家务农,战时上山为匪,甚至有官兵参加,因为参加了自家就不会被打劫,因此涉及面广又难以分辨,属于最早的人民战争了。

不过这些对胡林翼来说是小意思,剿匪前他故意大张旗鼓,闹得人尽皆知,泄露进攻时间,待到晚上,亲自带人清查军营和居民中的失踪人员,很显然这些人不是去通风报信就是去支援土匪了。

记下名单,等到这些人去了不见风声又溜回家时,全部请到衙门里一对一谈话,坦白从宽,抗拒从严。

这招一下就断了土匪的喉舌和援军,反而还获得了土匪的准确情报,比如人数和老窝的具体位置,这个时候胡林翼再带着军队出发,摸黑奇袭,掏后门,搞突袭,专用下三路的掏裆、撩阴脚,绝对不强攻,用最小的代价让土匪挨最毒的打。

贵州土匪多,一个一个地打,不知道要猴年马月,灭了几个最大的土匪窝,杀鸡儆猴后,胡林翼颁布公告,主动投诚的,非十恶不赦既往不咎,这简直就是“逼娼为良”,贵州境内,土匪是争当良民,很快路不拾遗,夜不闭户。

1854年,被太平天国搞得焦头烂额的咸丰皇帝听闻胡林翼在贵州的传奇经历后,认为此人可堪大用,急调胡林翼带兵去湖北剿匪。

咸丰帝可能没搞清楚胡林翼手里只有1000黔军,就限期让他北上剿匪。胡林翼七上八下,憋屈的心里多次顶你老母,太平军几十万的大军,再兵贵精不贵多,但就我这1000人怎么打啊。

皇帝,清朝,毛泽,第4张

这个时候,曾国藩伸出援手,毅然将自己最得力的干将罗泽南和湘军精兵5000人调配给胡林翼,由他指挥湖北境内的作战。

兵多将广胡林翼任督二脉一下就通了,然而理想是美好的,现实是骨感的,胡林翼上任不久太平军就给了他狠狠一个下马威。1855年初,太平军火烧连营,大破湘军八里江水师老营和九江官牌夹水营,湘军领袖曾国藩坐船被焚,被逼得跳江,险些丧命。

太平军乘势拿下汉口,攻陷武昌城,这两处重镇失陷让清廷湖北失守,湖南岌岌可危。这种情况下,清军上下都要求尽快光复武昌,对于胡林翼的按兵不动提出非议,胡林翼力排众议,说:“不是不打,但要慢慢来。”

胡林翼分析利弊,清朝是分省布防,督抚各自镇守疆土,各自拥兵,因此军队协同作战能力非常差,而太平军又非常擅长运动战,大范围内机动作战。

湘军步兵为主,太平军打一个城池,湘军光复一个,只会被牵着鼻子走,所以胡林翼总结出:“今天下之大局,不以得城为喜,而以破援贼为功。”即不在乎一城一池的得失,随便你太平军怎么机动,我只对着太平天国主要的几个城市打,胡林翼定下太平军占领的武昌城为第一个定点清除目标,这就是后来红军围点打援的案例由来。

皇帝,清朝,毛泽,第5张

胡林翼针对太平军的主要城市都位于长江沿岸,又没有专业化水师和缺乏攻坚战的重型武器的弊端,大力组建水师,控制长江水面,封锁了武昌城中太平军的粮道,阻断太平军援军。

接着胡林翼引入多兵种,以洋枪洋炮为主的多隆阿兵团,以冲击力著称的索伦骑兵充当突击力量,多兵种协调作战,搞不对称作战,不和太平天国死拼步兵。

这番调整立竿见影,湘军接连二次击败率军前来支援武昌的翼王石达开,最终经过长达一年多的不懈围困,据守武昌、汉阳的太平军粮尽援绝,不得不开城突围。围城清军分路截杀,一路掩杀过去,拔尽太平军所有据点,湖北全省太平军皆被肃清。

胡林翼因此一战在湖北战场一战成名,倍受咸丰皇帝青睐,晋升为湖北巡抚,成为了湘军集团第一位功成名就之人。

以柔克刚,笼络全局

胡林翼担任湖北巡抚后,湘军也大规模组建完成,成为大清最有战斗力的一支军队,清廷不得不防,于是指派了满人官文为湖广总督,官文能力非常平庸,对行军作战基本一窍不通,对军政大事也没有主见,说白了就是来监军的。

不过官文办事的能力没有,但造人的能力却不赖,弄得枝叶茂盛,家大业大,朝廷的俸禄根本不够,这家伙也是胆肥,没钱了就挪用胡林翼好不容易筹集回来的粮饷,私下还受贿卖官。

这可把胡林翼气吹了,几次想上书弹劾官文,思前想后,最后作罢。因为官文这人贪,但是不管事,最多偶尔装模作样巡查一番。

胡林翼担心将官文挤走后,朝廷派一个“二调子”的官员来,无能还乱管事,那就弄巧成拙了。

于是胡林翼对官文是钞票使劲地花,对他贪污一事睁只眼闭只眼,还恢复了曾经废除的盐务陋规,变相地每年送给官文三千两的盐税;

马屁使劲地拍,胡林翼与太平军交战每有斩获,请功报告上绝对把官文的名字写在第一位;

私生活上也是伸出援手,帮官文的“三奶”正名。官文有个读了几年书且沦落过风尘的小妾,属于没那种命又得了那种病的人,生日时想庆祝一番。

皇帝,清朝,毛泽,第6张

按照古代规定,小妾属于贱人,吃饭都只能站着吃,不是减肥,而是不够资格上桌,白天操作家务,晚上陪床,地位只比婢女好一点点,哪有资格过生。

官文实在是喜欢这个小妾,属于标准的“耙耳朵”,被逼急了,无奈之下就对同事们撒谎说是老婆过生,所以要庆祝一番。

结果到了当天官文老婆不在,小妾还坐了主席,在古代这还了得,这是乱规矩的。满堂宾客,落座的起身要离席,因为这不仅不合礼节,还拉低各自的身份,还没落座的拂袖要走。

官文无地自容,小妾更是羞愧得一哭二闹三上吊,这时,胡林翼来了,听闻各位抱怨后,面不改色心不跳,照例送上贺礼,帮官文招呼大家落座:“不管官文大人家谁过生,都是喜庆的事,何况大伙难得聚一回,今天务必吃好喝好。”

胡林翼此言一出一下就化解了满场尴尬,Party圆满成功,为了给足官文面子,随后胡林翼的母亲又把官文这个小妾收为义女,抬高其身份,让众人也不会面子上过不去。

这一切让官文对胡林翼感激涕零,从此以后是言听计从,已经忘了咸丰皇帝派他来的初衷,当起了甩手掌柜,胡林翼也有了时间和空间大展拳脚。

1858年11月在胡林翼亲人去世回家丁忧之际,三河镇战役爆发,湘军家底毁于一旦。胡林翼听闻消息后痛彻心扉:“四年纠合之精锐,覆于一旦。”

面对危机,胡林翼不得不立刻复出,调整战术,不给太平军正面野战的机会,对太平军城池只围不攻,扎硬寨,打呆仗,比耐力,伺机围点打援,休养生息,凭借大清国力优势,耗死太平军。

如何恢复湘军的野战能力,必须尽快培养出一支新的战军,接班李续宾的8000亡魂,胡林翼大力培养鲍超的“霆军”和多隆阿队伍,对于这只军队胡林翼一改之前招募农民,专招流氓、地痞、流寇,这些人不如村民踏实,生性狡诈,但好勇斗狠,凶性十足,易于速成,约束得当非常适合野战。

同时,胡林翼利用一切机会让这两支队伍以战代练,从小打小闹开始,慢慢加码,一年后的太湖、宿松之战中,鲍超、多隆阿的部队已能正面硬抗太平军陈玉成和李秀成部队,预告湘军的野战能力全面恢复,自此安徽局势全面稳定,湘军与太平军攻守之势再度转换。

皇帝,清朝,毛泽,第7张

胡林翼培养出鲍超和多隆阿两大王牌军的同时,放心不下这支素质低下,全靠纪律约束的部队,于是找到曾国荃按以前的方式慢慢训练村民成兵,组成铁三角,围点打援。

铁三角分工,因为对村民的训练远比地痞流氓要长才能形成战斗力,所以是曾国荃围城,鲍超和多隆阿打援。曾国荃是曾国藩的九弟,人称九帅,特别擅长打这种围城之战,每每对决时背靠险要地势修建营垒和壕沟,务求又深又高,营垒前后都要修建,让太平军出不来进不去。

依托这种坚固的营垒,湘军先立于不败之地,用一万人围城,留二万人或三万人在外游动作战,围点打援。

太湖潜山之战,胡林翼就用这种战法,围住太湖县城,迫使陈玉成率援军前来解围,再以鲍超和多隆阿攻击陈玉成,曾国荃则躲在堡垒中围城,让天平军无法里应外合,耗死了城内的太平军。

接下来的安庆战役,胡林翼以不变应万变,让太平军在明知对方战法的情况下,无奈只能干瞪眼。其实面对鲍超和多隆阿的野战军,陈玉成和李秀成并非没有胜算,但太平天国地盘越来越少,兵源受限,加上陈玉成、李秀成两人暗中较劲,担心对方实力超过自己,为了保持实力,不敢全力以赴。

这边,由于湘军越战越强,成为打太平军的主力,整个清朝的资源、物资全部向湘军倾斜,左宗棠的淮军在后面送钱送粮和送兵,这让鲍超、多隆阿输得起,打了败仗大不了纠集队伍再来一次,此消彼长,太平天国精锐越打越少,越打越穷。

皇帝,清朝,毛泽,第8张

战争打到后期,胡林翼专找太平军的主力精锐部队——陈玉成部队打,用李云龙的话说:“老子打的就是精锐。”

英雄气短

1861年8月30日,安庆之战胜利在望,胡林翼意气风发视察前线,然而乘船途径武汉长江段时,恰逢江面狂风大浪,湘军水师的小木船被风浪打翻了好几艘,士兵多人落水。

胡林翼派人组织营救之际,恰好看见在长江中航行的英国海军蒸汽船逆江而上,不仅毫不受风浪影响,而且速度奇快,胡林翼被惊住了,击败太平天国的欣喜之情荡然无存,他意识到大清能挡住造反的刁民、流民、贼民,但挡不住拥有先进科技的西方列强。

“亡大清者不在太平军,而在洋人。”胡林翼愤慨道,他原本忧劳成疾,愤懑中气血攻心,连吐了好几口血,不久溘然长逝,清廷追赠总督,谥文忠。

一个月后湘军攻克安庆,太平天国的丧钟进入倒计时,胡林翼享年49岁,没能看到湘军完胜,攻克天京,但他确为大清续命了至少10年。

胡林翼死后,他生前组织的铁三角曾国荃、鲍超和多隆阿因为战功分配不均,迅速土崩瓦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