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条创作争霸赛#

倘若崇祯帝南进操控南明,整军经武,有逆风翻盘的好机会吗?

假如1644年或较早以前,崇祯帝跑进南京去得话,导致南明命令统一的情况,后会怎样发展呢?

以江或淮分界?与明军成南北方对立面?或是清朝会灭掉天顺一路打出来?

或是南明切掉北方烂小疙瘩后,致力于南方地区,整军经武,最终北伐成功?

中国,皇帝,清朝,第1张

假如是崇祯帝先跑到了南京市,他想要先可以对明朝官僚体系有正确认知与细心,要不然以崇祯皇帝最终数年的换别人速率来看,本来好好地运转的政府部门都能被搞倒下去,更何况是明朝末年危急存亡之时?

此外,无论要守江准或是反击,都需要有兵,想要买兵必须粮饷。尽管身南方大幅降低了运送损耗,但明朝财政局之破旧,税务稽查之少严重度并不能因而而降低。

而南端明各政党记录和个人对明朝财政局的理解看来,崇祯帝就算能由于正统性强而容易获得粮饷,恐怕也是头年或者前一两年还是多少凑得出去一部分粮饷,然后就给供奉精兵不知所以,即使有水平适用一二,还会消耗官军这一部分上。

拥有粮草养将兵,还需要可以让将兵能战、敢战、想要听从朝中命令往战!

但是自打贵族、武人阵营在很多年前被文武官系统软件彻底抑制,军事上也完全就是以文御武以后,总督的社会地位就基本小于文武官,平阶总督向文武官跪拜已经为在所难免;而明朝末年战争却不得不用总督领兵,于是便变成一个非常有趣也挺悲哀的情况:

总督手上有兵,文武官便会是多少重视一点,甚至还会怕他们从贼,因此总督率军洗掠朝中控制区域、听不进命令,基本上都没事,即便是以贡士真实身份督师,都不敢拿着你如何,称得上崇祯皇帝最后希望的孙督师要是没崇祯皇帝指使,连贺人龙很有可能都不敢杀。

但换个角度来看,总督不论是本身软弱无能也罢,是明知道遥遥无期但为忠实而血战也罢,只需手里兵打过拼完后,完胜还行,不敌便是总督的错,谁叫你没兵呢。因此明军诸将一个比一个不愿打不愿打,再加上明廷看军队战斗力光看总数, 少论别的,因此滥抓民壮“丰富”军伍,朝中又常常缺饷让明军习惯抢掠地区,变成举明军幌子的匪盗更为军队不能打,也没有办法打。

这也就是为什么在许多名将在明军阶段主要表现偏差,投清后或自身谋反后都变牛逼的缘故,特别是当明军,越发负荷率死越快,但其他时候则非用心负荷率不能。

中国,皇帝,清朝,第2张

而国防是政治的拓宽,在明朝末年所谓政冶便是中间朝中,这也有基本问题。

第一个关键是:即便你凑成粮草也更改作法,让部队听令了,要打谁?打明军或是打贼军?

实际上不是只有清朝末年“宁与友邦保险不和奴仆” 的,南明朝中若不是终于有一个隆武清晰明确不连贼何以抗虏,初期观念但是“联虏平寇”,而即使想要与贼军协作,或说招抚向其常用,实质上实际上也是将他们当做有急事招之,没事去之,始终挡在了第一线的放弃用快穿炮灰,对于招抚的粮饷呢?很抱歉我们应该练自已的明军。

即使有关战略方向问题有解,明朝末年朝争也是十分重要的基本问题。

万厉晚年时期党争盛行,至天启逐渐迈向不死不休的态势,起先东林害得非东林变成阉党,随后阉党把东林全清理朝中但是没有动到基层,然后崇祯皇帝初魏忠贤垮台东林又再次当权,随后东林党内讧。

更糟糕的是,东林党抗争他人的方法是:“不看你的贡献,根本不管你们有没有贡献 ,只论你是一个道德沦丧的奸贼,于是你做什么都是错的。”

这类斗人在人格特质下手,列入奸贼也不妥协的作法,让朝内随处为抵制而反对。更糟糕的是要真是斗的目标全是奸贼也就罢了,事实上则是彼此不符合就控告对方是个奸贼,因此各派掣肘没法协作。

北京紫禁城失守以后这类内斗的局势有改进吗?

没有一点!

中国,皇帝,清朝,第3张

由于东林出生便是东南方士子,与此对抗的阉党前身为楚、齐、浙党,其实和北方地区没啥关系(也是由于北方地区文人能考上举人进到朝中不多)。

实际上东林与阉党互斗,党组织因派系、不符合互斗, 围绕南明,直到明末清初。就算这也能改正来,贪污腐败难题也无法轻忽,朝中税一到基层就敢收上十或者更多,朝中应收款的那一部分,高官就敢让最终交付是三或者更少,自身早已够缺福财的明代,其应用高效率上还如此消沉,就更火上浇油。

明代实际上不差钱,缺的是怎么让钱注入朝内,并且能有效正常的投入的方式!

然而这重要的一个因素是革职之后免地方税租役,与接踵而来投充状况。尽管高官免赋与投充并不是到明代才会,但明商税太低又在表面上海禁,让朝中欠缺农牧业与人头税之外的平稳福财,就要这越来越是基本问题。

最终顺便一提是指地区士绅。

看史籍纪录,就会发现很有趣的现象,地区上自身抗贼抗清的现象比比皆是,还动则数十万十数万,就算这数据都夸大其词十倍之上,但击 退顺、西、明军倒非虚报,可是这些终归没办法拯救明代。

简单的2个主要原因是:1.地区剧情太重;2.并没有统一指挥。

中国,皇帝,清朝,第4张

所谓地区剧情并不是指乡土观念抵触外省人从而不协战,不过这还是有的, 但危害比较小。

地区剧情就是指士绅宁可在最后一刻散尽家财起兵结寨对抗,也不愿意在事尚有可为之时捐赠粮草、人助朝中一臂之力,虽然这原因并不是不能理解,但这样的心态终究造成了明廷步履维艰,而地区抵御被一一分析的结局。

对于并没有统一指挥我觉得就不用多说了,总而言之各山上好一点互不侵犯,但多半会争夺地界甚至于相互之间攻杀司空见惯,实际上明军各处这类场景都不少见。

结果:明代若想不亡,乃至要想反击得话,所需要的是以发展战略、高官、税务、国防甚至于地区上观念做为的互相担心的影响多重逆境中,作出巨大转型,至少能抵去免去以上的几种难题,这般方可能救。

国家大事溃烂到此,不是一个皇上就可拯救得了的。

中国,皇帝,清朝,第5张

说难听点,崇祯皇帝全有中国,又经了十多年勤奋,获得的结局是自杀于煤山时身旁只有一宦官随身携带,诸臣陆续降顺,之后又多降清,以身殉国者几希;为此来看,南进南京市也许可以延命,但却没有重要出现意外或惊世转变得话,或是无法拯救困局。

最终推荐一下《大明帝国的最后十八年》这一栏目,崇祯皇帝与其说后边的南明历史时间,都是在其中还有精彩纷呈而与众不同的描写,坚信针对明朝末年历史时间感兴趣的阅读者能够感受到这其中的乐趣所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