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青风

新密市白砦光武陈氏宗祠,大殿正上方悬挂着康熙和雍正两位前清皇帝御笔钦题的“庆馀两朝”“五尚皇亲”匾额。一座家庙,一个曾经侍奉过大明王朝的大臣家庙能得到大清皇上的垂青和恩宠,不但体现出大清开国皇帝们的聪明与英慧,而且彰显出光武陈氏对于明清两朝的贡献之大,同时也彰显出光武陈氏的辉煌与荣耀。那么,光武陈氏有着怎样显赫家史,又有着怎样的辉煌和荣耀呢?今天就让我们一同走近光武陈氏这个被人们神化了的有着众多传奇色彩的古村落,了解关于光武陈氏的辉煌以及令人遗憾的现实。

光武陈与八大院

光武陈史称王家砦,在古密县与郑县(今郑州市)之间,今新密市白砦乡(镇)境内,郑密公路东侧约两公里,去往新密市的一条公路东边。村庄坐落在一处高岗岭地之上,前面有山后面有水(水指黄河,山指嵩山)是一个风景如画的村子。汉朝一位陈氏皇亲看中了这里的山山水水便请求皇上赐封于他。于是,这位叫陈峻的皇亲在王家砦这片风水宝地上繁荣昌盛了一陈子。陈姓主宰着这一方山山水水,王家砦逐渐被光武陈所取代。光武陈的取代还有另一层含义,因光武是汉武帝刘邦的年号,用光武帝年号来替代村名,自然是顺皇帝旨意,光大汉朝之义。不过,光武陈取代王砦只持续了一段时间,随着陈峻一脉因更朝换代或其它因素逐渐销声匿迹,光武陈又恢复了王家砦之名。直到后来,大明朝皇帝朱元障第十七子周王的仪宾(女婿)陈仪由摩旗山东迁王家砦(光武陈)后,光武陈就在新一茬陈姓的耕耘下,又恢复了光武陈的名谓。这不难想象,天下陈姓是一家,又都是舜帝的后裔,回归光武陈一名也是非常自然而然的顺理成章。光武陈从此固定下来,直到现在。当然,自从新一茬陈姓(陈仪)来到,与前一位大汉皇亲来讲,新一茬陈姓,大明的皇亲远比大汉陈姓皇亲历害得多,因为前茬陈姓虽受封于此,却并未留下让后人可考的东西,同样也没留下让后人所追忆的美好印象,而新一茬陈姓给后人留下了诸多可考可证而且又充满诸多可寻的辉煌与神秘。其中要以代表着新一茬陈姓辉煌的当数著名的陈姓庄园——八大院。

五世祖陈仪(光武陈氏家谱上如此排序)从摩旗山东迁至光武陈(王家砦可不再提及)后,勤耕读,俭持家,善理财,加之备受皇亲恩宠,繁荣富强的速度极快,没几年便成了富甲一方的豪门旺族。陈仪所生八子一女个个聪明好学,兼承了祖上的良好传统,在仕途之上都有所发展。其中最有建树的也是职位最高的当数八子帮宾,武举人出身封甘州千户缺,九子帮采,庠生,官至省祭官,其余几个子女也都分居各府州县任知县、训导等,可谓一门八进士,在当地红极一时,被人们所敬慕和传扬。子女们个个风光无限,前程似锦,陈姓家族,自然要少不了一翻大兴土木扩宅建院,来光宗耀祖。这很符合中国人的自然风俗,贵为皇亲更是表现得淋漓尽致。要不然,诸如皇承相府、乔家大院、康百万庄园、马家大院等怎么会流传数百年而今又成了人们访古追捧的读点呢?只可惜,不亚于以上几处典型古代庄园的陈姓八大院没能很好的保存下来。可惜,可叹!那么,陈姓八大院是何等的宏伟与豪华呢?上面讲了,光武陈氏要成为光宗耀祖的楷模,要弘扬大明皇朝的皇恩自然不会草草地去完成这富有历史意义的大手笔。

光武陈氏在原光武陈的旧址北边,选择了一块地势更平坦,水土更加优越的地方,按照五行八卦九宫所坐落的方位(吉向)设计规划出了八大院的主体基建方位,以及与之配套的家庙花园、观影台,娱乐场所等完善得像现代版古代的生活园区。建筑形式和模式大致相同,即各自成院又院院相通,整体上都由大门、过庭、花庭和堂楼四部分组成。门楼高三丈,堂楼高三层,门楼过庭、花庭、堂庭由一条中轴线式的花砖甬道相连。门楼上雕花精细,各种飞禽走兽,花鸟鱼虫,诗词书画,样样皆有,真可谓是一个艺术天堂之大成,建成之后的八大院成为名噪一方的名门旺族。

八大院建成后,每院之中根据主人们的兴趣和爱好,广植鲜花草木,四季繁锦犹如一个别具匠心的花园苗圃,让主人们生活在其中赏心悦目而又心旷神怡。更令人叫绝的是,八大院的堂楼名为三层用为两层,因底层部均为实心夯土而填,配以九级台阶上下出入,这种独特的建筑方式是出于何种目的,让人费琢磨又猜不透。不过,不论怎么讲,八大院的建成不仅出现了一个大明后期中原地区一个古代版的豪华庄园,而且也充分彰显出了光武陈氏的综合实力已达到了一个十分可观的地步。为庆祝八大院的竣工落成,光武陈氏曾在落成后的一段时间内大宴宾朋,张灯结彩,行庙会,唱大戏,热闹非凡,现在每适四季重要节日,光武陈仍有各种文娱活动来热闹的传统习俗。

时过境迁,昔日光武陈八大院的光辉风彩而今已物是人非。昔日的八大院宏伟建筑如今只留下一些残垣断壁,唯一一所院子堂楼虽安在,荒草又凄凄,文物人员想设法进去,也因楼房年久无人居住,门锁已锈不能打开而就此作罢。随处散布的带有各种雕刻的砖雕石刻比比皆是,有些记载的文字多则六七百年,少则也三百多年,无不描述着当时八大院的风光史诗。这些都是反映当时社会的很珍贵的文字资料,长年在荒草凄凄中受风剥雨蚀,实在可惜!

望景楼与神树

望景楼是与八大院的配套工程,也可称得是附属工程,是用来休闲观光所建造的一个公共式景观建筑。为了彰显光武陈氏的荣华富贵,光武陈氏当时在设计规划八大院的同时也设计规划建筑一些与之配套的附属建筑,望景楼即是其一。

虽说是附属建筑、它也属于八大院整体的一个组成部分,在建筑构思上同样十分讲究。据说当时参考了中国历史上的众多名楼如黄鹤楼、岳阳楼等。因此,光武陈氏的望景楼,虽整体建筑规划上不及那些名楼宏伟,在当时也是名噪一方,成为当地令人神往的观光楼台。

望景楼建成在八大院的西北方向的角处,在整个八大院系建筑群中占居着八卦中的乾位,与之相比邻的西有仙景湖,望景楼可谓登高望整个光武陈及八大院一览无余,远处山峦叠翠,近处亭台楼榭,湖光山色尽收眼底。闲暇之时上楼有休闲览胜之妙,思考大事上楼有顿开茅塞、心旷神怡之功。望景楼高五层八丈,方九围,合八面来风,十全十美之意,可谓高耸入云,海阔四方,做到了精妙绝纶而又实用得体。有此一景观楼建成又给光武陈姓八大院平添了不少神韵。

有吃、有住、有玩,八大院建筑群算是完成了光武陈氏的历史飞跃,而要维系光武陈氏八大院数百口人的衣食住行和生存生活正常运作,必需的物质必备很多;而一种必需的用来洗洗涮的生活必备品需求量也很大。在当时工业水平相对低下的情况下,人们所赖以利用的天然植物皂角就成了一种必不可少的东西。特别讲究生活质量的皇亲贵族们更少不了。恰恰在这种背景下,一棵自然生,又不详其年岁的大皂角树也真正成了光武陈姓八大院之中的一个神物,并被其族人称作神树。只所以称神,一是其历史比较久远,人们对其不甚了解,二是其枝叶繁茂,积年累月给族人们提供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生活必需品,三是尽管人们天天从其身上取所用之果,对其“伤害”自然不能排除,而其却不为所闻任其“伤害”,仍能保持健壮生长。 据说,当时光武陈氏只所以两次在此建庄扩宅也是看到了这一得天独厚的天然资源。陈氏祖先们在建庄园时反复查看过地脉及山水走势,而且对这棵千年古树的形如伞盖枝繁叶茂的皂角树确有很大关联。风水好,资源好,的确是可供人们生活宜居的好地方。如今,当年曾为光武陈氏服务过的有功神树。如今虽又过了数百年,仍然枝繁叶茂郁郁葱葱。难怪当地陈氏后人仍对其赞许有加,称其为神树,见证着光武陈氏兴衰的历史活化石。

观音堂与仙景湖

观音堂与仙景湖是一处地上建筑和一处水上乐园,与望景楼皂角树一样是光武陈氏“八大院”整体建筑群中的组成部分,与其它配套工程一样,有着一样的重要。

皂角树被光武陈氏看作神树是对其提供物质帮助的一种自然感激的体现,是一种物质追求下的必然产物,称得上物质寄托吧。而观音堂则是一种心灵和精神的寄托。因此,在当时受传统封建思想的束缚,一个家庭的兴衰必需要符合当时封建社会的整体思想-即一切都是上天所恩赐的,又是满足人们希望想象中的吉神,贪穷贵赋都分神恩化分不开。特别是旺族人家,更追求世代荣华,子孙们仕途通顺。恰恰观音菩萨在观音庙旧址上重修一个更加宏伟气魄的新观音庙也是顺天意合民心,光武陈氏的兴旺与发达与观音菩萨保佑分不开呀!因此建在“八大院”西南方位的观音堂(又称观音二堂),在整个“八大院”建筑群中占居了五行八卦中离位。离在八卦中为火,火指红火,欣欣向上之意,因此,观音庙所处位置也是富有深刻含意,代表着光武陈氏世世代代在神灵菩萨保佑之下家丁兴旺,世业发达,官运亨通。因此,建成后的观音庙不仅一年四季香火旺盛,同时也给“八大院”增添了更多神秘和观光览胜之处。

观音庙高三丈分顶阁、经厅和神堂三层,面西向,迎门有九九及台阶直通近对面的仙景湖。如今,重建(近几年)的观音庙较小,当年的模样及壮观景象已不复存在,只能从幸存下来的两块距今六百多年的明碑和两块三百多年的清碑所刻碑文记载中觅到当时重修的观音二堂庙的隆重和宏伟了。原庙建筑据说是和“八大院”及望景楼一样毁于“文革”期间,真是可惜,若不然,一处建筑宏伟的古代庄园不也是一处供世人观景览胜追忆历史和考证历史文化之所在吗?紧临观音庙的西北方向如今是一大片开阔的凹地,当地人叫鱼池沟。

据光武陈氏后人讲这便是当年与“八大院”配套工程之一的仙景湖。这是一处自然形成的湿地,当年湿地内水草丰盛,鱼虾多多,自然生态十分完好。光武陈氏祖上看中光武陈这块地也因给这片湿地有关。因此,在发达后兴建“八大院”的同时自然不会忘了花重金来对这一自然水域进行开拓和重新打造,既是一种保护自然的行为,也是一种更加让其发挥应有价值的一种体现。因此,经改造后的这片湿地,不仅面积扩大了许多,由原来的几十公顷变成了上百公顷,而且水更加清秀,鱼更加丰盛,水面上还多出了大面积的荷花和青青荷叶。每逢风轻月园之夜,湖面上常常传来阵阵丝竹的仙乐之声,使得方圆附近的人们竟向前来戏水、游娱,一饱这天设地造的人仙美景。仙景湖的美誉自然形成。仙景湖自然也就成了远近闻名的重要观景胜地。“八大院”也因有了仙景湖的映衬更加显得韵味十足,成了当时名噪一方的皇亲庄园。

陈氏宗庙与翰林墓

如果说“八大院”及附属建筑彰显出光武陈氏家族的辉煌与发达的话,陈氏宗庙的落成当是对陈氏兴旺发达的一种肯定。也是为光武陈氏后人追求更加繁荣所建立的一种文化传承所在。

陈氏宗庙始建于清康熙十二年旺春三月,适值光武陈氏第十一代杰出代表陈日章走红在朝之时。此事由众族人发起,由陈日章父亲、前大明朝山西潞安州长子县知县的陈琦为主持修建家庙。因为陈琦及祖上曾历任前明官吏,生怕大清皇帝有忌,逐由时任大清明史馆掌牧,翰林院待诏,加三级的大学士陈日章奏禀皇上,没想到皇上对爱臣陈日章及其家族人的善举十分感动,不但对此事宠幸有加而且还承诺落成之时一定送匾相赠以示庆祝。

得到当朝皇帝钦许后,光武陈氏的宗庙在经过紧张有序的一年零六个月的施工,于第二年即康熙十二年中秋时节竣工。康熙得知这一消息后,立即挥笔为其题下“庆馀两朝”四大个字,并命人用上等木材刻好快速送到新落成的光武陈氏宗庙悬挂于大殿正中上方。至今,该匾额历经三百多年仍金光闪闪地昭示着陈氏的后人不要忘本,要在追思祖上丰功佳绩的同时,更要勤勉.为人类的发展作出应有的贡献。陈氏宗庙,建筑规模算不上宏大,甚至可以说比起“八大院”等其它建筑略显小气,但他的作用以及文物价值十分了得。

陈氏宗庙为迎合当时皇上康熙之意特建成了大门朝神殿向南的建筑风格,大门朝北以示师生便于对话,(陈日章为康熙皇上授业恩师)神殿向南遵照民俗。因此,光武陈氏宗庙便成了南北双向开门的独一无二的建筑格局。整体建筑分祖楼(神殿)、亮厅、卷棚三部分,两边置谱房,另设有小屏风等。建筑屋顶上设滚龙脊,吞脊兽,门上安抓天兽等都是由能工巧匠精心雕刻而成。其工艺精美无与伦比。

如今,陈氏宗庙内不仅供俸着陈祖神位而且保存着有极高文物价值的各种碑刻上百块,另有记载着光武陈氏的各种文献史料以及陈氏数百年的族谱等,堪称是陈氏博物馆。其历史文物价值不可估量。也因此,陈氏宗庙即便不是祭祖的日子,也一样有专人来负责清扫和维护工作,他们对于保存陈氏宗族历史的这种精神十分可敬。他们为保护陈氏的历史文化立下了不小贡献。

光武陈氏宗庙算是光武陈氏家族保存最完好的古建筑,与其它众多被毁或被自然破坏的建筑景观来说,其算是最幸运的,虽三百多年历经清、民国、到如今能完好如初、真是难能可贵。然而,与之有联系的,在光武陈氏历史上有着重要地位的,也是对中国历史有着重大贡献的,曾任康熙授业恩师、被赐封为明史馆掌牧、翰林院待诏、大学士加三级的陈日章之墓如今不仅被人为破坏并毁掉且尸骨、官椁等都不知去向真是太令人匪夷所思了。

陈日章之墓在当地俗称翰林墓,是陈日章与其妻曹氏(大清御史之女)合葬墓,随着此墓被毁,墓中所陪葬的大批珍贵文物也全部被盗,据说其中一件是传说中乾隆皇帝特给陈铸的金头(关于陈日章与乾隆之间的传说甚多,本文不再叙述。)其价值多大可想而知。另外随着墓毁文物被盗,很多有关乾隆身世的传说更加平添了诸多难以破解之谜。真是悲哉!衰哉!

陈日章简介

陈日章,河南密县(今新密市)白寨光武陈人,清康熙癸卯(公元1663年)科举人,曾任河南鹿邑县教谕,因博学多才,政绩卓著,受封翰林院待诏,大学士加三级,篡修明史馆牧撑官,兼为康熙帝玄烨和乾隆帝老师,并辅佐康熙斩鳌拜,平三藩立下汗马功劳。晚年病故(康熙二十九年)由乾隆皇帝亲自命人为其花200两白银买地60余亩为其厚葬,并立碑一块,植松柏两颗,修神道置石马养等,且拨专款派专人守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