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90年5月,“新桂系”军伐领导者李宗仁的正室老婆李秀文,迈入她100岁生日。

他的儿子李幼邻离乡背井,远道而来从国外回归,返回这一早已久别50年有余的小乡镇为母亲祝寿。

但是,宴席上来的却不仅李幼邻与各界亲戚朋友,广西省的诸位领导层及其各种报刊社的记者都前去赴约。

当场被各式各样寿幛、各色各样花束装点,每一张脸都弥漫着热情与愉悦。宴席非常热闹,大家争得向宴席的主人公李秀文带去庆贺,李秀文自己也满脸笑意。但他的儿子李幼邻在高兴之余,脸部却也带着淡淡的愁绪。

接受记者报道里,李幼邻将心里的烦闷述说与大伙:“我的妈妈早已100岁了,但是却因为父亲娶妾,她因此守了70年活寡啊!”

言罢,李幼邻再苦自做,年事已高他一时间泪如泉涌。

就算爸爸李宗仁早已逝世二十余年,但每每想起在桂林市小乡镇里那个寂寞的妈妈,李幼邻便无法控制自己。

中国,日本,第1张

早些年婚姻生活

谈起李宗仁,大家免不了都会想到“新桂系”军伐领导者、民国时期代总统这些个称号。这人一生戎马倥偬,在近现代国防、社会史上面占据了举足轻重的地位,被称作国民政府的二号人物

李宗仁的国防、政治生涯历年来为人正直所赞叹不已,但是他感情生活许多人却了解很少,特别是它的正室妻子——李秀文。

李宗仁一生共纳娶三位妻子,在其中郭德洁、胡友松二女知名度还行,但这二女全是李宗仁以后纳的妾,她妻子却是一名字叫做李秀文的姑娘。

1891年,李秀文生在广西桂林临桂县两江镇。

她生于一户农家院,爸妈观念封闭式,尊崇封建迷信,也为李秀文以后的不幸婚姻制造悬念。

李秀文外貌摆正,人还聪明,又知些礼数,因此她在村里的异性朋友倒也比较多。但李秀文的爸妈向来封建迷信,李秀文幼年曾经有算命师傅给李秀文看了,说他“八字绝佳,将来必然福寿双全”。

也正因而,李秀文的爸妈挑女婿的视角也很高了很多,不肯随便将闺女嫁人,颇有些食言而肥的意思。

中国,日本,第2张

但这样的事情最后只一直持续到李秀文19岁。在那个时候的社会里,特别是普通出生的姑娘,完婚通常是极早的。一般的女孩子十六七岁就要嫁人了,倘若等到年龄再大些,便容易让人感觉此女“多有瑕疵”,令人争议的前提下,日后更难嫁出。

也正因而,李秀文的爸妈也逐渐着急下去,但是他们依然存在“八字需与女儿相配”的执念。只不过是村内、隔壁村的年轻小伙无一是和李秀文“八字相合”的,直至李宗仁的诞生。

李宗仁家与李秀文家间隔但是两三里路,也是同一年出世,且正好“八字相合”,最后俩家都认可了这方面婚事。

但明显,这也是一桩包办,尽管这种包办那个时代十分多见就行了。

二人在1911年结婚,而在这以前,二人甚至都末见过另一方一面。在看到男朋友前,李秀文只知他和自身一个村,但生什么模样,为人又怎么一概不知。她心里又忐忑不安又焦虑不安,却也有一些好奇心。

直至看见未来的老公是一个样子俊郎、气度不凡且颇具风范的男生,李秀文悬着的心才肯学会放下。

中国,日本,第3张

李宗仁不但对李秀文礼爱备至,又教她认字念书,那个时代女人大多数都是不可以读书的,李秀文亦是如此。甚至是李秀文名字的都是李宗仁之后给起,她本名“李四妹”,仅因上面有3个亲姐姐,家中排行老四。

那时候李宗仁每到假日都需要回家了亲身教李秀文认字,不辞劳苦,李秀文不明白的,他就一遍遍地的教,还跟李秀文说了很多词语创作背景。

这时的李宗仁早已加入同盟会。以后李宗仁又考入了广西省陆军作战速学学,并且在1913年参了军。

李宗仁一路凭着军功持续升职,1919年他前去广州市新会县驻守,并在本地出任代理县长。

而在这段时间,李秀文一直陪伴在李宗仁上下。她整日侍候老人、劳碌家务事,无疑是好妻子。在这一年,李秀文还产下了一名男宝宝。李宗仁想了一下了,感觉自己字“德邻”,那就叫孩子“幼邻”好啦。

在这一阶段,二人的夫妻性生活倒也算是和谐幸福。但是随着李宗仁的日渐忙碌,他和李秀文的感情也日渐疏远了。

中国,日本,第4张

纳娶新妾

尽管李秀文和李宗仁的夫妻关系看上去很好,并且勤劳能干的他早已获得了婆家的认同。可她与李宗仁的婚姻本质上就是包办代替的,李宗仁对他是有一定情感,但是该小妾还是得小妾。

1923年,在李济深等国民党将军的推荐下,李宗仁加入国民政府。同一年冬季,在桂林市驻守期内,李宗仁认识了年轻貌美的郭德洁。

郭德洁生于一个泥瓦匠家中,家世倒也说得过去。但是她的祖辈又都封建社会传统,感觉郭德洁作为女人就应当破瓜之年,也别认是什么字学几本书,成长为时找个好人家嫁了就是。

但是郭德洁却不肯,她非常有自己的思想,那时候广西省也刚时兴起女人念书潮流的,她就伴随着时尚潮流前去广西桂林市女子学校念书来到。

这时候,郭德洁便与驻守在周围的李宗仁相识了。

中国,日本,第5张

虽说二人年纪相距很大(李宗仁生在1891年,郭德洁则生在1906年),但郭德洁看李宗仁仪表堂堂,加上她又非常少在意别人观点,二人只是在饭店吃完几顿饭,便确认了情侣关系。

有别于完全是传统式女性的形象李秀文,郭德洁不但年轻漂亮,且挺有认为,还有大志向,根本就是一个新时代的女性品牌形象。

因而,李宗仁针对郭德洁十分钟爱。有了新欢,李宗仁对李秀文自然就冷淡下去。

但是毕竟李秀文名义上或是李宗仁的正室老婆,李宗仁倒也对李秀文保有充足的重视。

在带郭德洁回家了以前,李宗仁归还李秀文带去一封书信表明这事,且向李秀文表述自身交际颇有,需要人关照,郭德洁能够为他分忧解难,回家后还能同李秀文作个伴。

深得“三纲五常”的李秀文本来就温文仁善,再加上自己现在带孩子却的确不方便陪在身边老公交际,因此她对老公的决策表示支持。但是若说他心里不涩,但也根本不可能。

中国,日本,第6张

想起老公另有新欢,以前那一段教她念书识字的美好时光也一去不返,李秀文不禁悲从中来,而她70年活寡也马上开始。

1924,李宗仁和郭德洁结婚了。

担忧李秀文遭受冷淡,家婆便提议李秀文带着儿子李幼邻去军内找李宗仁。以后李宗仁将李秀文安排在了左宅子,逐渐开演“二女共侍一夫”的戏码。

因为李秀文并不是撒泼耍赖的人,且郭德洁也有心躲着李秀文,这段期间二女相处的倒也算是和谐。

但二女孩子和谐仅仅表面功夫,仅就一个叫法,郭德洁都不足为据。为了能区别二人,军内的士兵常叫法李秀文为“李夫人”,称郭德洁为“郭夫人”。这令自命清高的郭德洁感觉自己一直在被别人“含义”自身偏屋身份,因此,她没少向李宗仁状告。

中国,日本,第7张

但是对于李秀文而言,就算自己拥有正室妻子身份,也给李宗仁生了个儿子。但三人在一起时,她却总是像一个笑面人。她心里烦闷,但意识保守她,却从未抱怨过,也从未向郭德洁使出过自己作为正室夫人的威势。

但是李秀文纵然再温淑贤淑,也总有的爆发情况下,她曾在公婆的葬礼上与郭德洁大吵架一次,但是那已是后话。

目前,李宗仁事务繁忙,而李幼邻也到了该入学的年龄。他便把李秀文与李幼邻二人带去中国香港,分配李幼邻在本地念书。

李幼邻自诞生至今,只能在兵营中与爸爸共度过一段算是愉快的时光。早些年他一直和母亲日常生活在乡村,整日见不着爸爸的身影,目前他千辛万苦和父亲欢聚,但又被安排到中国香港。

1930年,第二次“蒋桂战争”暴发,桂系军阀再一次惨败。李宗仁帐内一片愁云惨雾,他身心俱疲,乏力再走神去管李秀文母子俩二人,便把他们又送到广州市。

中国,日本,第8张

孤单十年

李秀文在郭德洁出现的时候一直备受冷淡,但是孩子李幼邻自始至终守候在她身边。李秀文将李幼邻视作自身的生命所有实际意义,但无奈李幼邻也终究会和她各自,使她度过极其寂寞的十年。

1937年,李幼邻在广州市实现了初中课业后,抗日战事还在同一年暴发。李宗仁担忧日本人在广州的空袭会牵连到李幼邻,便逼迫着李幼邻国外留学。

李幼邻不愿离开妈妈,战争日渐紧急,再加上李宗仁的迫使,同一年十月李幼邻只能赶往国外檀香山。

但没了孩子陪伴的李秀文,只有含泪返回广西省家乡。期内她经历战争与孤单之苦,甚至一度产生了自杀的念头。期盼再一次看到孩子的信仰,让李秀文得到坚持到底。

李幼邻这一走便是10年,而在此期间,李秀文与郭德洁在婆婆灵棚里的争吵不得不说。

中国,日本,第9张

1942年,李宗仁的妈妈去世。葬礼上李秀文泪如雨下,李宗仁长年在外争霸,身旁还有郭德洁随同,而她只好在广西操持家务、照料公公婆婆。

她与婆婆的爱情本来就浓厚,家婆一走,她当然痛苦的不能自持。再想起自己守了三十多年的活寡,她就唏嘘不已,哭得昏天黑地。

李宗仁带上郭德洁珊珊来迟,亲戚们陆续让李宗仁劝说李秀文,李宗仁也照做了,郭德洁立即被晾在一旁。但这些亲朋好友对他本就没什么好感度,仅仅不温不火地叫她声“婶子”。

郭德洁心里当然不满意,却也不太好马上发病。

等到拜祭时,依照李秀文正妻子地位,一定要和丈夫李宗仁下跪在前座的。但郭德洁不愿,她始终是有意无意地与李秀文争夺部位,甚至有时还假装不经意地拽一下李秀文头发。

本就给郭德洁不满的李秀文,应对郭德洁的一再叫嚣也终于爆发,回过头警示郭德洁要规定一些。但郭德洁自命清高,并不买账,反倒讽刺起李秀文。

中国,日本,第10张

李秀文一肚子气,便出入口骂了郭德洁,郭德洁听完怒由心起,遂与李秀文互骂下去。灵棚瞬间动乱,李宗仁觉得出现异常丢人,却也拉起偏架来,他只是让郭德洁转到另一排跪着,并不是与其妇女多作斤斤计较。

看到这般,李秀文也心灰意冷,不会再对老公抱有期望。

1947年,久别中华民族10年的李幼邻总算从美国回归,可他却并不准备长留到中国,因为美国那里还有他的工作。

但他却没法学会放下妈妈,每年都要抽出来几个月的归国探望。

而李宗仁呢?在建国后,他就找理由飞到中国香港,以后又带着郭德洁外逃到国外,彻底将李秀文这一结发妻抛到脑后。

中国,日本,第11张

奔走归国

作为国民政府将领的李宗仁逃往国外后,李秀文身份也变得十分比较敏感,她迫不得已辗转多地,又过冒了颠沛分散的日子。

最终在1958年,李幼邻总算将李秀文接往国外共住。

1966年,郭德洁因乳癌过世。这时的李秀文早已75岁,可她依然存在一丝期冀,认为郭德洁去世之后老公会接纳自己,可现实又给了她沉重打击。

倍感寂寞的李宗仁,最后又和照顾他饮食起居的护理人员胡友松相爱了。这时候李宗仁早已75岁,但胡友松年仅26岁,二人的出生年基本上间隔半世纪,但他们还是结婚了。

值得一提的是,这时候的李宗仁早已回国了,但李秀文却仍清居国外。但在久别故乡24年之后1973年,李秀文总算在中国政府部门努力下返回中华民族,这时候的她已八十多岁了。

1990年5月18日,李秀文迈入了她100岁生日。当儿子李幼邻为了她抱不平时,她却容貌宁静,终究李宗仁她在回国前就已逝世了,她也从未憎恨过所有人。

1992年6月18日,李秀文于家乡广西桂林市过世,寿终102岁。

中国,日本,第12张

评价

“未肯变却故人心,只道故人心易失”。针对李秀文而言,老公李宗仁仅和她有短短几十年的相爱日子,日后她一直在孤独与冷淡中度过,哪怕是孩子也无法常伴左右。

李秀文的凄凉,李宗仁固然有非常大义务,但落伍封建道德风俗习惯中的包办,但也多的是罪行。但是今日早就不一样往日,只愿这种不幸可以不会再产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