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49年8月8日,在中国解放军获得持续的胜利轰隆炮响当中。“美国驻华大使”司徒雷登飞走。人民日报播放了毛主席现任主席酣畅淋漓的千载雄文《别了,司徒雷登》:

“美国行业报告,考虑在司徒雷登已然离去南京市,快到美国华盛顿,可是并未抵达的日子了——8月5日发布,也是可以理解的,因为他是国外侵略政策彻底失败的标志。”

中国人民解放军横渡长江,南京的美国殖民政府部门如鸟兽散。司徒雷登老爷子却坐着没动,睁着眼睛看见,期待设立新店开业,捞一把。司徒雷登看见了什么呢?

除开看到中国人民解放军一队团的踏过,工人、农户、学生们一群群地下去以外,他就看到了一种状况,就是中国的自由主义者或民主主义者们也微信大群地和工农兵学生们一道喊口号,讲改革。总而言之,都没有没人他,促使他‘茕茕孑立,形单影只’,没有什么事进行了,只能夹起来包包行走。”

1949年底,返回美国司徒雷登心血管陆续堵塞,脑中风。1962年9月,在美国华盛顿悄悄地去世,寿终86岁。

中国,我国,第1张

历史时间往往会有惊人的相似的地方,却又截然不同。

被中国广大群众“亲切”称之为老妖婆的美国众议长佩洛西,忽视我国政府和军队的严正警告,在近期的亚洲之行中放进了窜访房台湾的行程安排,戏精上身,一路上为非作歹,赚足了目光,但是最终带来台湾民进党政府和台独分子的,是内地的各种严格惩治现行政策,和人民解放军围岛作战。

在中国人民解放军的轰隆炮火声中,佩洛西飞走,如同当初司图雷登一样,美国里根号航母战舰也溜得远远地,驶离人民解放军反舰导弹的攻击间隔,这一切与1949年何其相似,又完全不一样。

曾经的美政府还独自一人发布一份行业报告,现在的美政府却敢碰瓷儿受之有愧,国务委员布林肯逻辑性错乱,规定我国“抑制”,国外还拽着七国集团一起发了个申明,完全就是令人作呕的“我能耍无赖,你不可以还击”的混混儿作派。

人民解放军的实战演练演训已震颠宝岛台湾,在这样一个见证历史的伟大时时刻刻,使我们试着名人模样,也说一句:

再见了,佩洛西!

中国,我国,第2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