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代一女子仿效花木兰从军,结果没多久怀孕了,最后结局不尽如人意

南北朝名歌《木兰诗》里的花木兰替父从军、保家卫国的小故事广为流传,她勇敢无畏形象也是让人敬佩。活生生是一位独立女性的树立,近些年被新闻媒体中介公司开展发扬散播。却不知道,在近代历史中,也是有这么一位“花木兰是性感女郎”,可是她最终的结局却令人遗憾。

清朝,河山,刘氏,第1张

清末时期,动荡不安,当年的清廷确定处q友部队,借此机会牢固河山,使自己的执政得到持续。由此可见,在如此需要钱没有钱,要人没有人的环境中,征兵条件准入门槛是极低的:只需身心健康,体能略微健壮一点。统统欣然接受,纳入部队。

但即便是这样,女人入兵营也仍是害怕想得,终究当年的旧思想、文化程度都广泛认为,报效国家乃君子所做。

据《清代野史—女统领》中已经记录了这么一位女人,名字叫做刘氏。因相貌神似男生,且高大威猛,又因为多年以来在家里和家人种地耕地,体能上都比较健壮。因为从小就听花木兰的故事,加上家里人比较多粮少。便想着去试一试参军,这一试就进了。

在她军内起先给部队喂马,可悟空也是先从弼马温开始做起的,虽然不可以上阵杀敌,但起码可以吃顿饱饭。

清朝,河山,刘氏,第2张

因此,刘氏就安之随时待命了。她工作上尽职尽责,每一匹马都被她照顾得身强力壮,也由此刘氏获得了上级的器重,成为了一名战士。

刘氏虽说女身,但驰骋疆场英勇拼杀的劲一点也不输给男人。她战斗十分强悍,在练习中都是一点就通。有天赋扶持在身,令她在一些只懂得出蛮干的猛男中初露锋芒,很快就出类拔萃。

刘氏不仅赢得了“巴图鲁”的勇士头衔,更凭着赫赫的战功,搭上了提督之职,先是在军内混得有名气,可她没有骄傲自大,依然对当时一同参军入伍的人很是重视,导致她手下更为尊敬她。

刘氏参军十年,一直提心吊胆,未曾暴露自己女身。可好景不常,刘氏击中的情劫悄然降临。这一天,军队里来了一个相貌嫩白、文文静静,一身书生气的男兵—蔡某,放到这都是五大三粗,黑不溜秋的大老爷们儿里简直就是出类拔萃。刘氏从未见过,眼光吸引到,让他做了公文官。

清朝,河山,刘氏,第3张

刘氏私底下询问才懂得,蔡某本是书生出生,但不走运,考得几回试都落选了,心如死灰来啦兵营。刘氏自小没读过几本书,所谓人的身上缺啥便会喜爱往欠缺的层面挨近。

刘氏常常叫蔡某来自已的军帐教自身大学问,这一来二去,刘氏便对蔡某心存仰慕,在心里已经投怀送抱了。

可蔡某不清楚刘氏是女身,肯定只是把她的好当做了领导对下属的关爱,并未作仔细想。这刘氏心里就愈发急了,这意中人即不在水一方,也不宛在水中央,反而是天天在自身面前左右摇摆,使她按奈不住自己的心,因此她决定暗地里等待时机拿到他。

但是多长时间,刘氏又一次打胜战,军队里在举行庆功会,可以借此机会刘氏一次又一次地与蔡某杯觥交错,用劲灌他酒。针对柔弱的知识分子蔡某而言,毫无疑问烂醉如泥,没多久就喝醉了,这正中间刘氏心坎。

清朝,河山,刘氏,第4张

刘氏将蔡某弄进自已的军帐,一不做二不休,解衣宽带那天晚上便与蔡某生米煮成了熟饭。蔡某第二天醒过来,发觉昔日强悍歼敌的将军,居然是女身还躺在自己怀中!刘氏趁机诉说自己的密秘,还恐吓他,蔡某一看没方法,只有和她悄悄在一起了。

最初,人们都十分当心,但糟糕的事出现了—刘氏怀孕。一开始月份小,还可以不随便被发觉,可月份渐渐地大下去,军内将士们心里生疑,就再也瞒不住了。

陕甘总督左宗棠了解这件事后,十分吃惊。而对刘氏隐藏身份保卫祖国,血洒战场的精神实质感动到了,心里冉冉升起一丝钦佩。

清朝,河山,刘氏,第5张

左宗棠念在刘氏十多年来立过的战功,功过相抵,让刘氏与蔡某结亲,但是因为刘氏已经有杯孕,不会再使其在军里就职,将刘氏的官职给老公蔡某沿袭,刘氏则在家里分娩。

但是,蔡某心里本就给这一段强扭的恋爱也有不满意,过去刘氏在军内,他有所顾忌,只有随处由着刘氏,装做模范夫妻的模样。

之后,刘氏回家了分娩,我也借此机会步步高升,也就不再并对刘氏的厌恶埋在心里,对他日渐生疏。这还不够,竟还在家里养侍妾,急得刘氏日日晚间在房内唉声叹气。可刘氏性格直率,相通后就主动提出合离,自身独自一人养儿,与蔡某存亡再不复相见。不久后,蔡某也因为能力不够被免去了官衔。

清朝,河山,刘氏,第6张

此后,清朝晚期“新花木兰”,渐渐地淡出了公众的视线。刘氏原本可以进行自己的理想,有一番大做为,被后人永流传,终归是逃不过一个“情”字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