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喜欢我的文章,请点一下右上角“关注”,持续为您奉上诚意好文。谢谢您的支持!

1943年秋,一向体壮如牛的杨成武生病了,病得还不轻。

这场病,差点要了他的命。

一、病因

杨成武回忆过,他的身体一向非常强健,长征时期那么大强度的行军作战,他几乎没有生过什么病。

这次生病,既有长期劳累造成的身体消耗,更有精神上的折磨。

日军我国土,手段之残暴令人发指,1943年秋日军对晋察冀军区进行惨无人道的大扫荡,干了不少灭绝人性的事。当时接连发生了几件事,令杨成武不胜其怒、不胜其哀。

第一件事是第二次狼牙山事件。1941年日军扫荡时,发生了狼牙山五壮士跳崖的壮烈事件。这次大扫荡,分区警卫连再次被逼上狼牙山,又到了棋盘坨,警卫连牺牲了好几十人。但不幸中的万幸是,警卫连连长吴炎带着几名战士,不知道从哪里跑下了山,冲出敌人的包围。

我国,日本,司令员,第1张

上图是跳崖后幸存的宋学义和葛振林

日军在狼牙山顶,烧毁了一个尼姑庵。那些脖子上挂着小佛像的日本兵,竟然连庵里的出家人都不放过……

这件事是叛逃的大汉奸赵玉昆带着日军干的,易县一带军民无不恨得咬牙切齿。

第二件寨坨惨案。

这个小村子很不起眼,人口也不多,位置也不是特别隐蔽,很普通很普通的那种。日军以前扫荡从来不到这里,因为不具备藏兵藏武器的条件。

杨成武的部队就利用这个认识上的盲区,在这里安排了一些八路军伤员休养。

不知道这个消息怎么泄漏出去了,日军一直按兵不动,等到这里藏的伤员越来越多的时候,突然派兵包围了寨坨村和邻近的杏树台村。

鬼子野蛮地在这两个村子搞了大屠杀,据《杨成武回忆录》载,共有一百三十多人遇害。

附近的游击队和八路军闻讯赶来解救老百姓,一切都晚了,这两个村子全部毁灭了,一间房子都没有了。

是谁透出去消息了?

大家分析,一定又是赵玉昆这个叛徒。锄奸科的同志们自告奋勇,去易县和保定到处找这个叛徒报仇。谁料赵玉昆非常警惕,我们的锄奸队员抓住一次机会,一枪打过去,赵玉昆一弯腰躲了过去,此后再出门都有好几个狗腿子保护,再也抓不住机会。

由此又牵出第三件惨事,陈永福牺牲

陈永福出生于1927年,当时才16岁。他是警卫连的一名战士,有一天突然找不到人了。大家怎么找也找不到,过了几个月,他却自己跑回来了。

一问情况才知道,原来陈永福几个月前去满城割鬼子的电话线时,被鬼子抓去了。鬼子见他比较温顺,又会炒菜,就把他留在满城宪兵队的炊事班,让他干伙夫。陈永福表面上装的和其他汉奸一样让干啥就干啥,实际却留上了心。

过了几个月,他取得了鬼子宪兵队的信任。有一天宪兵队大部队鬼子兵都出去扫荡了,只剩下宪兵队长金山,和几名卫兵、汉奸翻译在队部。陈永福给他们弄了一桌酒菜,几个人喝得烂醉如泥,晚上也没有放岗哨,都睡死过去了。陈永福就取下金山的日本刀,先一刀砍死了金山,又一个屋一个屋地摸进卫兵和汉奸的房间,一锅端,全部处决了。

他又趁夜跑了回来。此事干的威震满城,杨成武大喜,马上下令提拔他为锄奸科的干部。随后,组织上命令陈永福和另位两名同志潜入保定城,寻机除掉赵玉昆这个大叛徒。他们人虽少,却接连杀了一个伪宪兵队长、几名汉奸和落单的鬼子兵。但因为赵玉昆提防甚紧,始终没能干掉。

又过了一段时间,正当鬼子扫荡时,锄奸科的同志报告了一个令人悲痛的消息,陈永福等人被敌人抓住了,都死在城中,陈永福的首级被号令在城头。

杨成武听说这消息,非常受震动,那段时间有点沮丧和消沉。再加上敌人扫荡得非常凶猛,部队持续地跑来跑去,累病交加,杨成武病倒了。

二、养病

杨成武起初得病时浑不在意,一直带着大家到处转移。

有一次他正走着路,突然走不动了,坐在路边石头上,浑身哆嗦,牙齿打战。卫生员过来一看,马上就判断出来,杨成武得了疟疾。

我国,日本,司令员,第2张


卫生部副部长卢星文亲自过来给杨成武诊治,可是他着急来着急去,一点办法也没有。

治疗疟疾也不难,特效药就是奎宁,可是敌人正在“扫荡”,根本没处买去。

那就只能靠自身的抵抗力了。为了让杨成武有个较为安定的环境,静心治病,一分区参谋长黄寿发和政治部主任王建中劝杨成武暂时离开司令部,到狼牙山老君堂去隐蔽一下,那里眼下没有敌情。

杨成武没有推让,就去了。他知道,这可不是谦让,而是为了让他尽快恢复身体,尽快参加指挥。

上了狼牙山,到了老君堂。那里常年有位老道长,叫石海中,这位老道长对八路军的抗日工作非常支持,很高兴能够给八路军首长提供住所。

于是,在卢星文和几位警卫员的陪同下,杨成武在老君堂住下养病。

到了老君堂后,“摆子”还是照样打——疟疾俗称打摆子。据杨成武回忆,他在这高山之上,发起病来,在云雾山中却有另一种感觉:

“白云从门隙里一团一团地漫进屋里,我卧在病榻上,如入仙境。银须飘飘的石海中老人守护在我身边,不是仙翁却胜似仙翁。”

杨成武得了这个病,不胜唏嘘,又想起当年的事。

他不是第一次得疟疾了。

疟疾是一种血液传播疾病,尤其是在蚊虫较多的情况下极易被叮咬后传播。早年红军长征,由于多数时间在山林草泽中行军,蚊虫多,卫生条件和防护不好,得这种病的人很多。

长征中,时任红四团政委的杨成武就得过这种病。他想起那时有一次打摆子,和得了伤寒病的团长王开湘都不得不卧床休息。王开湘高烧不退,神智迷糊,不小心把枕头下的手枪打响,不幸逝世了。

杨、王二人不仅是同志加战友,更是情逾骨肉的兄弟,每每想起这件往事,杨成武总是不免一阵哀伤。

杨成武自己回忆长征以来的情况,对这次得疟疾也有点感叹。他生于1914年,这年才29岁,按理说正是血气方刚的年龄。得这种病,纯粹就是劳累所致。

聂荣臻听说杨成武病了,专门发电报指示,要他放下心来好好静养一段时间,不要着急回一线。

但那个年代的人,都有一种工作、事业大于一切的想法,杨成武放不下反扫荡的大事,让一分区的通信队在狼牙山一带拉上了通信电线,有一条线秘密接到了狼牙山脚下。每天都有通讯员从山下接收信息,往山上报告。

杨成武虽然脱离了部队,但对部队行踪和日军动向,仍能保持一定感知。一线部队仍能时不时地接收到杨成武的指令。

部队都很激动啊,杨司令真是无所不能。老百姓传得就更神了,说杨成武有千里眼顺风耳。

老君堂的老道长石海中对杨成武直挑大拇指,说杨司令你小小年纪干大事,真了不起。我虽然不信什么千里眼顺风耳,但对你这套本事的确佩服。

杨成武笑着解释了他的通信原理,说穿了一点也不神秘。石海中就更佩服了,未雨绸缪,有远见。

天幸杨成武有此远见,他预先布下的这些通信线,救了他一命。

三、被围

有一天,杨成武正卧床休息,打摆子的症状轻了许多,正打算何时下山呢。突然山下的通信兵上气不接下气地跑上山来,说,大事不好,鬼子兵围上来了。

杨成武一惊,连忙问什么情况。

原来,赵玉昆这个大汉奸,不知道从哪里搞到杨成武在狼牙山上的情报,给日军指引路线,大队日本兵已经杀到山脚下了。

警卫员们纷纷拔枪欲战。

杨成武为人一向沉重,泰山崩于前而不变色。

怎么办?

打是不能打的。手头不到十个人,鬼子一个冲锋,我们就完了。而且也决不能轻易开枪,一开枪就暴露位置,鬼子上来得更快。

杨成武很快盘算出两条路:

一是据险而守,想办法派人到山下,赶紧给参谋长黄寿发打电话,派大部队过来救人。

二是跳崖。像狼牙山五壮士一样,宁死也不投降鬼子。

一说这个,大家自然而然地往五壮士跳崖的方向看了过去。

1941年狼牙山五壮士跳崖后,晋察冀军区在跳崖处立了纪念碑。后来日军再次扫荡,冲上狼牙山,毁掉了这座碑,那里只剩一个残存的碑座。

鬼子兵的枪声越来越近,警卫员几次找路下山都下不去。

杨成武见无路可去了,反而更加平静了,对大家说,同志们,最后的时刻到来了……

这时,石海中老道长突然从屋里窜出来,拉着杨成武说你们不要干傻事,跟我来。

杨成武脑子里电光火石地一闪,突然想到,前段时间军区警卫连连长吴炎,就是在日军围攻之下从狼牙山上逃脱的,他是从哪走脱的?难道这位石老道有办法?

还真有办法。

狼牙山五壮士跳崖之后,石海中老道长痛心疾首,一个个大好子弟兵,咋能这样牺牲。他在狼牙山生活了几十年,对山上各处地形了然一地胸。他特地到跳崖处附近查看,找到一条相对平缓的山岩,发现这里可以缒绳而下。

后来吴炎等人被逼上棋盘坨,就是在他的指引下,缒着绳子从一处山岩下逃走,日伪军追兵并没有发现。

石海中领着杨成武来到上次吴炎脱险之处,拿出一条绳子,送杨成武从此处走了,说从这里可直通五峰寨山中。

杨成武对石海中老道长感激万分,后来一直想找时间来感谢他,不料一走之后,再也未与石海中得谋一面。有人说老道长不久之后藏到其他地方了,也有的说,杨成武撤走之后,鬼子兵上山来把老道长害了。

四、脱险

从狼牙山顶下来,走上一条小路。

这条小路,在陡峭的群山中蜿蜒伸展,连结着狼牙山和五峰寨。

杨成武脚下虚浮,走不快,大家牵来一头骡子,杨成武骑在骡子上,不时感到眼前山影乱晃,有时甚至觉得那高峻的崖头正在慢慢地向后倾倒。

我国,日本,司令员,第3张

饲养员白敬仁牵着骡子在前面不紧不慢地走着,卫生部副部长卢星文和通讯员小韩紧跟在杨成武的身后,后面百步左右是几个精明强干的警卫员。

这条路说是路,其实就是一条略微平坦一点的石岭,平时除了偶尔有山民到此,绝大多数本地人都不知道还有这条通路。

所以一路上,大家并未遇到敌情,只是偶尔碰到个把老乡擦肩而过。

五峰寨是一座比狼牙山还高的山,石海中老道长说那里有一个不老庵,地形非常隐蔽,可以暂时躲过日军的搜捕,那里便是杨成武的目的地。

以前看地形的时候,杨成武也去过。那里只有一户人家,三四间房屋,地形隐蔽,虽离敌人的金坡据点只二十来里,但在它南面的牛岗住着二十五团团部,其东面杜岗一带住着二十五团的一个察连,敌人是不的轻易来的。八路军戏称这里是易县的斯大林格勒,后来大家叫得顺口,就说成“不老庵格勒”。

想不到,当杨成武等人到达不老庵时,发现杨成武的妻子赵志珍带着四岁的女儿杨易生(意指在易县出生),也从金坡日军据点的鼻子底下转移到这里来了。

我国,日本,司令员,第4张

杨成武与赵志珍

大家住在不老庵的一座民房里,房东是一对兄弟,哥哥叫金生,年过三十,又黑又瘦,尚未娶亲,弟弟已经娶了媳妇。这两兄弟憨厚、朴实,是地地道道的庄稼汉。他们待八路军象亲人一样。

一路奔波,杨成武的病又发作了,卢星文赶紧把他安置在炕上。通信兵把随身带来的电话机架好,接上了通信电线,与参谋长黄寿发取得了联系。

黄寿发正急得团团转,以为杨司令在狼牙山上也光荣了呢,一接到电话,高兴的差点跳起来,赶忙派了几个连向五峰寨方向增援,确保杨成武的安全。

在不老庵养了两天病,第三天大家正吃早饭,侦察员突然冲过来,上气不接下气地说:“司令员……敌人来了!”话音刚落,便隐隐听到枪声。

大家都愣了。这个地方这么隐蔽,敌人怎么过来了?

那个侦察员说,敌人大概是嗅到了什么气味,今日凌晨从金坡据点经小路直朝这里扑来。现在,敌人已经和二十五团的一个连交上火了。

枪声越响越激烈,听声音,日军掷弹筒也用上了。不一会儿,二十五团那个连的指导员跑到杨成武跟前,催促着说:“看样子是冲着你来的!人数不少,你赶紧走哇!”说完,他又跑回去了。

杨成武这才意识到,可能这次行动被敌人发现了。

这时,天空中传来飞机俯冲的呼啸声,鬼子这是真下了决心了,连飞机都调过来了。

不一会,东山梁上白光一闪,敌机投下的炸弹爆炸了。旁边的金生火急火燎地说:“你赶紧走吧!剩下的人,有我们呢!”

日军已经冲上东山梁,离杨成武只有几百米了。敌机已经开始进行第二次俯冲。

“走!”杨成开大吼一声,也不知是哪里来的一股劲,一个箭步便扑到了门外。

这时东山梁上已经满是头戴钢盔的日本鬼子,正朝山上的房子射击,子弹啾啾地打在屋顶上,敌机扔下的炸弹也在附近“哐哐爆炸。几个警卫员连推带扶地把杨成武往西山梁上推,幸好杨成武的疟疾没有发作。

大家刚登上西山梁,日军已经从东山梁上追下来了。

杨成武此时浑身都是力气,健步如飞,带着大家又赶紧翻过西山梁,前面是条山沟和小河,大家什么也顾不得了,过了山沟,直往河中趟。

幸好那冰冷刺骨的水不深,大家几步便趟过去了。面前又是一片开阔地,只有穿过它,才能进入对面的大山。也就在这个时候,敌人象群恶狗似的扑上了西山梁。他们凭借着有利地形,架起机枪朝八路军扫射。

子弹在杨成武头顶上呼啸而过,大家跑得更快了。爬到天津沟的山头上时,才算摆脱了敌人。杨成武大口大口地喘着气,情不自禁地举起望远镜朝不老庵方向望去,只见那三四间房子正在燃着大火,周围黄蜡蜡一片,全是敌人。

正在这时,二十五团的援兵到了,远远的枪声大作,日军来不及认真搜山,一把火把房子全烧掉,就撤退了。

第二天,杨成武等人回到不老庵,这座易县的斯大林格勒,也像苏联那座被法西斯炮火毁掉的城市一样,面目全非了。

不过好在二十五团援兵来得及时,金生兄弟两个和他们的家人,侥幸躲在山石后面,人都安全。杨成武面带惭愧地和金手握手道歉,金生却大度地说:“要不是八路军在,不要说房子了,我们的命都没了,我们都是一家人,道什么歉。”

杨成武紧紧地和金生拥抱在一起。

后来经过调查才发现,原来杨成武从狼牙山往五峰寨转移时,路上碰见的几个老乡之中,有一个就是赵玉昆派来的探子,所以日军才这么精准地围了过来。

好在杨成武福大命大,挺过了这场险到极点的危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