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我见过最牛的卧底。

一、


1946年的某一天,国民党军统收到消息:顾祝同手下的上海办事处处长子羽,是一位地下党,他将一大批日军留下来的军火,送到了新四军那里。

国民党恼羞成怒,命军统在上海布下天罗地网,封锁所有的出口,一定要将张子羽抓到。

就在军统全城搜捕时,一位身穿少将军服的国民党专员乘着轿车,泰然驶向国民党要员集中居住的复兴岛,因为他的身份,一路上没人敢盘查。

就这样,轿车驶入复兴岛,一人从车上下来,登上渔船消失不见。

军统把城里翻了个底朝天,却没找到人,他们不知道,从复兴岛上逃走的那人,正是张子羽。

他们同样不知道的是,那名身穿少将军装,名叫范纪曼的国民党专员,也是我党的地下工作者。

革命时期我党有一条隐蔽的红色战线,他们深入龙潭虎穴,潜伏在敌营,传递了许多影响战局的情报,为革命胜利做出突出贡献。但是由于工作性质,他们的故事往往鲜为人知。

而传奇的孤胆英雄范纪曼,就是红色隐蔽战线里的优秀代表,早在大革命之后,他就从事地下情报工作,并为抗日战争和解放战争的胜利做出了巨大贡献。

范纪曼,1906年出生于四川省梁山县,他少有志向,立志报国,从小就发奋图强,并在19岁时考入黄埔军校,和罗瑞卿等诸多大佬一届。

中国,日本,四川,第1张

范纪曼

范纪曼接触到马克思主义后,认为只有这条道路可以救中国,他于1925年加入中国共青团,次年成为中国共产党员。

范纪曼在黄埔里表现出色,北伐时在叶挺独立团里担任排长,他英勇无畏,每次作战都身先士卒,屡次负伤。

蒋介石和汪精卫发动反革命政变后,范纪曼和女友彭雅萝在组织的指示下,潜伏到上海,开展地下情报工作。

范纪曼虽不是专业的情报人员出身,但他心思缜密,行事稳重,即使在敌人眼皮子底下,敌特也没有发现他。

但是情报工作是牵一发而动全身的,敌人在上海实施白色恐怖,在高压下不断有人背叛,范纪曼因为叛徒出卖,被敌人逮捕。敌人在狱中对范纪曼严刑拷打,足有三个月有余,但范纪曼始终没有松口。

敌特没找到确凿的证据,范纪曼在黄埔里又有关系,经过多方营救,范纪曼从狱中释放。

可没等范纪曼松口气,麻烦接踵而至,因为敌人的疯狂抓捕,我党在上海的情报网遭到破坏,范纪曼找不到上线,和党组织失去了联系,他的名字也从党员名单里消失了。

在当时有不少人因此离开了组织,但范纪曼始终保持对党的忠诚,经此打击他并未气馁,他一路北上,考入北平大学,想要恢复组织关系。

在此期间,“九一八”事变爆发,日寇侵略中国东北,但蒋介石政府不做抵抗,将东北拱手相让。范纪曼领导北平5000多名学生举行游行示威,并带领请愿团到南京要求当局积极抗日。

中国,日本,四川,第2张

谁知道蒋介石政府丧心病狂,出动军警残暴镇压要求抗日的学生,范纪曼遭受重伤。此事惊动了宋庆龄和外国记者,宋庆龄为此发表宣言,全国掀起反蒋抗日的浪潮。

按理来说,范纪曼这样的“刺头”,在国民党那里应该在“黑名单”里,但范纪曼善于伪装,身份多变,而且他确实能力出众,懂得多国语言。

所以在北平的国民党机关还常常让范纪曼翻译文件,范纪曼借此接触到许多机密信息。范纪曼非常激动,他找到中共北平市委书记冀丕扬,将情报都传递给他。谁知道此人后来也叛变了,范纪曼再次被捕,当真是造化弄人。

这是范纪曼第二次入狱,他依旧临危不乱,始终没有松口。经过我党的多方营救,范纪曼逃脱牢笼。

从狱中出来的范纪曼丝毫不惧,继续在北平开展地下工作,搜集日军和国民党的情报工作。这次没有叛徒出卖,范纪曼便在北平搞得风生水起。

范纪曼伪装自己的身份后,成功打入国民党军统内部,并取得国民党的信任,成为军统北平站的代理站长。

而同一时期,毛人凤刚刚从黄埔军校里毕业,参加国民党复兴社,担任武昌行营办公厅第三科第一股股长。这位后来呼风唤雨的大人物,此时还只是一位小角色,相比之下,范纪曼不仅是他的“前辈”,官职也比他高得多,是他的上司。

中国,日本,四川,第3张

毛人凤

不过因为党组织的需要,范纪曼从北平调往上海,在这里开展情报工作。时隔几年,范纪曼打了个转,重新回到了上海,他第一个潜伏的地方。

而如今,他已今非昔比。


二、


彼时日寇占领着上海,这座繁华的大都市下暗流涌动,日本的情报组织,国民党的军统和中统,我党的地下情报人员,还有外国的间谍,各方力量错综复杂,把上海变成情报人员的“修罗场”,每天都有情报人员在这里死亡。

中国,日本,四川,第4张

范纪曼明知上海危险,他如果待在北平则要安全得多,但他收到命令后,义无反顾的和妻子一同前往上海潜伏。

在日占上海期间,范纪曼好几次和死亡擦肩而过,日军和伪军不断扫荡突击,即使在租界里都不安全。

有一次日军得知法租界里有一台我党的电台,并出动特务突袭,范纪曼得到情报后,驾车赶往联络点将电台救出来。而他前脚走,日军后脚就来了,但凡他慢一点就要性命不保。

像这样凶险的事情,对范纪曼来说却是工作的日常,他每天都要处于极度高压紧张的状态,不能有一刻松懈。

范纪曼在如此艰险的环境中,没有出现过一次大纰漏,还搜集了许多重要的情报。比如1938年日军将要突袭苏联,范纪曼不仅破获日军的军事行动,还知道了日军的兵力部署。

苏联在“张鼓峰战役”把日军打得落花流水,除了苏联红军自身的强大外,还有范纪曼的一份功劳。只是范纪曼自己很少提起。

抗日战争胜利后,党组织交给范纪曼一项艰巨的任务:从上海提篮桥监狱中救出东北抗联副总指挥杨树田,他是杨靖宇烈士的弟弟

说这项任务艰巨,是因为尽管日军宣布投降了,但国民党在名义上接收了上海,这里的伪政权军政人员都唯国民党马首是瞻,想赶在国民党之前,从他们手中救人十分困难。

但范纪曼主意多,胆子大,他接到命令后,和另一位中共地下党员,时任上海军法处长的李时雨一合计,决定演一场戏,由范纪曼伪装成国民党大员,从监狱里救人。

范纪曼利用关系,弄来一套少将军服,他穿上军服在李时雨的陪同下,大摇大摆的走进上海提篮桥监狱。

中国,日本,四川,第5张

监狱长沈冠三一听是重庆来人,连忙出来迎接。范纪曼趾高气昂,一副国民党大员的派头,他声称杨树田是自己的部下,让沈冠三赶快放人。

沈冠三不疑有他,让人把杨树田带到范纪曼面前。范纪曼知道杨树田懂俄文,他走到杨树田身旁低声用俄文说:“你等会就说是我的部下。”

杨树田听完,眼睛一亮,他立即向范纪曼敬了个军礼。沈冠三见此一幕,心中的疑虑便打消了。

范纪曼准备和李时雨带着杨树田离去,可是就在这个时候,沈冠三喊住了他们,让他们提供一下提人的条子。

范纪曼见状,没有惊慌,他用带有怒气的语气说道:“我来接人还要什么收条,你们这些汉奸还要给谁交差?给日本鬼子吗?”

李时雨适时打了个圆场:“我来写个提人的收据吧。”

沈冠三被范纪曼骂得不敢抬头,听到李时雨给自己台阶下,自然不敢再提异议,连连点头称是。就这样,范纪曼在李时雨的帮助下,大摇大摆的从监狱里救出了杨树田。

这一次,范纪曼穿的还是假少将军服,但是就在不久之后,范纪曼就真的成了国民党的少将。


三、


其实范纪曼直到抗战胜利后,组织关系都还没有恢复,算是不挂名的共产党员。打跑日本鬼子后,范纪曼也想回到延安,解决自己的组织问题。

但是国内形势瞬息万变,抗战胜利后,蒋介石撕毁协定,准备打内战。在此背景之下,党组织希望范纪曼潜伏到国民党内部,继续开展情报工作。

此时范纪曼的潜伏生涯已十年有余,这漫长的敌后生活让他心力交瘁,但是在得知组织需要他后,他还是毅然决定,深入龙潭虎穴。

可是如何打入敌人内部呢?就在范纪曼一筹莫展的时候,张子羽找上门来。张子羽是我党的地下党员,他深受国民党陆军司令顾祝同的信任,时任总司令部驻上海办事处处长。

张子羽利用自己的身份,向另一位大员,国防部参谋总长陈诚推荐范纪曼,说他懂得多国语言,办事能力出众,是一位人才。

中国,日本,四川,第6张

此时范纪曼已改名成“范行”,陈诚不知道他过去两次被国民党逮捕,觉得这位范行确实不错,就让他到国防部里工作。

一入国防部,范纪曼的出色的能力体现出来,他擅长语言翻译,工作认真负责,从不出错差,久而久之,国民党国际情报部门的机密文件都经过他手。由于工作出色,范纪曼很快升任国民党国防部二厅驻沪国际组少将专员。

国民党对范纪曼非常信任,给他批了很多经费,还专门配了一辆车和一栋房子,作为他的办公室。此时范纪曼不仅可以和郑介民、陈诚这些国民党要员接触,还能接触到和国民党有联系的外国人,从他们这里,范纪曼得到了许多重要情报。

不过在张子羽推荐范纪曼不久后,张子羽因为运送军火给新四军的事情暴露,军统封锁全城进行搜捕。

由于军统封锁了所有的出口,张子羽出不去,找到范纪曼帮忙。范纪曼急中生智,他想到军统一定会在外围设防,但对内部则疏于防范,于是便穿上自己的少将军装,开着车载着张子羽往复兴岛开。

复兴岛上住的多是国民党的政要,即使军统也不敢在这里放肆,而且军统以为张子羽会乘火车和轮船跑,哪里想得到他往复兴岛跑。

范纪曼一身少将军装,又开着国防部配给他的专车,闲杂人等根本不敢阻拦盘查,就这样他避开要道,带着张子羽来到复兴岛。

范纪曼提前安排好一艘小渔船,张子羽一到,马上乘渔船趁夜出海,先到香港,再辗转回到内地。

范纪曼不仅送走了张子羽,还保住了张子羽原先居住的组织的房子,他霸道地声称这里被自己的国防部国际组征用了,搞得想来侵占房子的特务灰头土脸。

推荐范纪曼的张子羽暴露后,国民党对范纪曼多有怀疑,进行了监视和审查,但是特务没有证据,范纪曼在国防部里的人脉又多,所以敌特始终不能奈何他。

范纪曼继续从事地下工作,搜集了大量情报。

他搜集的情报有多关键呢?随便说几条就知道了。


四、


淮海战役中,解放军包围黄百韬兵团后,蒋介石为救黄百韬部,急调邱清泉部增援。而范纪曼把邱清泉部指挥部的驻地、兵力武器配备和进攻路线都传递给我军。

中国,日本,四川,第7张

在情报的帮助下,粟裕大将大胆用兵,包围邱清泉部,全歼邱兵团,创下了以少胜多的战绩。

在辽沈战役中,范纪曼向我军传递情报:蒋介石为解锦州之围,密令廖耀湘兵团开往辽东。

战争打的是两军的战斗力,也是两军的情报战,将领统帅的个人能力固然重要,但也离不开军事情报的支撑。而范纪曼提供的这些军事情报,让我军能够提前得知敌人的动向,从而做出部署,这对于我军取得主动权,降低损失,起到了关键作用。

可以说,范纪曼每传递出一项重要情报,就有可能减少我军成千上万的战士牺牲,这份功劳,是难以估量的。

范纪曼不仅在三大战役中居功甚伟,还得到了国民党将要败逃台湾的重要情报。

蒋介石对此非常重视,参会的只有顾祝同、陈诚等绝对心腹和军中大佬,但是范纪曼轻而易举的就从陈诚那里弄到了情报,并传递给组织。国民党还不知道范纪曼的真实身份,对他委以重任。

号称“军统第一杀手”的陈恭澍早年就和范纪曼有来往,他对范纪曼多有拉拢,劝范纪曼和自己一起去台湾。

以范纪曼的能力和身份,他如果为国民党卖命,完全可以成为国民党的一位大人物,但他怀有赤子之心,对党始终保持忠诚,国民党许诺的高官厚禄,一点都没有打动他。

范纪曼准备站好“最后一班岗”,在国民党败逃前继续搜集情报,为解放战争的胜利打好基础。可是此时,范纪曼再次被国民党逮捕,而这次还是因为叛徒出卖。

一位名叫沈寒涛的地下党和范纪曼有工作上的来往,但他被中统逮捕后,扛不住大刑,把范纪曼供了出来,说他是共产党。

中国,日本,四川,第8张

剧照

特务立即逮捕范纪曼,并对他严刑拷打,但范纪曼不是沈寒涛那样的软骨头,任特务如何虐待拷问,始终没有透露一个字,出卖一位战友。

敌人见从范纪曼这里问不出来什么,就把他仍在监狱里。与此同时,国民党军队在战场上节节败退,南京政府仓皇逃亡。蒋介石在逃亡后,下令把狱中关押的共产党人全部屠杀。

特务其实并未获得范纪曼的口供,但推荐范纪曼的张子羽是地下党,如今又有沈寒涛指认,在国民党那里,这已是铁证如山。于是,范纪曼被判处死刑。

范纪曼得知国民党准备处死自己后,决定越狱。他通过观察,记住了监狱里岗哨的分布,便绕过这些岗哨,扛着一块木板,偷偷来到围墙旁。

由于木板太小,第一次翻墙时范纪曼不慎掉落,摔伤了身体,他忍着剧痛,再一次踩着木板往上爬。幸运的是,这次范纪曼成功了,他用一块木板逃出监狱。

从狱中逃出后,范纪曼并没有急于离开上海,而是潜伏下来。监狱在发现范纪曼越狱后,出动大批特务全城搜集,还贴了他的画像,封锁了出口,但是范纪曼根本就不准备出去,特务自然找不到他。

就这样,范纪曼一直等到5月27号,我军成功解放上海,他终于回到组织的怀抱当中。

中国,日本,四川,第9张

这位在“地下”潜伏了19年的红色精英,在解放后走到台前,去调查国民党安插在大陆的那些特务间谍。

范纪曼从事十几年地下情报工作,嗅觉灵敏,眼光敏锐,国民党的特务根本逃不过他的眼睛。1949年,范纪曼破获焦建和特务案,将上海的敌特组织一网打尽;1950年,他抓住陈恭澍派来的女特务杨静。

此后,范纪曼继续为国家建设做贡献。

中国,日本,四川,第10张

1990年12月6日,范纪曼在上海去世,享年84岁。

他的一生传奇而伟大,却鲜为人知。

他为新中国所做的贡献,值得后人铭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