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这些难题前,我要说个事,宋太祖赵匡胤当时把北宋都城设在了打开,

对于这些确定我以前是是很不理的,终究打开一带全是平原区,再加上燕云十六州没有在宋朝手上,根本没法借助北方地区山峰防御契丹族骑兵队冲击。

为这事我之前上学的时候问过我历史老师,亲爱的老师作为一个勤勤恳恳传道解惑得人,他答不上来,再加上测试也不考这一,因此我只能把疑惑压心里,

直到后来掌握宋太宗人生履历才懂得,宋朝为了能提防契丹族,必须在北部布署大兵团。但是这些团场交到谁指引是个问题。

按道理该是交到自已的亲信来管,但问题是宋太宗做为后周柴荣的亲信,便是理解了军权才成功上位的。

在这样的情况下,他怎么敢把军权给我他人,终究僧人摸的,我凭啥摸不得,这样的情况下难免不会有些人学他,因此有效的方法,或是皇上自身管呗,

并且到宋代,中原王朝敌人逐渐从北部的匈奴变为了东北的契丹族和女贞人,在这样的情况下,政治中心北移已成了定局,鉴于此才选择了打开。

你将宋太宗考虑装在明成祖的身上应该差不多,蒙古族人虽已被回到长城以北;但是同样并没有停止出来,这样的情况下,仍然必须大兵团驻扎。

但是这些大兵团给谁指引是个难题,给心腹或是自己儿子指引得话,明成祖自己是做为异地诸侯王把握军权上台成功。

这样的情况下,他一定要考虑他人是否会学它的难题。因此想来想去,或是把国都定于北京比较适合。

第一,北京市做为明成祖的发家地,政治基础较为牢固。

第二,皇上于北京一方面便捷把握大兵团,另一方面北京离蒙古地区近,就算要打仗了,皇上能够第一时间还可以把握军情。

因此明粉才能说大明朝是天子守国门,君王死社稷。由于明成祖定都北京这一招,等同于把皇上推到前线去了。